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英陸軍參謀長籲提升備戰不畏與俄鬥 勿忘中國威脅

本文共1764字

中央社 記者陳韻聿倫敦28日專電

英國陸軍參謀長桑德斯上將今天說,英國及其盟友正面臨猶如1937年二戰山雨欲來的危險時刻,必須能快速反應、作好上戰場的準備,以避免因未能遏制侵略者攻城掠地,引來更大的戰爭。

桑德斯(Patrick Sanders)軍旅生涯近40年,曾指揮在伊拉克、科索沃、阿富汗等地的軍事行動,但他今天說,在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今年2月對烏克蘭發動殘暴侵略、遂行擴張野心前,他從未見過主權、民主等原則以及免於活在暴力恐懼的自由遭遇如此明目張膽的威脅。

推薦

在這樣的脈絡下,桑德斯指出,每一個人都必須盡力確保未來不會懊悔當初自己是否該做得更多。他強調,英國陸軍因此提升備戰絕不是在「引戰」,而是透過確保「能戰且不怯戰」,避免戰爭發生。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在歐洲爆發前,包括英、法等多數國家試圖藉由與納粹德國妥協、施壓較弱小國家割讓領土等綏靖政策避免戰爭發生,但事實證明,侵略者反而因此得寸進尺、食髓知味。

桑德斯上將曾任英國戰略司令部(StrategicCommand)司令,任內推動數位化改革及提升網路戰等灰色地帶衝突軍力,2月獲任命為陸軍參謀長,6月上任。他今天受邀在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的年度陸戰會議發表演說。

他提到,預設在烏克蘭的戰爭僅是有限度的區域衝突十分危險,尤其是蒲亭的算計不全然符合英國及其盟友的邏輯。

此外,諸多歷史例證顯示,雖然俄羅斯往往在戰爭初期表現不佳,但由於俄方打的是戰略、而非戰術層次的戰爭,它的縱深和韌性讓它可以在接連吞敗仗後,重添軍力、甚至最終獲勝。

桑德斯指出,蒲亭近日公開表達收復「俄羅斯歷史疆域」的野心,這意味任何停火只會是暫時的,威脅甚至將與日俱增。

桑德斯說:「我們還不知道在烏克蘭的戰爭將如何結束,但根據多數可能的劇本,在烏克蘭之後,俄羅斯對歐洲安全的威脅只會更大。」這意味就算拿下整個烏克蘭,蒲亭也不會滿足。

至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集體防衛策略,桑德斯說,俄烏戰爭顯示北約必須從在危機發生後才採取反應行動,改為在危機發生前即強力嚇阻、避免危機發生。

他指出,俄烏戰爭也讓各界見識到「懲罰性嚇阻」(deterrence by punishment)的侷限,並凸顯「拒止性嚇阻」(deterrence through denial)的重要性:與其在侵略者奪取土地後再反攻,不如自始即阻擋侵略發生。

他呼籲北約盟友與英國一同提升戰備或預先部署到位,力求在儘可能短的時間有效回應侵略方。他提到,所謂的「絆索」(tripwire)策略已不足以應對新的安全情勢。

「絆索策略」指的是透過部署規模小於潛在對手的軍事力量,傳達將對侵略採取武裝回應,但目的不在徹底擊退敵方,而是在侵略發生後,發揮示警友軍啟動集體防衛機制的功能。長期在抵抗俄羅斯威脅第一線扮演「絆索」的波羅的海三國認為,這套策略已不合時宜,等同於讓俄羅斯有機會侵門踏戶、在北約支援到位前造成人道災難。

桑德斯在16日、即上任第一週對含文職人員在內的陸軍全體發布內部信函,指出俄烏戰爭凸顯傳統的地面作戰能力仍十分重要,英國必須作好在陸戰與俄軍交手的準備,並確保有能力戰勝俄羅斯。

值得注意的是,他今天重申陸戰的重要意義:固守和奪回領土、保衛居民以及嚇阻敵軍仍需要陸軍。他提到,一旦與俄軍交戰,英國及其盟友難以僅憑海、空或網路遠攻打擊能力即取得優勢,地面作戰仍將扮演決定性的角色,「你總不能靠著網路過河吧」。

他強調,致勝關鍵仍將是不同軍種的聯合作戰和多域(multi-domain)作戰能力,萬不可期待依賴任一特定軍力、平台或戰術。

在俄羅斯2月24日全面侵略烏克蘭以前,英國等不少西方國家多傾向認為傳統陸戰已是過去式,陸軍的編制和預算屢遭縮減。

除了俄羅斯,桑德斯也提到,不可輕忽正快速壯大、對英國及其盟友夥伴構成長期挑戰的中國:中國不僅在南海擴張力量,也在全球發動臨界衝突。

他指出,北京將持續密切關注英國及其盟友如何應對莫斯科。有鑑於美國在20至30年代曾向亞洲地區作出安全承諾,北約的歐洲成員國、以及由英國主導的北歐與波羅的海「遠征軍聯合部隊」(JEF)勢必得在歐洲承擔更多傳統軍事嚇阻責任,讓美國有空間釋出更多資源在印太區域保衛盟友們的共同價值觀與利益。(編輯:陳政一)110629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南韓汽車製造業協會致函美眾院 促請修改電動車減稅方案
下一篇
白宮官員:將宣布美台貿易談判路線圖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