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當AI大浪席捲台灣IP,催生多檔千金股之際,國際市占率極低的台灣IP公司,如何搶進兆元AI戰場呢?

《經濟日報》獨家專訪8大指標企業,為你解謎!



不再顯示

AI主權時代1/解構黃仁勳的「主權AI」 賣晶片?還是真有需要?

專家認為,黃仁勳提出主權AI,當然有商業考量,因為AI世界的動力就是GPU晶片,這就是輝達的產品;但不可否認,現在很多國家早就開始佈建AI,接下來就看賴清德政府怎麼接招。 記者胡經周/攝影
專家認為,黃仁勳提出主權AI,當然有商業考量,因為AI世界的動力就是GPU晶片,這就是輝達的產品;但不可否認,現在很多國家早就開始佈建AI,接下來就看賴清德政府怎麼接招。 記者胡經周/攝影

本文共2917字

經濟日報 記者徐珮君/台北報導

今年以來,輝達(Nvidia)執行長黃仁勳多次在公開場合倡議「主權AI」(Sovereign AI),呼籲各國積極建立自己的人工智慧主權,輝達財務長柯蕾絲(Colette Kress)更露骨地說,輝達正在創建「主權AI」新業務,去年主權AI營收為零,今年預料將達到數十億美元。到底什麼是主權AI,這是商人的盤算,還是各國真有需要?

先來看看黃仁勳自己對「主權AI」的定義,今年2月,他在杜拜世界政府高峰會演說時指出,「各國要自己訓練自己的AI,除了增強國家的科技創新能力,也要利用AI保護和推廣文化、語言和知識。」

為了在全球範圍帶動「主權AI」發展,3月,黃仁勳在輝達GTC大會宣布,將擴大與甲骨文公司(Oracle)合作,透過將甲骨文的分散式雲端、AI 基礎設施,和生成式AI 服務,與輝達的加速計算和生成式AI 軟體整合,使政府和企業能夠部署AI工廠,為世界各地的客戶提供「主權AI」 解決方案,充分說明了黃仁勳的企圖心。

黃仁勳倡議主權AI 搭上web3.0列車

「黃仁勳現在扮演的角色就是創造新的需求,也帶來龐大的商機,」台灣金融科技協會理事長、前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指出,過去談web2,就是Google、Facebook、Amazon等跨國大企業收集使用者的資料,形成這些大企業的商業模式,但是現在使用者開始警覺:「明明那些資料是我的,為什麼收益是你?」 

「這是使用者某一種程度的覺醒,大家使用科技的同時,也想到個人的權益。」蔡玉玲說,進入web3以後,開始去中心化,使用者不想所有的資料都被這些大公司掌握,「從個人、企業到國家,『主權AI』的概念也因此產生,越來越多國家擔心各種資料一旦被其他國家掌控後,就會被使用、分析,失去對資料的所有權,造成國家風險。」

蔡玉玲直言,「黃仁勳很厲害,他喊出的『主權AI』的概念,就呼應大家現在對使用AI的警覺,因此,每個國家都要去試著建構一個自己完全擁有、控制的AI能力 ,因此推導出:未來每一個國家都應該要有主權AI。」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高科技專家葛如鈞也說,「黃仁勳在這個時間點提主權AI,當然有商業考量,因為AI世界的動力就是GPU晶片,這就是輝達的產品;但不可否認,現在很多國家早就開始佈建AI,,接下來就看賴清德政府怎麼接招。」

他解釋,過去界定主權國家,是看各國的土地面積、人口多寡、經濟實力等因素,有了網路虛擬世界後,網路地圖上突然出現以用戶來分界主權,例如,臉書有30億月活躍用戶、推特有2億活躍用戶,LINE在亞洲地區也有2億用戶,「這就是以用戶數和影響力來做邊界。」

葛如鈞說,預期未來也會出現一種由AI組成的新地圖,也就是「哪個國家的算力越強,它的主權就有越強。」不過,現在全世界的「主權AI」地圖還沒有劃分得很清楚,大家還在「戰國時代」,有幾個強權在打鬥,包括美國、中國大陸、新加坡等國,大家都想發展各自的AI,正因地圖還沒有劃分好,所以每個人都有機會。

大國開始戰鬥 小國開始部署 AI強權拓展新世界地圖

「從黃仁勳的角度來看,『主權AI』是未來可能會出現一種新的世界版圖,利用AI強盛與否,決定算力世界的主權大小和邊界。」葛如鈞說。

儘管黃仁勳的「主權AI」概念,還在發展中,不過,已有不少國家開始展開布局。

中華經濟研究院輔佐研究員廖明輝舉例,印度在3月時通過「印度AI使命」(IndiaAI Mission)計畫,將投資12.5億美元推動AI發展,包括建造一台配備至少1萬顆GPU的超級電腦;新加坡也制訂「國家AI策略2.0」,並和輝達合作,建立「東南亞語言同一網路」(SEA-LION)的大型語言模型。

廖明輝解釋,因為印度、新加坡都是多語言國家,透過大型語言模型訓練,可以適應他們自己的文化,甚至荷蘭也在訓練自己的大型語言模型,以符合自己國家的價值觀。

葛如鈞也點名日本,「因為要在AI主權的國界放大自己的國力,其首相岸田文雄延伸解釋日本著作權的法條,開放所有日本漫畫等文創內容,免費而且無需許可的讓全世界AI來學習,就是日本在做 『主權AI』的鋪路,他們投入的點是從文化內容著手。」

TAIDE在國科會前主委吳政忠之手誕生,可提供外界根據各自需求建立內部應用。 記...
TAIDE在國科會前主委吳政忠之手誕生,可提供外界根據各自需求建立內部應用。 記者陳正興/攝影

台灣主權AI的雛型:TAIDE 掌握華文世界話語權

台灣對「主權AI」做了什麼準備呢?儘管這次黃仁勳來台,外界猜測他將和新任總統賴清德見面討論「主權AI」,但截至目前都未獲證實。國科會不具名官員說,現在還不瞭解黃仁勳的「主權AI」意涵到底指涉哪些面向,不過,國科會將進一步對「主權AI」議題深入研究,精進AI技術與應用。

國科會日前已完成台版生成式AI對話引擎TAIDE系統,該系統以台灣文化為基底,融入台灣特有的語言、價值觀、習俗等元素,打造可信任的基礎模式。

葛如鈞、廖明輝都認為,TAIDE其實已是台灣「主權AI」的表現,否則未來的世界,大部分AI都會不了解台灣的歷史和台灣發生的故事。

根據國科會「生成式AI對話引擎TAIDE成果」報告,TAIDE具備文章、寫信、摘要、英翻中、中翻英等五大任務,目前研發的版本已和CHAT GPT3.5相當,並擁有更豐富的在地知識,具備多輪對話、阻絕產生不恰當回應的能力,提供政府、民間應用。

布建算力 靠台灣杉二號

另外,在算力建置方面,國科會目前已整備既有台灣杉二號部分算力(27-32台V100)提供TAIDE使用,同時投入1.1億元,建置最新NVIDIA GPU H100運算資源,與台灣杉二號完成系統整合,可達到4.32PF算力。

葛如鈞直言,AI和算力都是「主權AI」的關鍵戰略,各國絕對不敢輕忽。因此,他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不停要求中研院、文化部開放資料給AI學習,才能成為傳播台灣文化實力的強大工具。

「『AI主權』的國界現在還不確定,但你不做,等到別人做完了,你就沒有空間了,因為版圖都被人家分完了。」葛如鈞說,AI發展有所謂的「摩爾效應」,它是倍數的成長,各國都會去追趕「主權AI」,因為你不追趕,就是贏者全拿,「當別人侵門踏戶,用AI做文化和思想擴張時,沒有主權AI的國家很容易被智能殖民。」

舉例來說,現在年輕人玩的遊戲、用的社交媒體、點餐平台都是外國的,「這就是數位殖民,如果我們沒有發展自己的『主權AI』,未來可能就被AI殖民。」

廖明輝也認同每個國家都必須建立「主權AI」,他回想ChatGPT剛推出時, 如果問一張老照片的故事,生成的內容很多都是以大陸文化背景的文章,而不是台灣的,所以國科會啟動TAIDE計畫,用台灣的繁體中文資料訓練AI,這就是台灣在做自己的「主權AI」, 「涉及到自己國家的價值文化,有必要建立自己的『主權AI』。」

延伸閱讀 》

AI主權時代2/AI教父、半導體女王齊站台 台灣成為AI科技中心的底氣在哪裡?

AI主權時代3/還在吃硬體的老本 台灣的AI創新、數位轉型為何還沒大爆發?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小宅當家1/新青安助「漲」 小宅單價竟比三房貴?年輕人的居住正義誰來顧
下一篇
核能髮夾彎?2/就算核能回來了 台灣還要低電價嗎?3個跟能源選擇同樣重要的事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矽智財IP 小測驗

矽智財IP 小測驗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