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經濟日報數位訂閱 慶周年
訂1年加碼抽 米蘭雙人來回機票

離活動結束 最後倒數
新舊訂戶皆適用!12/04截止,敬請把握!


不再通知
明天提醒

巴西大選 波索納洛「疫」蹶不振、魯拉受弱勢擁戴

本文共3005字

中央社 記者唐雅陵聖保羅1日專電

巴西2日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波索納洛抗疫不力及頻頻失言,大失民心。曾因貪腐案入獄的前總統魯拉捲土重來,打著脫貧、捍衛亞馬遜雨林,擄獲弱勢族群支持。

根據巴西多項民調,工黨籍前總統魯拉(LuizInácio Lula da Silva)在各項投票意向調查中領先,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居次。

推薦

● 防疫失當發言輕率 波索納洛失民心

在疫情大流行期間,波索納洛的許多舉動都遭到公衛專家批評,包括反對封鎖政策並聚集支持者、拒絕在公眾場所戴口罩,宣揚自己未打疫苗,以及提倡用沒有效果的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來治療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波索納洛也不鼓勵接種疫苗。

巴西染疫死亡人數高達68.6萬,為全球第2高,僅次於美國,外界將矛頭直指波索納洛的防疫政策出問題。

去年10月,巴西參議院針對COVID-19防疫所做的調查報告指出,波索納洛應為政府的錯誤導致數十萬人喪命遭謀殺罪起訴。

由反對派參議員卡列洛斯(Renan Calheiros)提出的報告指控,波索納洛故意拒絕在早期購買COVID-19疫苗的提議,導致巴西疫苗接種計畫延遲,造成許多人因此喪命。

報告指出,波索納洛受到毫無根據的信念指引,相信可以藉由自然感染和既有治療方法來達成群體免疫的理論。

波索納洛日前在在播客(Podcast)節目中坦承對COVID-19大流行期間發表的某些言論感到遺憾,並保證不會重蹈覆轍。

他辯稱是因為媒體施壓,對管制疫情窮追不捨,才會讓他在激動失控下說了一些「瘋話」。

波索納洛說,他被媒體問到因COVID-19喪生的民眾時回答說「自己不是掘墓人」,他對此感到後悔,並說會將這些話收回去。

他表示,因為當時沒有疫苗,他知道自己是一國元首,為此感到遺憾;他絕不會再說這樣或做這樣的事。

波索納洛希望選民再給他一次機會:「你們可以看到過去這一年以來,我的行為發生了變化。總統的位子是一種學習體驗。」

雖然波索納洛最終未面臨謀殺罪的審判,但他對疫情處置失當已大大丟失自己在選民中心的份量。

● 質疑選舉公平性 波索納洛選前拋震撼彈

更令人擔憂的是,隨著選情升溫,波索納洛一直強調,只有在進行「乾淨的選舉」情況下,他才會承認對手最終的勝利,儘管他沒有具體說明何謂「乾淨的選舉」,但相關的發言已為他可能不會接受選舉結果埋下伏筆。

波索納洛日前赴倫敦參加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國葬和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在重新塑造國際形象之際,卻再次批評巴西選舉制度和高等選舉法院,讓他的競選團隊疲於應對。

他在倫敦說,相信自己會在首輪投票中獲勝,如果沒有,那肯定是因為發生了一些「異常」的事情。

巴西民調機構Ipec在19日公布的調查顯示,魯拉在民調中排名第1,有47%的受訪者想要投給他,波索納洛則有31%支持度,兩人相差16個百分點。如果只算有效票,魯拉在首輪投票就能勝選。

波索納洛競選團隊內部調查顯示,每當波索納洛發表專制性質演說,並暗示如果魯拉獲勝、他可能不會尊重選舉結果時,都會對選情扣分。

競選團隊表示,波索納洛或許是為了在最後衝刺階段動員他的支持者,打破工黨試圖營造在首輪投票就贏得總統大選的氛圍,但他一再暗示可能不尊重選舉結果,卻進一步疏遠猶豫未決的選民。

波索納洛競選團隊評估,波索納洛有很大機會進入第2輪投票,內部調查顯示波索納洛和魯拉之間的差距只有5至6個百分點;但如果波索納洛因絕望而自亂陣腳,工黨在首輪投票獲勝的策略效果會加強。

● 兩人得票難過半 選舉恐進入延長賽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民調機構調查顯示,魯拉領先其他候選人,爭取連任的波索納洛位居第2,由於兩人支持率都未過半,選戰很可能要進入第2輪一決勝負。

在這些民調中,魯拉比波索納洛較具優勢,但仍有差異,一些調查顯示魯拉有機會在10月2日首輪投票獲勝;另一些調查指出,這場競選更可能要到10月30日第2輪投票才能決定勝負。

根據巴西選舉法,如果首輪投票沒有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得票過半,將舉行第2輪投票。

目前對魯拉最有利的民調預測是Ipec機構在9月26日公布的數據,魯拉獲得48%的選民投票意向支持,比波索納洛的31%高出17個百分點。

Quaest機構9月28日公布的數據,魯拉和波索納洛之間相差13個百分點,魯拉獲得46%的投票意向支持,波索納洛33%。

最近透過電話進行的其他調查顯示,魯拉和波索納洛的差距都比Quaest的調查要小。例如Poder Datau在9月28日公布的調查顯示,兩名候選人之間的差距只有7個百分點,魯拉44%,波索納洛37%。

● 魯拉承諾脫貧護雨林 波索納洛誓言基督教治國

根據獨立森林監控網絡「全球森林觀察」(GlobalForest Watch)去年4月公布的數據指出,2021年全球消失的原始森林總面積375萬公頃,40%位於巴西。亞馬遜雨林今年前4個月的伐林面積同樣達到歷史新高的1954平方公里,比2021年同期增加69%,是紐約市面積的2倍多。

前工會領袖出身的魯拉在這次選戰中主打增加對亞馬遜地區的保護措施,守護老祖先留下的遺產,他向來直言不諱表達要保護亞馬遜流域的企圖;而波索納洛政府削減保護生物種群、防止生態受到破壞的政府支出。去年,巴西環境部長被美國調查並指控參與非法伐木販運。

此外,魯拉希望透過加強收入轉移計畫,消除巴西的饑餓和貧窮問題,並恢復多邊國際政策和巴西在區域中發揮領導作用的角色。

另一方面,被形容為「巴西川普」、右翼民粹主義者的波索納洛進行各界期待已久的養老金改革,並承諾繼續改革政府,誓言基於基督教原則治國。

面對不樂觀的選情,他日前在播客節目中說:「如果這是上帝的旨意,我就繼續。如果不是,我會交出綬帶,然後引退。因為在我這個年紀,如果我在今年12月31日結束政治之旅,我在地球上就沒什麼可做的了。」

● 選民結構影響大 決勝主戰場在東南部

聖保羅智庫Polling Data創始人、統計學家葉爾達西(Neale Ahmed El-Dash)指出,不同機構得出不同結果是正常的,因為每個機構使用的調查方法各不相同。

例如民調數據對魯拉較有利的Ipec機構進行的調查顯示,57%的受訪者是家庭收入不超過巴西幣2424元(約合新台幣1萬4643元),即巴西2022年個人最低薪資(巴西幣1212元)的兩倍;而在Quaest的調查中,只有38%的受訪者屬於上述家戶薪資群體。

這種差異對民調結果有很大影響,因為魯拉在最貧窮的人中得到最大的支持,如果一項民調在低收入群體中聽取更多選民的意見,對魯拉的投票意向也更高;如果民調傾聽更多高收入選民的意見,則往往會為波索納洛描繪出更美好的預期投票結果。

巴西政治學家喬卡里(Deysi Cioccari)表示,無論民調數據如何,都不應被視為預測未來的「水晶球」,它們只是調查瞬間的民意圖像,而且還是模糊不清的民意;喊支持的人,不一定真的去投票,更何況還有在民調中未表態的受訪者,他們的投票意向更不明確。

無論如何,魯拉等總統候選人多將競選造勢活動集中在巴西東南部,因為北部和東北部的選民基本上已經決定投票意向,而東南部選民仍搖擺不定,所以獲得候選人更多關注,特別是聖保羅和米納斯吉拉斯兩州是巴西最大票倉,有投票權的選民分別占選民總人數的22%和10%,因此,誰能拿下東南部,就會更接近勝利。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抗通膨何時勝利?克魯曼、布蘭夏籲2%目標上調至3%
下一篇
華爾街日報:美12月升息2碼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