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我們買了80年老酒家!走過一甲子 嘉義吳家藥局三代的在地文化修復之路

提要

我們買了80年老酒家!走過一甲子 吳家藥局三代的在地文化修復之路

本文共2061字

人物誌 作者: Sheena Wu

有一甲子歷史的嘉義七星藥局,因修復為第一代老闆吳進剛經營時的模樣,成為懷舊潮流話題。第二代藥師吳嘉文與第三代藥師吳至鎧父子沒有停下腳步,守護藥局同時,進一步修復日治時期知名老酒家,保留在地記憶。

嘉義民雄的七星藥局內,木門被推開聲響此起彼落,繁忙的每一天,上門的人們除了當地因健康疑難雜症求助的街坊鄰居,還有不少是來欣賞懷舊老物與建築的外地訪客。

推薦

「風格是拉回到1960年代,當時阿公(第一代老闆吳進)剛開始經營我們藥局時的模樣。」吳至鎧描述著藥局的改裝方向,把店內的木頭櫃放回來,重新修復門外的洗石子立面,加上木窗斗、木門斗,再結合1960年代沒有、較為新潮的落地窗設計,但藥局整體仍保留復古感。

店面二樓外牆,為重新修復的洗石子立面。(高偲僑攝)
店面二樓外牆,為重新修復的洗石子立面。(高偲僑攝)

「要顧店嘛,早上8點到晚上10點半全天關在這邊,看別人出去玩會有職業倦怠,常把自己悶在一個看起來視覺混亂煩悶的空間也會很憂鬱,希望工作是生活,生活也像是在工作。」原來不論是改裝藥局或是偶爾會碰到他們沖咖啡請訪客人喝,吳嘉文、吳至鎧父子都只是單純的想讓駐店的日常開心些。

改變的起點,從第二代藥師吳嘉文說起,從小就在店裡地板畫畫,當第一代老闆吳進做生意時,他身處在客人中,而這些叔叔伯伯手上各種設計精美的火柴盒,啟發了他對美術的興趣。

改裝藥局原意只是為了讓顧店日常「賞心悅目」,右上為七星山主峰剪影Logo。(高偲...
改裝藥局原意只是為了讓顧店日常「賞心悅目」,右上為七星山主峰剪影Logo。(高偲僑攝)

但第三代藥師吳至鎧出生時,時代背景不同了,隨著公衛意識提升,他不像父親小時候天天處於上門買藥的人群中,回想童年,甚至覺得跟家裡的工作環境是有些抽離。不過,吳至鎧卻對家裡的老字號品牌很有想法。

「每個藥局都有他自己的風格,我們的店這麼小,要用什麼來贏別人?我覺得就是用故事,所以希望打造一個有故事的空間。這個回到我們60年的歷史來談,沒有人可以贏過我們。」

父子共處的老時光

8年級生怎麼會對還沒出生前的「阿公」時代老物有興趣?再細問是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意識?竟然是高中時期。一般人親子關係最疏離的國、高中生時期,同學都在看電影四處玩時,吳至鎧卻對店裡的歷史很嚮往,甚至還建議父親,把藥局剛開幕沒多久的老照片掛在店內的樓梯口牆面。

回顧當時,不只吳至鎧對懷舊物品有興趣,吳嘉文更處於到處蒐集老物的狂熱中。「能不顧店的時間不多,對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當然要想辦法去追求。」每週店休一日,他就帶著兒子到處找二手古物,造訪老街、看老聚落的街廓和建築。當吳嘉文採買懷舊老物件後,吳至鎧也會要求對吃很不挑的爸爸,帶他去吃美食。

「我知道我家是老店這件事情,可能要從自己的童年開始講,這給我一些很深刻的一些記憶。」

吳至鎧說,民雄知名的慶誠宮每年農曆3月都有媽祖平安遶境活動,自有記憶以來,遶境隊伍只要經過藥局,奶奶就會準備涼茶給抬轎或是出陣的人們喝,他們都會說「你阿媽很好,喝這個茶喝幾十年了。」

讓他從小強烈感受到,奶奶對於公共事務的熱衷,更別說每次有客人來訪,奶奶必定要他拿爽勞樂或是康貝特請客人喝,甚至聽到對方說,你阿公3、40年來都這樣請我們。

七星藥局第二代藥師吳嘉文的母親(中)站在現今已很難找到的傳統木藥櫃前。(吳至鎧提...
七星藥局第二代藥師吳嘉文的母親(中)站在現今已很難找到的傳統木藥櫃前。(吳至鎧提供)

家裡跟社區人們連結很深、很久,加上老店在地方的區位角色,還有父母與親戚朋友的互動,都在吳至鎧的小小心靈裡留下深刻印象,也因為從小看得多,讓他多多少少想要去回顧,這幾十年來,家裡在地方上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

「爸爸的收藏,以及家裡在地方上做什麼事情,二個看似不相關的東西,我覺得對我來講是很相關的,因為我爸的收藏大部分跟藥的史料、文獻很有關係,每樣都可以拿出來講歷史的,而這跟我們店在地方上的故事,可以互相結合。所以當我爸媽買下隔壁的酒家沒有想拆掉它,從這一刻開始,我覺得好像是我未來可以發展的舞台,想全心全力投入。」

原來,吳至鎧一家人改裝完自家藥局後,又投入修復日治時代的民雄老建築「一樂酒家」。

我們買了80年老酒家

酒家是過去民雄很盛行的產業,最多曾經有13個,「一樂酒家」是其中規模比較大的6間之一。吳至鎧非常支持爸媽修復老建築,不過,相較於喜歡跟人們說故事的他,爸爸吳嘉文則是單純依興趣畫畫、繪圖,留住想保存的記憶。

吳嘉文說,過去藥局就在酒家廣場旁,小時候看到酒家女侍穿得很漂亮,不但好奇還會和她們打招呼。「在我記憶中酒家的二樓,水泥地板加上木板架高,做成簡單的隔間,客人就在裡頭聊天喝酒,女侍端菜跟客人寒喧、勸酒。而會到酒家裡的都是有錢人家,因此當時約客戶上酒家代表一種重視,也相對提高談生意的成功率。」

吳嘉文手繪重現一樂酒家二樓當年模樣。(高偲僑攝)
吳嘉文手繪重現一樂酒家二樓當年模樣。(高偲僑攝)

吳嘉文用繪畫記錄的不只是酒家樣貌,更有70年代民雄的街道圖與職業別明細圖。手繪重現這些過往,他只謙虛的說:「其實要進行這個計畫前,心裡很緊張,但兒子知道我能做、要我做這件事,所以我回想、把東西挖出來,先畫出記憶中有的,不知道的再請教朋友或在地耆老。」

「我希望這些東西,不能只有我們看到。」吳至鎧邀請爸爸作畫就是想公開給大家看,希望引起共鳴,不只是做為下一代的環境教育,對地方也會有正面的影響力,凝聚同輩與長輩的情感。

吳嘉文依記憶與四處考究手繪的七○年代民雄職業明細圖(高偲僑攝)
吳嘉文依記憶與四處考究手繪的七○年代民雄職業明細圖(高偲僑攝)

※本文由《人物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看影音-人物誌】我們買了80年老酒家!走過一甲子,吳家藥局三代的在地文化修復之路

被母親救了兩次、從留級生到博士 餐旅偏執狂王劭仁的創業之路

將最真實的自己「種」回土地上 蓋亞那工作坊執行長Ibu胡郁如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人物誌》以各領域具有影響力、足以作為典範或學習之人物為本,記錄人生故事及心路歷程,希望能轉化為知識或是面對困境的力量,為讀者重拾人生的動能。

延伸閱讀

上一篇
田馥甄:你爬多少山,就會經歷多少不同的風景
下一篇
40歲還靠媽媽每月匯錢!連15年,她月領3萬只為「一個理想」,但啃老算那門子的修行?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