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越戰50年後 普立茲獎燒夷彈女孩完成皮膚治療

本文共920字

中央社 中央社

一張女童赤裸奔跑的照片成為越戰恐怖象徵,當年慘遭燒夷彈灼傷的潘金福在50年後終於由燒燙傷專家完成了最後一次皮膚治療。

1972年6月8日,時年21歲的美聯社攝影記者黃幼公(Nick Ut)拍下1張越南9歲女童潘金福(Phan ThiKim Phuc)遭受燒夷彈波及,裸體驚恐奔逃的照片,記錄了越戰的可怕。

推薦

南加州NBC 6電視台報導,潘金福回憶道:「我聽到了聲音,砰砰砰,然後突然間我四周到處都是火,我看到我的手臂上全都是火。」

她的身體遭受65%燙傷,在現在59歲的潘金福身上,那場恐怖事件留下的傷疤仍歷歷在目。

潘金福在醫院裡待了超過1年,終身受持續疼痛及行動受限所苦。這星期,潘金福在邁阿密皮膚科和雷射研究所(Miami Dermatology and Laser Institute)完成了第12次,也是最後一次雷射治療。

潘金福也在邁阿密與憑這張照片拿下普立茲獎(Pulitzer)的黃幼公見面,稱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黃幼公回憶道,「當時她在跑,我看到她的手臂著火,她的身體被嚴重燒傷」。

潘金福說,「他照了我的照片後,看到我的燒傷如此嚴重,就放下了他的相機,趕緊把我送去最近的醫院」。

起初醫院不願醫治潘金福,告訴黃幼公把人送去2小時車程外的另一間醫療院所。

黃幼公說:「我很生氣,我拿著我的媒體證說,『我是記者,如果她死了,我的照片明天就會變成每家報紙的頭條』。他們擔心我說的話,立刻把她帶進去(治療)。」

潘金福曾討厭那張讓她成名的照片,也為了被拍下裸體感到醜陋與羞恥。當時她身上的衣物都被燒光。經歷那場攻擊後,她生活在精神創傷和難以忍受的身體疼痛中,時常有自殺念頭。

她在1990年移居加拿大,成立了「金福國際基金會」(International Kim Foundation),為受戰火波及的兒童提供醫療援助,包括心理支援。

她上月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訪問時表示:「我不再是戰爭的受害者。我是倖存者。我覺得50年前,我是戰爭的受害者,但50年後,我是一位朋友、幫助者、母親、祖母,以及呼籲和平的倖存者。」

她表示,希望每個人都能「在愛、希望、以及寬恕之中生活,如果每個人都能學習這麼生活,我們就不再需要戰爭」。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美元走升、澳紐幣貶值逾1% 大陸經濟疲軟拖累商品貨幣
下一篇
拜登被推向與陸對抗 星下任總理憂美中「夢遊」陷衝突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