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銀髮族「抱團同居」 遲暮路上一起幸福變老

本文共2233字

中央社 6

(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南特26日專電)「同居讓人忘了過去和遺憾,和一群相同年紀的人一起變老,即使想起過去,也是開心的,不是哀傷或緬懷,反而令人愉悅」。相較獨居或療養院,法國長者更喜歡「抱團同居」,既有自己的空間,也有人相伴;合租協會LokiOra不僅為長者敞開幸福大門,還能協助排解紛爭。

「遲暮之年,老伴離世,你想像中的生活將是如何?」走進法國南特(Nantes)市中心的社會住宅,公寓內窗明几淨,寬敞的客廳連著開放式廚房與餐桌,被超大的露台與花草圍繞著。

這裡是Loki Ora牽線促成的銀髮族合租屋,住著4位退休女士。吉斯蘭(Ghislaine)和佛羅羅納(Vololona)兩人熱情接待中央社記者,在餐桌喝茶聊天,同意讓讀者進一步了解她們的此前歷程與同居進行式。

● 體驗同居生活 尋求合租歸屬感

吉斯蘭71歲,丈夫5年前過世,她在照顧久病丈夫期間逐漸和友人失去聯繫,守寡後更加孤單。她後來毅然搬出充滿兩人回憶的家,一是不願觸景傷情,二是獨棟房屋太大,無力整理。

起初吉斯蘭搬進負擔得起的小套房,但只住了半年不到,就因為空間太小且孤獨籠罩而無法再待下去,直到遇見Loki Ora,生活從此改變。

她一試成主顧說道:「合租帶給我很多,讓我從丈夫去世的哀悼中慢慢走出來,被如此陪伴著,令我開心。因為我需要在團體中生活,需要屬於一個社群,我不能自己一人,我做不到。透過Loki Ora,我發現這點,這種歸屬感讓人幸福,像大家庭。」

儘管孩子也住在南特,但如大多法國銀髮族,吉斯蘭不想和孩子同住,「感覺我會打擾他們,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孩子,我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我想獨立。但我知道只要有需要,他們都會出現」。

同居室友會在生活中互相協助、關照,減低風險,但入住前提是,沒有人應該成為他人的「看護」。因此在有專業護理、醫療需求時,Loki Ora會協助尋找醫生、護理師或家事人員等外部機構到府服務。

72歲佛羅羅納的故事,則反映了長者租房的困難。她告訴記者,因50歲才開始有正職工作,所以退休金微薄,難以找到適合的住所,被所有接洽的仲介給了軟釘子。

而Loki Ora作為同居者和屋主的「媒合」平台,讓她看到曙光。

「多虧了Loki Ora,我無意間看見他們的電話,從那時起,一扇門向我敞開。我遇見了(共同創辦人)杜哲洪(Anne-Laure Tougeron),她邀請我參加工作坊,一開始我並不知道什麼是合租」。

佛羅羅納很喜歡Loki Ora從頭開始的陪伴,包括舉辦工作坊,讓長者準備好共同生活,「因為同居可不是件可隨意達成的事」。她認為,同居生活「是種體驗,讓我更了解自己」。

● 共玩共吵共學共好 老得好幸福

談到Loki Ora運作方式,2019年加入工作團隊的心理師塔蒂維(Aéla Tardivel)向記者坦言,長者每個月只需繳50歐元(約新台幣1700元),就能獲得協會的陪伴與協助,但50歐元根本不夠支撐,因此協會每年必須向法國與歐盟長照或社福單位,或民間基金會申請補助。

塔蒂維說,老人和年輕人是被政策忽視的族群。對長者而言,尋找新住所格外困難,「在大房子裡獨居有安全疑慮,但若他們要搬離,能有什麼選項,老人住房?療養院?但療養院仍以醫療需求為主,並非人人適合」。

而老人住房的費用相對較高,也非每個人都能選擇,「這兩者中間還有什麼選項?雖然有,但協調不足。除中央外,地方也需要統整協調各種不同的老人住房」。

如同台灣長者最常遇到的問題之一,找到合適、且負擔得起的住所格外困難。吉斯蘭和佛羅羅納都向中央社表示,希望能由政府推動,建設更多價格負擔得起的老人住宅以及更多的公立養老院,讓銀髮族安享晚年。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長者同居摩擦靠協調

同居生活帶來許多好處,不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銀髮族合租也免不了摩擦、意見不合。然而,和年輕人不同的是,長者可能缺乏資訊或體力,較難「包袱款款」另謀他處;坐下來協調,對他們而言才是最好的方式。

因此,Loki Ora每個月會在不同住房舉行一次「家庭諮詢」,在心理師的帶領下解決合租者面臨的各種問題。

佛羅羅納就說,Loki Ora協會的不同之處,是提供同居長者家庭諮詢機制,「知道是否一切安好,或是有些問題,即使問題很瑣碎,這是很重要的」。

引發分歧爭執的事有時非常細瑣,佛羅羅納舉例,室友就曾因洗碗精香味、海綿種類選擇而心存芥蒂,到了幾乎想要搬離的地步。好險最後在Loki Ora「家庭諮詢」介入下,長者敞開心房對話,找到共存方式並繼續同居關係。

● 做自己的主人 讓我們老在一起

塔蒂維表示,長者同居在法國早已存在,且不是一定要靠Loki Ora才能達成,但合租協會最有價值之處便是提供一條龍式的陪伴,「陪伴他們探索、考慮、選擇」。

協會把自己打趣比喻為「芭蕾舞者的橫桿」,「通常不需要,但有需要時可以依靠一下」。協會不替長者做決定,而是陪伴他們。

換言之,Loki Ora提供一個參與式的過程,讓長者自由選擇,「做自己生活的主角,有所行動。用流行的詞來說就是『賦權』」,塔蒂維說。

在與記者交談的過程中,吉斯蘭對於同居概念的喜愛溢於言表,也為這趟探索遲暮同居之旅寫下最好的註解。

她帶著溫暖的笑容說道:「同居讓人忘了過去和遺憾,和一群相同年紀的人一起變老,即使想起過去,也是開心的。例如會想到以前的流行,不是哀傷或緬懷,反而令人愉悅。同居是很美好的生活形式,希望更多人選擇這種生活方式。」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全球暖化導致熱浪席捲美墨 致命高溫可能性增至35倍
下一篇
歐洲電動車銷售倒退嚕 高價位抑制買氣 5月掛牌數減逾一成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