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美持續升息、歐陸戰爭未平、陸封控強硬,面對這場「科技新冷戰」,台灣年營收千億元的科技業CEO 2023年最擔心的是?


不再通知
明天提醒

對抗中共強權 流亡港人:身分認同是最大武器

本文共1491字

中央社 記者林宏翰洛杉磯3日專電

流亡美國的香港民主人士張崑陽訪問洛杉磯,他向中央社表示,對抗中國共產黨,香港與台灣最大武器就是身分認同,「強權終有倒下的一天」。

「它可以拿掉我們的城市,但它拿不掉我們的身分和意志。」26歲的張崑陽離開香港兩年,於一年前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現就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所,參與華府倡議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國會遊說工作。

推薦

張崑陽近日從華府到洛杉磯訪問,1日參與香港、維吾爾、西藏等多族裔串聯在中國領事館前的抗議行動,2日向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洛杉磯分會及洛杉磯香港論壇的台港社群演講,3日到南加大USC國際人權中心演講。

張崑陽2日在與中央社記者20分鐘訪談中,談到流亡海外的「倖存者內疚」心情;分享香港民主運動將種子播向海外的「國際線」發展;也回顧青少年時就投身社會運動,吐露「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要當香港人」的心聲。

張崑陽年紀輕輕,但投身社會運動已滿10年。他2012年還是一個中學生,在學校發動罷課,反對歌頌共產黨的教科書內容,之後參與雨傘革命,反送中運動期間,他加入大學生外交代表團出國遊說,2020年投身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

2021年初,香港政府以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對民主派初選的參與者進行大搜捕,起訴47人。張崑陽離開香港之後,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同時在國會參與遊說,到各地繼續推動民主運動,但「倖存者內疚」的心情總是跟隨著他。

他坦言,這樣的心情將會持續一輩子,「當你的朋友全都在牢房裡,相對你平安在海外,呼吸自由的空氣」。就算有一天光復香港,回到自己的家鄉,心裡的傷痕還是會一直存在著。

他指著桌上的一杯星巴克咖啡說,在牢裡連一杯咖啡都是奢求。他說,流亡是一條孤獨的路,「倖存者內疚」一直跟著,但這樣的心情推動著他「過好自己的每一天,不要辜負在坐牢的人」。他抱著使命,在海外說香港的故事、遊說美國政府與國會在對中政策上做出改變。

張崑陽在簡報中,回顧台灣民主化的歷史,是從威權走向民主,海外民主運動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香港過去擁有自由,如今受到中共的高壓監控,香港人的聲音必須從海外集結。

張崑陽說,2020年7月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在港人不能說話的情況下,海外港人繼續推動民主的「國際線」角色更重要,除了向國際社會發聲、遊說政府制裁中國,也努力連結在海外的離散社群(Diaspora)。

他在台灣創辦了一本海外港人雜誌「如水」,目的是延續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我所有一切都是香港給我的,沒有香港,我就一無所有。」他說,這個時代身為香港人,幸與不幸同時存在。不幸的是,現在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刻,政治動盪下許多人流亡或被捕。

但他另一方面慶幸自己身為香港人,認為香港在過去享有了一段很長的光輝歲月,「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要當香港人」。

面對中國軍事與經濟實力的日漸強大,張崑陽對於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仍然抱著「盲目的樂觀主義」。

他說,倒不是抱持「自由民主一定會勝利」這樣的觀點,而是從人類文明的進步來看,歷史上沒有千秋萬代的朝代,共產黨面對越來越多的內部反抗、國際社會的圍堵,「強權再怎麼強大,總會有倒下得一天」。

他強調,面對中共壓迫,鞏固身分認同最重要,這點香港與台灣的情況相似「身分認同是最大武器」,解放軍可以文攻武嚇、可以軍機繞台,可以軍演,但都無法奪走台灣人的意志與身分。

他說,人類文明就是在對抗強權當中進步,因此他對光復香港的一天抱有希望。

他相信「德不孤,必有鄰」,過去這幾年無論是香港、維吾爾人、西藏或是台灣的情況,國際社會逐漸知道,這些人用自己的生命、血汗在保衛民主自由,這都是令人感動的故事,也更清楚中共的真實面目。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路透:推特將會賦予廣告商更多廣告控制權
下一篇
Fed明年降息預期大減
千億科技業CEO大調查 2023最怕地緣政治失控|精選專題|經濟日報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