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道德警察非重點 旅土伊朗人:政權更迭才見真自由

本文共1295字

中央社 記者鍾佑貞伊斯坦堡6日專電

伊朗政府日前一句「道德警察已遭廢除」,躍上多國新聞頭條,有些媒體形容為人民力量促成變革,在土耳其的伊朗人卻異口同聲表示,這只是伊朗愚弄外界的手段,唯有政權更迭,伊朗女性才享有真正自由。

伊朗女性多年來飽受嚴苛的服裝規定,22歲庫德族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i)疑因「未戴好頭巾」遭宗教警察羈押後死亡,隨後掀起大規模示威浪潮,警民流血衝突迄今未歇。伊朗檢察總長蒙塔茲瑞(Mohammad Jafar Montazeri)上週末稱,「道德警察跟司法無關」且已遭廢除。

推薦

化名納哈爾(Nahal)的伊朗學生告訴中央社,蒙塔茲瑞此言含糊,就算道德警察遭廢,不代表一定不會有其他組織執行服儀規定,強制女性配戴頭巾的做法也已入法,是伊斯蘭共和國的根基之一。女性在伊朗街頭不戴頭巾,就會被捕、監禁甚至判處鞭刑。

「對艾米尼而言,等於是死刑」。

納哈爾離開伊朗前,時時刻刻活在道德警察及系統性歧視的陰影下。她受訪時難掩激動地指出伊朗女性無法擁有孩子監護權,沒有丈夫允許,女性不能出國;此外,男性可以擁有4位合法配偶。「廢除道德警察只是政客想營造讓步的假象,愚弄媒體及西方政客的把戲」。

她說,道德警察就算不存在,民眾也不會滿意,因為這不代表對伊朗女性的打壓喊停。

「我無法信任伊朗政府」。另一名旅土耳其的伊朗人艾蕾左(Arezo)說道。

她認為,伊朗政府意識到海外伊朗人群起示威,擁有話語權,伊朗恐被踢出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CSW),因此試圖藉此挽救顏面。不過,伊朗民眾的訴求是政權更迭,「我們盼能擁有民主。在位者並未反映伊朗人民的心聲或文化,他們也必須對暴行負責」。

在伊斯坦堡工作的席瑪(Shima)指出,伊朗政府釋出道德警察遭廢的消息,是為了平息民怨,接著他們會祭出其他方式續留權位,避免遭到驅逐,「這是他們的策略」。她高度懷疑伊朗檢察總長的說法,表示將持續查看其他伊朗新聞跟進發展。

道德警察名稱為「指導巡邏隊」(Gasht-eErshad),於前強硬派總統艾馬丹加(MahmoudAhmadinejad)任內成立,目的是「傳揚端莊和希賈布(hijab,女子頭巾)文化」。2006年起常見道德警察於街頭巡邏。

正是這項強制性頭巾規定掀起眾怒,引爆艾米尼死後的首波抗議。伊朗民眾多年來對經濟及政治鎮壓的怒火使示威活動演變為人民起義,對教士領導階層構成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之一。

11月赴伊朗採訪的土耳其記者歐宰康(HeybetÖzaykan)昨天受訪表示,艾米尼之死是一個終點,街頭女性幾乎不再戴頭巾。人們持續上街追求正義,街頭如戰場,抗爭運動蔓延到伊朗所有城市,「生活在恐懼中的人們,如今衝破恐懼之牆」。

他也說,在伊朗報導期間,日日都見到民眾死去。總部位於海外的伊朗「人權行動者新聞通訊社」(HRANA)數據顯示,截至12月2日已有469名抗議者慘遭殺害,包括64名未成年人。

伊朗國家安全委員會於3日首次公布官方死亡人數為200人,含安全人員、「暴徒」、若干「無辜」平民,及因異議團體「陰謀」而遇害者。

聲明未稱政府軍負有責任,也沒有承諾將為遇害抗議者的家屬伸張正義。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蘋果營收年減受3因素干擾 匯率續成營運變數
下一篇
高通上季銷售年減12% 發布疲弱財測 不看好今年手機出貨
聯合報系|人才招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