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擊潰陸廠、奪走日商的蘋果大單!LED併購天王「把敵人變親家」 成慘業救世主

提要

憑Mini LED搶下蘋果大單,富采成台廠救世英雄

李秉傑領軍富采主動出擊,讓Mini LED應用在2021年大爆發,垂直整合LED與顯示產業。
李秉傑領軍富采主動出擊,讓Mini LED應用在2021年大爆發,垂直整合LED與顯示產業。

本文共2916字

遠見雜誌 文 / 白育綸 攝影 / 蘇義傑

由晶電與隆達換股成立的「富采控股」,成立一年來不僅逆勢攻下蘋果背光訂單,還成功扭轉兩家公司原先的頹勢,怎麼辦到的?(原文刊載於2021年12月28日)

一談起曾被視為科技四大「慘業」的DRAM、面板、太陽能、LED,多數人想像到的產業樣貌是,近年來在「紅色供應鏈」進逼下,陸系廠商憑藉著政策補貼的優勢,向市場傾銷,台灣的電子製造業者雖無奈,卻只能跟著一路殺到見骨。

推薦

除此之外,蘋果供應鏈,亦是牽動科技台廠是否成為慘業的關鍵。繼多年前兩大面板廠,踉蹌跌出蘋鏈,近一年來,台廠瀰漫著慘澹的氣氛,過去呼風喚雨的鏡頭廠、機殼廠,也不似過去風光。

但一片狼籍中,卻有一家讓外界有些陌生的LED廠「富采控股」殺出血路,整合LED從磊晶到封裝的製程,它一出手,就擊潰中國三安光電,從世界第一的日亞化(Nichia)手中,搶下蘋果首筆高階平板、筆電顯示器Mini LED背光的大單。

「驅動一個新產品,看的是品牌的領頭羊、最大通路,富采光有技術,那是遠遠不夠,」一腳踏入LED業界,轉眼也要25年,富采董事長李秉傑悟出,新科技惟有靠著品牌願意採用,才有機會出頭。

也因此,2021年富采奪下蘋果平板、筆電這座灘頭堡,讓外界終於開始相信,Mini LED將迎來應用井噴式成長的新紀元,更為曾敗給韓國的台灣光電業者,吹響反攻的號角。

走出「慘業」,一年轉虧為盈

2021年1月掛牌成立的「富采」,不是檯面上投資人熟悉名字,彷彿橫空出世,但仔細一查便會發現,它是由兩家連年虧損的老牌LED廠「晶電」與「隆達」合組的新公司。

成立一年,富采不但轉虧為盈,至11月止累積331億元營收、前三季2.56元EPS、毛利21.2%亮眼表現,讓不少外資跌破眼鏡,將富采視為LED台廠的救世英雄。

富采憑什麼,僅成立一年,就被外界寄予厚望?

故事還得回到2015年,LED晶片廠「晶電」的五年規劃會議上,氣氛凝重。LED產業走過叱吒電視背光的黃金年代,2010年曾繳出EPS 7.16元的佳績,卻因為對岸競爭,每況愈下。

李秉傑坦言,這讓當時擔任晶電董事長的他,對過去水平整合、拚晶片市占率的信念,開始動搖。

李秉傑沒說出口的,是2015年後的連續五年,LED產業果真如專家所料,一蹶不振地跌到了谷底,晶電不僅連續出現赤字,最差時,109億資本額的晶電,稅後赤字竟多達80億元,也一度減資、面臨裁員危機。

想到從第一顆造價高達80美元的照明LED燈在日本量產,幾年的時間,晶電拚死拚活,才跟飛利浦合力將售價壓到人人負擔得起的5美元,不消幾年,價格卻因為供給過量,跌到出廠時只剩5毛不到,李秉傑不禁有些唏噓。

「新科技的滲透率衝上去,對企業而言,利潤的貢獻卻追不上來,」李秉傑解釋,LED從照明、電視背光,走來走去都是同一套故事,那也只好開始思考什麼樣的科技,別人還沒做,也有足夠的技術門檻。

李秉傑

出生:1958年

學歷:清華大學化工所博士

經歷:晶電董事長、總經理、工研院 光電所光電半導體元件組組長

現職:富采控股董事長

策略1〉尋找技術破口

面對競爭,工研院光電所出身的李秉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從技術尋找破口。

李秉傑將目標放在了當時尚未量產Mini LED,2016年啟動,土法煉鋼,改裝舊有的LED機台,逐一克服Mini LED良率、生產成本等瓶頸,直到2021年,各式應用真正放量,才奏響這一回戰勝的凱歌。

五年過去,李秉傑帶著台廠殺出重圍,他只謙虛地說:「與其說遠見,其實是我們早就認清,韓國陣營的OLED,投資金額太大,根本不是選項,走上這條路,說到底,是不得不然,無路可走。」

策略2〉垂直整合拚未來

調研機構TrendForce研究副理陳恕勛解析,也因此,回頭來看,就不難理解,晶電為什麼找上友達的LED子公司隆達合作。為了不只是晶片與封裝的互補,更是看上友達在顯示領域的角色,試圖與中、韓大廠一較高下,而整合台灣的LED與面板業。

今後富采,不只是垂直整合LED的最大台廠,亦是顯示產業裡,最有打國際盃實力的明星隊伍。

李秉傑雖出身學界,但被譽為LED界的併購天王,主導晶電的大小併購案,不論是早期的國聯、元砷,還是2014年,連併死對頭璨圓與台積固態照明,都是可以寫進商學課本級的經典併購案。

話雖如此,富采成立一年來,部分產線重疊的敵人,突然變親家,還是有讓李秉傑有些措手不及的地方。

「像是結婚那天,新娘的蓋頭掀起來,才知道,哇!原來是長這個樣子,」李秉傑打趣的形容,他解釋,為遵守併購前緘默期,直到1月交割,晶電與隆達在那一剎那,才終於能開始梳理雙方盤根錯節的客戶關係與技術。

磨合要有鯰魚,也要留餘地

合併後的首要任務,是切割組織與職能,晶電顧好Mini LED產線,隆達接下背光訂單,發揮綜效,成功的關鍵,李秉傑認為,一切靠「喬」,犧牲的一方,別處多補一點就是。

李秉傑也補充,富采設計成控股公司,而不是傳統的合併方式,為的就是要讓兩家公司保有原本的個性,經營多元的客戶。

在人力的調度上,合併一年以來,兩家公司至少有400人調動單位,遇上一位新任主管作風強勢,一度讓20多位主管接續離職,看見老員工「受難」,李秉傑心裡難免不忍。

「但我知道,這種心情就是包袱,案子要成,要紀律,只能心一橫,把手綁起來,一言不發,」李秉傑強調,這是為團隊好,且富采向兩家公司員工保證,薪水前兩年不比原來差,對比從前購併,40個人爭搶20個處長職缺的腥風血雨,這回成立富采已經溫和不少。

如今,富采靠著吸納晶電、隆達的Mini LED專利、營業祕密,領先中、韓,面對爭搶機密的競爭者,合併後的富采,還有一處不一樣,除了1萬名既有的員工,也有30人的團隊,負責智財與法務,守護好不容易築起的技術堡壘。

願景式領導,熬過低谷階段

回首過去五年,最煎熬那些日子,李秉傑的臉上,卻還是總能堆滿溫暖的笑容。他怎麼帶公司走過低谷?

「你別看我這樣,當時我真的焦急,市場的現實不好時,只能不斷的跟員工說故事,要大家忍一忍,先蹲後跳,後來我才知道,在管理學上那叫Vision Leading(願景式領導),」李秉傑比喻,每個人在求學階段,何嘗不是懷抱著美夢,才能度過熬夜苦讀的夜晚。

邊說,邊忙著構思富采的下一個五年,63歲的李秉傑似乎忘了,曾說過希望在工研院平凡度日的他,來到產業,也已經匆匆第五個五年,若在工研院,早已符合退休標準了。

下個五年,李秉傑會在哪?或許人生的際遇還很難說,但LED的江湖在哪裡,李秉傑自認已經看得很透澈,「顯示產業的仗,是一定會打下去,至於我只要找一個好的人來接下就行,」他淡淡地說。

再看當年的四大慘業,打過美好一仗,LED不慘了,10年整隊,LED結盟面板業,下一戰,富采已經箭在弦上。

Mini LED顏色飽和,亮度高更省電

LED多用於照明與顯示器的背光,Mini LED是一種新的LED技術,尺寸僅50至100微米,直徑與人類的頭髮切面相當,與傳統LED對比,大小猶如一粒芝麻與雞蛋的差別。

因為顆粒更小,Mini LED用於顯示器的背光時,能細緻的調節亮度,局部調光,讓畫面不會黑中透光,灰階更有層次,亮度更高,也因為不用整片發亮,比起傳統背光,更為省電。

※本文由《遠見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關心世界之外,《遠見》同樣關心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商業興觀點/善用C2M大數據 打造服飾王國
下一篇
從寓言學管理/績效管理的當責精神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