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台青外帶珍奶領越南風騷 山寨難追品管尾燈

本文共1355字

中央社 記者陳家倫河內16日專電

COVID-19疫情重挫全球各產業,卻讓一群台灣年輕人在越南創業賣珍奶虧損3年後靠著「只做外帶」獲利翻身。越南民眾歷經疫情慢慢接受外帶,幫助他們不到3年在全越展店近200家。

珍珠奶茶在越南名氣響,上街訪問幾乎人人都愛,不少當地與外國創業者都想靠這一味立足越南,競爭激烈可想而知。邱偲哲與專科同學葉力琾、吳昌鴻3人創業團隊就這樣在珍奶的紅海中與各方廝殺,虧損長達3年。

推薦

「創業就是不斷地調整與應變」,來越南5年多的邱偲哲說,團隊直到2019年下半年才重新訂定方向轉而開起「只做外帶」的珍奶店。與市售動輒一杯3萬越南盾(新台幣約38元)起跳的珍奶價格相比,他們一杯只賣1.9萬元。

越南民眾飲食習慣偏好內用,「只做外帶」是逆著市場走。邱偲哲解釋,團隊是先設定好產品價格,才回頭想該怎麼抓成本,而節省租金能省下大筆開銷,狹小的店面沒有內用空間,除了「只做外帶」根本別無選擇。

邱偲哲與團隊在2019年8月投身首家「只做外帶」的珍奶店並逐步拓展版圖,當年底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全球疫情來襲,大多行業只能慘澹經營,他們的業績卻正醞釀翻紅。

越南在2020年1月通報首例COVID-19病例,期間曾祭出數次「禁足令」,要求民眾除非必要否則不准外出。民眾受限當時的防疫管制,無論是用餐、品茶都只能帶回家,也讓邱偲哲與團隊意外坐收「政策紅利」。

後來儘管越南防疫限制鬆綁,民眾的消費習慣已被這場疫情改變,技術平台Gojek統計,2022年首季,在Gojek平台訂餐的用戶數量增加近一倍,其中河內市與胡志明市兩大城市的新增用戶數分別增加160%、80%。

邱偲哲說,COVID-19疫情期間,從2020年3月原本不到20家店到現在兩年多過去,直營店與加盟店算一算已有近200家,插旗河內市、胡志明市與周邊地區,且疫情期間業績平均成長2成。

「只做外帶」取得初步成功,邱偲哲不否認當中有運氣成分。隨著民眾愈來愈懂吃、對食安要求提升,團隊近來導入「開放廚房」概念,讓消費者看到濾水器與飲品調製過程,並開闢空間讓外送員、來店客能坐著等餐。

只是新興市場雖更願意嘗鮮,喜新厭舊程度也更甚,邱偲哲與團隊原先只賣珍珠奶茶、抹茶奶茶、芋頭奶茶、巧克力奶茶4款,且均一價1.9萬元;後來還推出2.5萬元均一價的飲品如黑糖珍珠鮮奶等,公司從3人團隊增至50多名人員。

事業小有斬獲之際,山寨抄襲接著來,同業從奶茶價位、促銷方式、宣傳DM、門市風格全盤照搬。邱偲哲認為,重點在於品質與管理,這些精髓別人要山寨很難,與此同時,團隊也自我要求不斷創新以迎接各種挑戰。

越南在2018年美中貿易戰後受到外資擁戴,部分民眾對於來越南工作、創業躍躍欲試。邱偲哲認為,「現在來越南仍不嫌晚」,越南的人口紅利至少還有20年,足以讓創業者在嘗試錯誤中摸清方向。

但他提醒,創業成功率原本就很低,何況還面對外國市場,務必做好功課。邱偲哲談起虧損的那3年餘悸猶存,發薪日得四處籌錢,更曾好幾個月一天只吃一餐泡麵,「你問我會不會吃到想吐,根本沒心情想這些。」

邱偲哲表示,在創業低谷時會對自己產生很多懷疑,「該繼續撐下去嗎?」慶幸的是團隊總能以互相打氣取代指責,現在公司由葉力琾擔任總執行長,他與吳昌鴻分管北越與南越地區,盼有朝一日能布局周邊國家。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英國航空業缺工問題延燒 希斯洛機場要求取消航班
下一篇
美股衰退陰影下續探底 那指寫下史上最大上半年跌幅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