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歌劇院經典上演倒數 謝佩霓剖析肯特里奇版《魔笛》及其象徵

MUZIK閱聽古典樂 文/MUZIK編輯部 2022/11/25 16:05:32
2018東京新國立劇院演出劇照。攝影/寺司正彥
2018東京新國立劇院演出劇照。攝影/寺司正彥

臺中歌劇院年度鉅獻——南非當代藝術巨擘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執導、東京新國立劇院製作、比利時皇家鑄幣局劇院2005年首演的《魔笛》——將於12月15日起,連續四天在大劇院登臺,4場近6500張票券,在開演前2個月即告完售。上週,該院藝術總監邱瑗親至臺北,偕資深策展人、藝評家謝佩霓對談,從啟蒙時代到殖民世紀、從音樂創作到肯特里奇的獨特創作手法與藝術成就,暢言當代藝術家的《魔笛》新解。

「今天剛好是法國作家普魯斯特逝世一百週年,他曾說真正的發現之旅不在於尋找新大陸,而是以新的眼光去看事物。」謝佩霓說,1791年問世的《魔笛》因為歷久彌新,持續跟未來的世代溝通,產生不同的詮釋、版本,才會不斷上演,「古典和現代不必一刀兩斷,所有的經典都曾經是當代的流行!

《魔笛》取材自童話〈璐璐的魔笛〉,故事描述王子塔米諾與捕鳥人在歷經重重考驗後,成功營救公主帕米娜,並恢復日夜秩序。莫札特在通俗的劇情架構中,巧妙結合義大利正歌劇、喜歌劇、德國民謠與宗教音樂等形式,勾勒出角色的鮮明性格;劇中充滿共濟會「追求自由、平等、智慧與啟蒙」理念與符號,也成為學者研究18世紀歐洲社會階級與政治發展的資料。

威廉.肯特里奇以獨特的炭筆素描動畫創作手法享譽國際,是當今最具影響力的南非籍藝術家之一,《魔笛》是他執導的第一齣大型歌劇——先前他受皇家鑄幣局劇院邀請,試製蒙臺威爾第等人劇目,皆不理想;待《魔笛》方一舉突破,立為本世紀詮釋該劇的典範之一——他在特別錄製給臺中歌劇院的影片裡解釋:這齣歌劇蘊含「啟蒙時期光明與黑暗之間的抗衡」與「音樂的力量」兩大主題,一開始便將製作核心放在打造與主題相應的舞台場景和視覺圖像,耗時一年半,以炭筆繪製舞台佈景,將大量符號與圖像逐格翻拍製成動畫影像,用黑白線條勾勒出劇中光明與黑暗、良善與邪惡、權力與控制間的對立關係。

邱瑗說明,肯特里奇受到人權律師父母影響,長期關注南非種族隔離議題,並透過藝術創作探究其歷史與社會現象,將《魔笛》時空背景搬到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晚期,在原劇角色設定下,結合光影運用與暗箱原理翻轉故事的解讀視角,隱喻啟蒙時期烏托邦理想背後的殖民悲歌。

謝佩霓分析,《魔笛》如同但丁開方言寫作經典先河的《神曲》,是德語系歌劇承先啟後的扛鼎之作,與海洋拉丁文化的義大利劇作相對照,該劇明顯展傳承條頓的黑森林內陸文化——即如邱瑗所言,故事都要發生在森林裡,而且因為只有一個王子能繼承王位,其他人只好進入森林探險,在這樣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色彩,終至走出森林,也講出了自己的故事——無怪乎歌德建立威瑪歌劇院之初,即選擇《魔笛》為開院劇目。

作為著名的共濟會的會員,莫札特在劇中暗藏了許多三的密碼:愛的關係有夜后與大祭司的愛恨交織、王子與公主、天地與萬物眾生,三重共構出的宇宙;肯特里奇也提出了「三重時間」的見解,將原著的埃及背景,轉移到啟蒙與攝影術發明的維多利亞時代、也是條頓族最輝煌卻四出征伐的時代,呼應了他成長的南非種族隔離時期——謝佩霓更進一步詮釋,其實三重共構加上「天地萬物與冥王」的「四」對情侶,抑或平面為三,立體實為「四」邊的金字塔三角錐體,才是「三再加一」,是為「無限」的極致表達。

而貫串肯特里奇版本全劇的蛇腹相機,當然也有寓意:「舞台上以蛇腹相機分隔出暗房與成像,莫札特的音樂是光,身處於相機之外的觀眾,看到臺上的一切,都是『暗房裡發生的事』,也就是『虛擬的藝術』。」

2018東京新國立劇院演出劇照。攝影/寺司正彥
2018東京新國立劇院演出劇照。攝影/寺司正彥

冠名贊助本次的《魔笛》演出的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許峻郎許峻郎則表示,該會非常榮幸能夠支持國家歌劇院共同呈現莫札特歌劇經典之作《魔笛》。台積電文教基金會長期推廣精緻藝文,與國內重量級藝文團隊合作,注入活水,構築展演舞台,希望能引領更多的民眾擁抱藝術,在劇場裡獲得心靈的豐足,這是台積電推廣藝術文化最重要的理念。許峻郎也強調,經典是歷經時間粹鍊過的精華,任何演出內容被稱作為經典,都應該保存及活化。此次製作集結了國內外最優秀的藝術團隊,讓原本的經典增添了藝術層次及時代觀點,《魔笛》絕對是今年最值得大眾欣賞的一部鉅作。

為讓觀眾更深入瞭解肯特里奇的創作及《魔笛》製作,歌劇院特別規劃相關主題活動,11/25(五)獨家放映由美國公共電視製作《威廉.肯特里奇:Anything is Possible》紀錄片,透過影像走訪肯特里奇的工作室,探索他的藝術哲學;12/9(五)《魔笛》共同導演呂克.德維特(Luc De Wit)將親自分享《魔笛》製作歷程與經驗;12/17(六)舉辦舞台導覽活動,讓民眾看完演出後有機會走上舞台,體會炭筆藝術的細膩。

謝佩霓以「走出黑森林,大山大水、勇往直前,在移動中找到永恆,才是所謂浪漫時代的精...
謝佩霓以「走出黑森林,大山大水、勇往直前,在移動中找到永恆,才是所謂浪漫時代的精神」,為魔笛的承先啟後與肯特里奇的移時再現落下註腳。圖/MUZIK閱聽古典樂提供

※本文由《MUZIK閱聽古典樂》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MUZIK閱聽古典樂

2006年10月,《MUZIK》第1期上市,13多年來,為華語書市中唯一的古典音樂專門雜誌。2020年3月,《MUZIK》走過149期後,轉以專注線上內容,以更快速與即時的方式,與全世界的樂迷分享古典音樂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