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Fed打通膨與普亭打仗有何差別?克魯曼:公信力問題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        圖/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 圖/路透

本文共1261字

經濟日報 編譯湯淑君/綜合外電

此刻全球正上演兩場戰爭,一場是發生在烏克蘭的實體戰爭,一場是美國聯準會(Fed)等央行升息抗通膨的抽象戰爭。拿這兩者相提並論似乎有點不倫不類,但認真比較箇中差異,卻引人深思。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撰文指出,Fed和普亭政權的一個共同點是,本周都採取政策行動:Fed提高利率3碼(0.75個百分點),設法抑制通膨;俄羅斯總統普亭則頒布局部動員令,力挽侵烏戰爭敗退的狂瀾。當然,這兩項行動都會招致痛苦。

推薦

一項重大差別是,Fed使勁打通膨是為了維護公信力,而普亭似乎決定浪擲他殘餘的公信力。

先談Fed。克魯曼擔心,Fed一連串猛烈的升息行動,將會把美國和全世界推落「嚴重衰退」,尤其因為世界各國央行幾乎同步提高利率,「這波世界性的貨幣緊縮可能輕易產生某種破壞性的綜效」。

克魯曼表示,易地而處,假如現在坐在Fed主席鮑爾位子上的是他自己,也會急著要維護抗通膨公信力,畢竟克魯曼本人和Fed去年都未能預見2021-2022這波通膨竄升。問題是,金融市場和美國民眾對中期通膨的預期仍受抑制,顯示並未失去對Fed抗通膨的信心,仍相信Fed能夠促成相對平穩的「軟著陸」——經濟勢必減緩,也許會陷入衰退,但不至於像1970年代那般為了馴伏通膨,而付出失業率長期盤旋在極高水準的代價。

克魯曼肯定,Fed相信維護公信力很重要,是正確觀念。但為維護這項資產,Fed卯起勁來升息,盼能迅速把通膨壓下來,好保有民眾對未來「低通膨」的信心,克魯曼對此就不以為然。他表示,若換做是他,「一見到通膨降下來的明確證據,貨幣政策就會轉鴿」。

另一方面,普亭顯然沒有類似顧慮。他周三的演說把俄羅斯描繪成「遭整個西方攻擊的國家」,卻未宣布全國總動員,只宣布一系列「局部動員」,軍事專家認為這無助扭轉俄軍頹勢,但這些新政策卻違背俄國人民對普亭守諾的信任,尤其是自顧服役一段時間的「志願軍」突然發現脫不了身。以後誰還會笨到自願投效普亭的軍隊?

普亭拙劣的經濟戰一樣有誠信問題。俄羅斯大致切斷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用意是逼西方民主國家停止在軍備和經濟上援助烏克蘭。他成功地製造重大經濟痛苦:能源價格飆升,歐洲經濟衰退在劫難逃。但西方不會遺棄烏克蘭,普亭的經濟霸凌企圖和局部動員令一樣,不至於改變戰爭路徑,徒然顯示與專制政權做生意的危險。

這意味即使俄烏戰爭結束,俄羅斯對外貿易關係也無法恢復正常:只要普亭或像他這樣的獨裁者仍掌權,歐洲就永遠不會容許自己再倚賴俄國能源。

簡言之,普亭毀了自己的公信力,亟欲挽救侵烏戰爭的短線做法證明他不值得信賴,未來俄國人恐怕不會想自願從軍,以免身陷殺戮戰場無法脫身。歐洲企業未來也不會想跟俄國供應商簽約,以免自己的公司落入「經濟勒索」陷阱無法自拔。

結論是,「公信力」並非可明確界定的東西,可能被濫用來作為爛政策的藉口。若是太執著於墨守成規而不知變通,老規則可能因事過境遷而不再適用,卻已造成許多傷害(暗示Fed應引以為戒)。但維持公信力,證明自己在合理範圍內會信守諾言,仍很重要,普亭顯然不甩這點,可能埋下普亭政權垮台的種子。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中國大陸偵察氣球惹議 南韓外交部:應公開充分說明
下一篇
戴爾將裁員約6,650人 因應PC需求暴跌
數位訂閱|彭博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