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憲生說法/避開記憶的盲點

本文共1232字

經濟日報 邢憲生(資深企管顧問)

「說實在,之前老闆對我並沒有那麼差,感覺他還是挺照顧我的。」在一個前同事們的聚會,一位當年以當老闆受氣包而聞名的同事忽然語出驚人。「是嗎?」大家有些不解。

「我記得他當時在辦公室裡辱罵妳的時候,經過的人都聽了受不了,甚至還因此代妳向人資單位反映過呢!」眾人七嘴八舌表示,「而且,他出了錯時就立刻甩鍋給妳,自己推得一乾二淨,妳怎麼都忘記啦?」

推薦

「我認為他當時也是因為工作壓力大才會找我出氣。」前同事低調表示,「其實回想起來,事情會出錯我也難辭其咎,有時候他也是會安慰我的。而且,替老闆扛責任也沒什麼大不了。」

「這…」此時大家有些無言。

其實,除了前同事對前老闆出人意表地寬宏大量外,在一些告別式,也可能聽到一生都被逝者欺侮、家暴的家人,回想起對方之前微小且不一定存在的美德善行,或是被另一半長久霸凌而最終分手的人,對於自己遭受到的不堪往事,之後卻賦予了積極的意義與個人的寬恕之情。甚至在許多的名人自傳中,當事人許多不堪回首的往事(無論存在與否)也會被解釋成是激勵自己向上的動力,個人日後成功的關係因素。

當然,營造美好的回憶並非是所有人的唯一選項。事實上,也有許多人似乎只會記得過去一些令人困擾或不爽的雞毛蒜皮瑣事,甚至創造或放大這些負面衝擊對自己日後的影響。這也代表著,如果對某個議題彼此存有歧見時,當事人只要撂下一句「我記得你之前…」或「我明明記得你…」,就足以讓爭吵無止境地持續下去。畢竟,那些令人恨之入骨但是否為真實的往事一旦加入了當下戰局,原先爭執的焦點就會被模糊掉,證明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及誰對誰錯反而成了主角。

因此,我們不禁思考過去的記憶,是不是有可能會被現在自己的意識給創造、修改、重組或消滅,而產生了現在決定過去的時序倒轉現象呢?

心理學家Elizabeth Loftus就針對這種可能的錯誤記憶(false memory),進行了相關的研究,並認為「記憶」的確沒有想像中那麼牢靠。

因為各種個人的歸因傾向會造成記憶的可塑性,所以我們的記憶就像網路上的維基百科一般,自己能在未來依自己的意圖更改裡頭的資訊,而其他人也一樣能辦得到。

換句話說,除了外界各種可觸發我們內在意識的相關暗示,足以強化一些可疑的記憶外,因為當事人有意無意接納了一些錯誤的信息或個人的需求,也可能回憶起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或者回憶起的事情與實際發生完全不同的現象。

量子力學強調的「意識決定客觀的存在」所引發的觀察者效應(observer's effect),也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信誓旦旦,堅信自己沒有記錯的想法,只是反映了個人當下內心的認知,其真實性是令人懷疑的!

既然帶有個人主觀色彩的記憶及印象並不準確,那麼在工作或生活中我們據此而做判斷及下結論,就有了不可避免的盲點。一句「我記得」,不但很可能讓原來的事實與真相被輕易湮滅,個人當下無意識的修飾,也會讓之前經歷如地獄般的場景變成了天堂(反之亦然)。因此,如何運用外部的記錄工具,協助我們避免記憶的失真,或許是日常作息中一項必要的功課。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商業興觀點/善用低程式碼 建置數位系統
下一篇
ESG最前線/SaaS大數據 助攻企業轉型
聯合報系|人才招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