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歐美昔助阿富汗建數位系統 恐成塔利班鎮壓工具

本文共1543字

中央社 喀布爾7日綜合外電報導

歐美和多個國際機構昔日斥資數億美元,協助阿富汗人建立數位資料庫,但在塔利班閃電掌權後,這些系統恐成了當局監視人民的工具,許多人至今只能躲躲藏藏過日子。

路透社報導,一名叫薩達夫(Sadaf)的女子去年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郊區的檢察長辦公室工作時,她的姊姊打電話告訴她,塔利班(Taliban)已經進入喀布爾,要她趕緊回家。

推薦

她的姊姊說:「摀住臉!別告訴任何人妳在哪裡工作。」她的聲音因恐懼而顫抖。

薩達夫當時並不知道,這是她在自己國家流亡的開端,必須低調地生活,以避免死神來敲門。如同成千上萬的阿富汗人,薩達夫過去一年一直到處躲藏,盼能抹去數位足跡,防止塔利班追蹤她的家人。

當姊姊告知她塔利班重掌政權的消息時,薩達夫一把抓起包包,衝出辦公室,拉下頭巾遮住臉龐,並把她的辦公室證件卡塞進鞋子裡。

當時外頭一片混亂。

街道上擠滿車輛,人們倉皇奔逃。薩達夫走了一段路後搭上便車,終於在兩個小時後回到家。

她趕緊抱了抱3個孩子,然後把自己關進臥室,將自己的身分證件和所有工作相關文件蒐集起來,一把火燒了它們。

在政府辦公室工作超過25年的薩達夫說:「我害怕極了」。

48歲的薩達夫要求不要洩露她的姓氏,她說,她非常清楚自己面臨的危險。

塔利班此前曾轟炸他們搭乘的車輛;薩達夫在其中兩次攻擊中受傷,幾名同事也因此殞命。

她在阿富汗一個秘密藏身處透過簡訊說:「我不希望有任何東西落入塔利班手中。」

塔利班接管政權一週後,幾名男子找上門,花了好幾小時搜查薩達夫的住處。他們知道她曾在哪裡工作,並警告說他們正在監視她。

薩達夫隔天便帶著孩子和丈夫收拾行李逃走,從那時起,他們一直躲躲藏藏,寄宿在親戚和朋友家裡,從來沒在任何地方停留超過兩個星期。薩達夫說:「我因為工作關係而處於危險之中。」

塔利班重新掌權一年來,包括前政府官員、法官、警察和維權人士等數以萬計阿富汗人仍隱姓埋名過日子,薩達夫是其中一人,他們擔心在政權更迭中,好戰分子取得他們的數位身分和資訊系統進行追蹤。

過去一年,人權組織和聯合國記錄了數以百計前安全部隊成員、記者、法官、維權人士和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其他性小眾群體(LGBT+)族群遇害或強迫失蹤事件。

塔利班發言人並未回覆置評請求。

如同許多貧窮國家,阿富汗近年來在世界銀行(World Bank)、美國、歐洲聯盟(EU)、聯合國難民署(UNHCR)、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Food Programme)及其他機構的資助和專業支持下,推動資訊數位化。

阿富汗的生物識別身分證系統e-Tazkira記錄許多個人與生物特徵資料,包括姓名、身分證號碼、出生地點和日期、性別、婚姻狀況、宗教、種族、語言、職業、虹膜掃描、指紋和照片,而就業、投票和取得各種服務都需要身分證,但人權組織表示,這也讓弱勢族群及為政府或外國機構工作的人暴露於危險之中。

非營利機構阿富汗公民社會論壇(Afghan CivilSociety Forum)主管拉菲(Aziz Rafiee)說:「每個人都易受影響。」他每天都會收到阿富汗人偷偷發送的數百封訊息。

他說,建立這些系統「從一開始就大錯特錯」。

拉菲說:「在像阿富汗這樣的國家,個資總有可能最終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你可能因此喪命。」他擔心會有這種結果,所以沒有申請e-Tazkira。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資深研究員威利(Belkis Willie)說:「對那些躲藏起來的人而言,根本沒有辦法避免被抓到,因為塔利班正在檢查站進行身分核查,包括照片、指紋、虹膜掃描等。」

她說:「所以這些人無法離開他們的藏身處。此外,任何前往有關機構辦理護照試圖離開阿富汗的人,其身分可說是攤在陽光下。」

「真的無從避免被發現。」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海地時隔3年再度出現霍亂病例 至少7死
下一篇
瑞信面臨財務危機?CDS狂飆、高管急Call大客戶安撫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