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親愛的用戶 您好:

謝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及勉勵,是我們最珍視的優質會員。

經濟日報網全新改版,推出「數位訂閱」服務,特別獻上專屬4折優惠。

期許更多具脈絡的深度內容,為您梳理碎片化的財經資訊。

下次再說
notice-title img

福虎賀新春

春節將至
您想為虎年許下什麼心願?
快選一個祈願紅包試試手氣!

下次再說

印尼梅拉比火山大噴發後11年 人與自然共存

本文共2084字

中央社 記者石秀娟日惹30日專電

中爪哇梅拉比火山11年前大爆發造成嚴重傷亡,如今興起觀光潮,探索火山造成的「失落世界」。專家說,火山活動性質改變,危險區逾6萬人居住,如何避免再釀災是很大的挑戰。

印尼地處太平洋火環帶,有逾400座火山,其中127座活火山,中爪哇日惹(Yogyakarta)的梅拉比(Merapi)火山最活躍,最近一次爆炸式噴發是在2010年10月底至11月初,吞噬2000多棟房屋,造成約400人、3000多頭牲畜死亡。

推薦

時過約11年,當時被火山岩漿、泥流侵蝕的山坡重新長出植被,雖稱不上蓊鬱,但綠意盎然,有少數毀壞的民宅遺跡散佈,不少山路仍崎嶇顛簸,得靠吉普車才能通過,不時可看到怪手開挖道路,居民仍努力恢復與火山共存的環境。

位於日惹、負責監視梅拉比火山的地質災害技術研發中心(BPPTKG)主任阿古斯(Agus Budi Santoso)說,梅拉比去年11月出現小規模噴發,他們將警示提高到次高的第3級,代表危險區擴大到火山口5公里範圍,政府及居民都應做好撤離準備。

阿古斯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梅拉比約4年發生一次較小規模的溢流式噴發,通常第3級警示發布後1至2個月間發生。這次第3級警示發布近一年,熔岩穹丘持續擴大,熾熱熔岩、熱雲也持續發生,但還沒影響社區安全,「還在警戒狀態」。

他說,這顯示火山活動的性質與過去有點不同,「這也是我們從未遇過的現象」。

阿古斯說,梅拉比的山上設有15個觀測站,有研究員全天候駐守觀察火山動態,山上並裝設超過100個監測地震波、地形變形、地質化學變化的感測器,透過密切監測,即時掌握火山環境的變化,「是印尼最完整的火山監測系統之一」。

梅拉比歷年多次溢流式噴發或大規模的爆炸式噴發都造成傷亡,最致命的一次是1872年的噴發,奪走1400條人命。然而因火山土壤肥沃,山上仍聚集不少村落。距離火山口10公里範圍內人口有25萬,2010年底爆發時撤離約35萬人。

阿古斯說,這25萬居民中約有6萬人住在距離火山口約5公里的範圍內,屬於易受災的危險地區,「必要時如何撤離所有人,是很大的挑戰」。禁止民眾住危險地區可能是最簡單的避災方式,但「這是民眾生活的地方,要淨空是不可能的」。

梅拉比火山2010年的大爆發發生在10月26日傍晚約5時,地質災害技術研發中心前一日清晨6時發布最高層級的撤離警示。阿古斯說,監測系統能在火山瀕臨爆發前提出先期預警,也能預測噴發方向,「但很難預測接下來幾天的變化」。

他說,最高層級警示發布後須立刻撤離,加強政府與民眾因應災害的韌性與反應力,才能減災。民眾大多熟悉4年一次的溢流式噴發,但2010年的噴發規模及型態是百年發生一次的,民眾不知道1872年的災害,沒有足夠的危機意識。

駐守在卡里烏朗(Kaliurang)、距離火山口約7公里的觀測站研究員赫魯(Heru Suparwoko)說,2010年大爆發前,監測資料就已可看出噴發規模的不同,「感測器偵測到爆量的地震波,有的地震波來自深層,有的來自淺層」。

赫魯觀測火山已30年。他說,看到熔岩、熱雲從火山口不斷噴出,傾瀉而下,很多前輩也是首次目睹,「過去學的現在真實出現在眼前,一時都不知道如何形容」。

2010年的災難讓中爪哇省、日惹許多村落瞬間變廢墟,日惹境內過去以務農、畜牧業為生的災民近年靠發展觀光業努力重生。

日惹受創最嚴重的是斯萊曼縣(Sleman)的格拉加哈佐村(Glagaharjo)、烏普爾哈佐村(Umbulharjo)、科普哈佐村(kepuharjo)等村落,居民合組成吉普車協會,吸引觀光客探索火山爆發後留下的「失落世界」。

吉普車司機阿爾文(Alvin)說,2010年火山大爆發後,災民被迫遷居,難以再從事畜牧業。地方政府利用火山原本就是觀光勝地的優勢,推出坐吉普車看火山熔岩、火山爆發遺跡的行程,很受觀光客青睞,「現在有1113輛吉普車」。

阿爾文說,他高中畢業後決定不再升學,父母資助他買下吉普車後加入這行,「觀光業興起是神在火山大爆發後對山麓居民的賜福,很有發展前景」。

其中一個景點是「我的僅存珍寶」博物館(Museum Sisa Hartaku),這是居民蘇里揚托(Sriyanto)和他父母兩家人過去的住家,他們當時及早撤離,幸運保命,但家園在11月5日火山第2波爆發時被摧毀,飼養的牲畜也都喪命。

蘇里揚托說,第二波爆發發生在午夜,很多人來不及逃生而罹難,他岳父也失蹤。火山活動平息後,他和家人回家尋找物品,「我邊清理邊想,這是我僅有的了」,雖然都已無法使用,「或許可以集中起來作為火山的教材」。

蘇里揚托和家人在大片火山灰中挖掘,找出過去使用的物品,機車、腳踏車、桌椅、縫紉機、電視、衣服、餐具等,以及慘死的許多牲畜殘骸,也透過朋友幫忙,收集許多災難當時的照片,蓋了這座博物館,還原火山爆發的瞬間威力。

博物館的一面牆上有斗大字樣寫著「一切都沒有了」(Habis Sudah Semua)。蘇里揚托說,火山讓他和村落的人一夕淪為「赤貧」,但仍開放博物館免費參觀,希望民眾對火山有更貼切的了解,也學到如何與火山共存的教訓。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俄稱與美仍有對話空間 烏預期俄續外交協商2週
下一篇
特斯拉示警 2022仍有供應鏈危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