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暗殺不斷獄政黑幕深 菲律賓政治與民主血跡斑斑

本文共1616字

中央社 中央社

特派專欄

(中央社記者陳妍君馬尼拉7日專電)今年占據菲律賓媒體版面最久的案件莫過於廣播名嘴拉皮德遇害案。不僅負責監獄管理的矯正局長涉嫌,還發展出176具囚犯遺體無人認領的案外案,顯示菲國獄政管理黑幕重重。

拉皮德(Percy Lapid)身兼電台主持人和專欄作家,生前強硬抨擊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Jr.)和前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

推薦

拉皮德10月初遇害引發菲國各界關注。槍手投案後供出,下指令者是新比利畢(New Bilibid)重刑犯監獄的囚犯維拉莫(Crisanto Villamor)。不過,警方10月18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槍手投案,維拉莫當天就死在獄中;驗屍結果顯示,他是被塑膠袋悶死。

重刑犯在監獄遭悶死已經夠駭人聽聞,菲國警方11月更對遭停職的矯正局(BuCor)局長邦塔格(GeraldBantag)和其副手朱魯塔(Ricardo Zulueta)提出殺人指控。

不僅如此,警方調查維拉莫死因還扯出案外案,在放置新比利畢重刑犯監獄受刑人遺體的殯儀館,發現176具囚犯遺體無人認領。也就是說,去年12月以來,這座監獄每個月至少有16名受刑人身亡。

菲國司法部長芮慕拉(Jesus Crispin Remulla)11月9日說,將相驗其中120具遺體,以確定這些受刑人死因。

無獨有偶,今年1月以來,34名菲國鬥雞玩家相繼失蹤,至今下落不明,原因疑為他們在鬥雞投注中使用怯弱的鬥雞作弊,而遭鬥雞場人員關押。

馬尼拉標準報(Manila Standard)報導,菲律賓警察總長阿祖林(Rodolfo Azurin Jr.)5日說,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些鬥雞玩家有機會生還,大家可能要做好「最壞打算」。

無論是媒體工作者、受刑人遇害或鬥雞玩家失蹤,背後緣由之一都是在菲律賓,人命相對「不值錢」。

拉皮德案槍手出面投案時說,射殺拉皮德的酬勞共55萬披索,他分到14萬披索(約新台幣7.7萬元)。

換句話說,在菲律賓巨大的貧富鴻溝下,不到新台幣10萬元就能請到槍手鋌而走險犯案,加上槍械取得容易,暗殺事件層出不窮也不足為奇。

就算是擁有雄厚資源或人氣的政治人物,也無法擺脫被暗殺命運。1970年,總統馬可仕(FerdinandMarcos)盟友、時任眾議員的佛羅洛.克里索羅哥(Floro Crisologo)在故鄉維甘市(Vigan)參加教堂禮拜時遭槍殺。

佛羅洛的妻子卡梅林(Carmeling Crisologo)時任維甘市所在的南伊羅科斯省(Ilocos Sur)省長,但這起命案至今未破。菲律賓星報(Philippine Star)報導,當地居民認為佛羅洛命案與菸草業利益衝突有關,並指政敵家族相互殺戳是菲律賓地方政治的一部分。

2009年,菲國南部馬吉丹奧省(Maguindanao)布魯安鎮(Buluan)副鎮長滿古達達圖(EsmaelMangudadatu)的妻子和親人在律師、記者陪同下,前往選舉委員會為滿古達達圖登記參選省長,但途中遭屠殺,包括路人在內共58人遇害,罹難者中32人是記者。

凡此種種無不說明,對許多菲律賓地方政治人物來說,對付政敵挑戰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就是暗殺以絕後患。

奪得今年雪梨電影節「永續未來獎」的紀錄片「危機重重」(Delikado,暫譯)講述「巴拉旺非政府組織網路」(PNNI)和艾尼島鎮(El Nido,又譯愛妮島)前鎮長羅森多(Nieves Rosento)在菲律賓巴拉旺省(Palawan)致力保護自然生態、打擊盜伐的故事。

然而紀錄片最後,代表「正義」一方的盜伐取締員阿薩加(Ruben Arzaga)遭山老鼠殺害,無從找出凶手;羅森多也落選鎮長。

某種程度上,這正是菲律賓政治生態的寫照。暗殺不斷下,誰的銀彈或子彈更充裕,似乎就能在地方選舉勝出。菁英和既得利益者牢牢掌控權位,貧苦大眾困在社會底層,在社會現實下,恐怕還是難以翻身。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為化解街頭示威 秘魯總統促國會提前今年內選舉
下一篇
飛利浦將在全球再裁員6,000人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