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俄烏衝突繼續 全球和巴西經濟面臨風險

本文共1003字

中央社 記者唐雅陵聖保羅27日專電

俄烏戰爭進入第5個月,似乎沒有任何終止暴力衝突的解決方案,巴西和全球經濟繼續遭受負面影響,高利率走勢也改變金融市場整體資金流動。

通貨膨脹過程中的普遍價格上漲並非單純因俄烏戰爭而產生,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影響生產和供應鏈,已經將指數推高。

推薦

巴西中央銀行最新數據顯示,2022年主要通膨指數「廣大消費者全國物價指數」(IPCA)可達8.8%,較先前預測的6.3%為高,超過目標中心3.5%的1倍多。

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報告強化全球通膨形勢,預計2022年巴西通膨率為6.7%,低於市場預測。而物價可能繼續承受俄烏戰爭壓力,將迫使各國央行在更長的時間內保持高利率。

例如巴西央行將基準利率Selic調高到每年13.25%,達2016年12月以來最高,使得市場預測8月可能再升息0.25至0.5個百分點。

巴西BV銀行分析師帕多瓦尼(Roberto Padovani)表示

,目前試圖控制通貨膨脹的貨幣緊縮過程需要時間,且所有人都要付出高昂成本;俄烏戰爭延長只會讓情況惡化,使基準利率Selic長期居高不下。

帕多瓦尼預測,全球將進入經濟放緩階段,信貸成本更高,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導致信心下降;2022年巴西國內生產毛額(GDP)可達1%,2023年可能零成長。

根據巴西石油和天然氣研究所(IBP)的數據,俄羅斯是世界第3大石油生產國和出口國,也是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西方對購買俄羅斯產品的限制已經導致供應下降,價格上漲,反映物流成本和通貨膨脹。

雖然如此,聖保羅大學應用經濟研究所(Ipea)研究員諾嫩伯格(Marcelo Nonnenberg)分析,由於沙烏地阿拉伯和委內瑞拉等地區的石油閒置產能,可以更快地增產以滿足需求,與農產品不同,所以價格上漲並不像預期的大。

諾嫩伯格指出,世界經濟本就相互關聯,COVID-19大流行期間更加顯示出分散和遙遠的生產及供應流程存在巨大風險:邊境關閉,生產停止,西方對亞洲國家的電子零件和藥劑生產原物料的依賴,成為很大問題。

現在俄烏戰爭通過影響東歐地區的所有物流,更深化此一嚴重問題,因為船舶和飛機必須重新制定航線,增加成本並延誤時間。

諾嫩伯格認為,如果俄烏戰爭持續,趨勢是企業投資更接近消費市場的生產,以尋求成本效益。此外,巴西只要提供政治、經濟和法令穩定性,以及高素質勞工,也可以從吸引投資生物燃料、生物技術和製藥等行業中受益。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韓國特赦李在鎔、辛東彬 前總統李明博未納入
下一篇
高盛估油價年底前反彈 布蘭特原油最高每桶130美元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