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今年台灣將有5座超級電芯廠量產,相較於大陸電池芯供過於求而價格崩跌,台灣此時大舉跨入是打什麼算盤?

《經濟日報》獨家專訪,為你解謎!



不再通知

印尼總統大選4/社群短影音、AI假影片成印尼大選主戰場

TikTok。路透
TikTok。路透

本文共2185字

中央社 記者李宗憲雅加達11日專電

印尼總統候選人與喵星人互動或手舞足蹈的影片在TikTok上吸引千萬人觀看,已成為大選主戰場。由於年輕人占印尼選民一半以上,候選人把主要策略放在吸引年輕選民,也使社群媒體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印尼總統大選3/印尼政治強人化身可愛爺爺選總統 揭秘設計團隊

印尼總統大選2/印尼3名總統候選人背景迥異 普拉伯沃呼聲最高

印尼有高達1.1億個TikTok用戶,僅次於美國,排名全球第2。其中最活躍的用戶年齡介於16歲至24歲,這群人涵蓋年輕選民及首投族,為了吸引他們的支持,TikTok等社群平台成為這次大選主戰場。

● TikTok成大選戰場

印尼14日舉行大選,3位總統候選人包括前中爪哇省長甘查爾(Ganjar Pranowo)、前雅加達省長阿尼斯(Anies Baswedan),及現任國防部長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各自都有自己的TikTok官方帳號。

甘查爾自2022年就在TikTok上十分活躍,現有760萬個追蹤數,阿尼斯去年底才使用TikTok打選戰,目前有210萬個追蹤數。

至於目前民調支持度最高的普拉伯沃,得到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暗中支持,與他的長子吉伯朗(Gibran Rakabuming Raka)搭檔,2人的TikTok官方帳號最近幾個月才成立,追蹤數還未破百萬,但從網紅支持者和競選志工組織的帳號看來,這組候選人的社群網路聲量極高。

據統計,近4/5印尼人擁有智慧型手機,因此候選人能透過網路,把競選影片傳至印尼各個偏遠島嶼。

● 博眼球的政治噱頭

印尼國家研究與創新署(BRIN)政治分析家瓦西斯托(Wasisto Raharjo)向中央社指出,TikTok的短影片是種政治噱頭,為的是博取選民注意,因為年輕人喜歡視覺的內容,以及網路上瘋傳的消息。

「印尼政治指標」(Indikator Politik Indonesia)的社群媒體專家羅斯蒂卡(Rustika Herlambang)指出,與社群媒體X(前身為Twitter)不同,TikTok主要將選舉聚焦在迷因、歌曲和舞蹈上,而會使用X的,則是對候選人的政策感興趣的人。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舉例,像是副總統候選人吉伯朗在TikTok上就十分活躍,擁有210萬追隨者的他常發布一些搞笑影片,觀看次數最高的影片超過2000萬次,平均每天觀看次數與美國流行樂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差不多。

報導指出,許多年輕網友不在意普拉伯沃曾參與鎮壓事件而存有人權污點,更關切的是這位前將軍在競選期間熱舞及幽默風趣的搞笑影片。

總統候選人阿尼斯則因為TikTok而意外成為韓國歐巴。

印尼社群媒體上有很多熱愛韓國流行音樂K-POP的粉絲,阿尼斯在TikTok直播造勢時,支持者幫他取了韓文名字「Park Ahn Nice」。

年輕人重視搞笑、粗淺且具噱頭的影音,不關切政見或政策,也讓候選人甘查爾抱怨說,年輕選民對他的政策不感興趣,而是「更喜歡在社群媒體上瘋傳的噱頭」。

● 假訊息無所不在

除了有候選人擔憂政見不受重視,學者表示,社群媒體上充斥的假訊息及謠言,對大選可能造成衝擊,且威脅印尼民主。

根據非政府組織「印尼反假新聞社群」(Mafindo)2月初公布的數據顯示,2023年共有2330個網傳錯誤訊息,其中1292個與政治有關,是上屆2019年大選的2倍之多。

「印尼反假新聞社群」創辦人努戈羅和(SeptiajiEko Nugroho)說:「大規模的政治假訊息擾亂印尼民主,破壞資訊的透明度,並可能鼓勵人們拒絕承認選舉結果。」

這個組織也發現,與2019大選時許多假訊息是以照片或圖片製成不同,這次大選有許多假訊息是以影片為主,這些假影片是以人工智慧(AI)製成。

他們舉例,像是選前曾出現以深度偽造(deepfake)製作的佐科威講中文的影片,以及偽造阿尼斯與國家民主黨(Nasdem)主席蘇雅(SuryaPaloh)的假錄音檔。

「印尼反假新聞社群」坦承,這些假影片對事實查核人員構成很大挑戰,因為影片內容的查核過程更加複雜且漫長。

● 買網軍做影片提高聲量

另一個出現在網路社群的現象,是印尼選舉中常見的「網軍」(buzzer)伎倆,意指付費給網紅或個人用戶並製作有利於一方的內容。他們通常受僱於候選人的競選團隊,以放大候選人的優點並批評競爭對手來影響輿論。

由於受僱的網軍與候選人競選團隊的關係很難調查,因此政府很難監管「網軍」行為。

在關注東南亞社會倡議的非營利媒體Engage Media中負責「數位版權研究」的普拉迪帕(Pradipa P.Rasidi)向中央社指出,「網軍」在TikTok上很常見,他發現,這次大選中,很多候選人靠「網軍」手法來確保民眾與他們的想法一致。

與過去重視文字內容不同,「網軍」主要靠音樂效果和影像呈現宣傳內容,透過這個方式,候選人的聲量不在於自身的表現,而是投資多少成本在影像內容上,他稱之為「網軍」戰。

「經濟學人」指出,最能發揮網軍優勢的總統候選人是民調保持領先的普拉伯沃,因為普拉伯沃競選團隊的資金比競爭對手高出30倍,因此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根據臉書(Facebook)母公司Meta的數據,普拉伯沃過去3個月在其官方臉書及相關帳號共花費14萬4000美元(約新台幣452萬元)廣告費,這大約是甘查爾的2倍、阿尼斯的3倍。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開箱新國會3/上將立委花百萬建個人戰情室 陳永康:台海開戰沒有軍人平民之分
下一篇
碳費灰犀牛2/碳費徵收成為企業生死狀 專家建議:3個轉型武器要有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