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林本堅院士的告白:在美國38年,為什麼我在年近60歲,為了去台積電工作回台灣?

提要

從美國到台積電

林本堅。記者葉信菉/攝影
林本堅。記者葉信菉/攝影

本文共3486字

啟示出版社 作者: 林本堅

編按:他改變全球的半導體產業發展,對台積電、台灣半導體產業、世界半導體產業,影響巨大且深遠。2014年,他以「將業界工作做到世界頂尖」的貢獻,讓他成為中研院首位來自產業界的院士。

從美國到台積電

我公元二千年四月廿六日開始在台積電上班。事情的發生不在我的計劃中,後來卻越來越清楚是上帝奇妙的安排。

推薦

一九七○年起,我在IBM工作了廿二年。接著出來開了一家公司,叫做Linnovation(就是Lin+Innovation),意譯是領創,音譯也可以唸成林創。公司在美國德州的奧斯汀城設立。一年後,就搬到佛羅里達州的天柏城。公元二千年台積電來找我的時候,領創正進入第九年。

當年的年初,我接到嚴濤南經理的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到台積電來接手一個研發微影的處。我覺得有點不解。應該是職位比處長高的來問我,會比較合理一些。

更特別的,他問我年紀有沒有超過五十歲,因為這是需要符合的條件。我請他不必擔心,我已經五十七歲。接著他跟我解釋是蔣尚義研發副總要他打的電話。如果我有興趣,蔣副總會親自給我打電話。

在美38年,要回台灣嗎?

那時候,領創有些產品賣到台灣,台積電是我的客戶之一。我對台積電和跟我互動的台積電工程師的印象很好,我就告訴他台積電的邀請是值得考慮的。過了沒幾天,蔣副總就給我打電話,告知我他要設立兩個部,一個負責晶片的微影,另一個負責光罩。兩位部經理中負責晶片的會是嚴濤南。另一位負責光罩的部經理會是林進祥。

這兩位我都見過面,有互動過,我對這兩位人選覺得很合適,而且覺得把光罩和晶片的微影放在同一個處是很有遠見的。晶片上的成像和光罩的成像有很多相同,而且可以互相幫助,應該放在一起推動,蔣副總的構想很有遠見。接著他請我到台積電面談。

我說好,五月能去。他說太久了,問我最近忙什麼事。我解釋說二月廿七日要到加州參加一個SPIE 主辦的國際微影研討會。他說何不開完會就繼續西飛到台積電,全程的機票錢由台積電支付,也可以節省佛羅里達州到加州的飛機票錢。我想也對,就調整原來的計劃,三月六日到台積電面談。

台積電和我面談的人除了邀請我的蔣副總,記得有總經理曾繁城,管營運(Operation) 的副總左大川,管整合研發(R&D Integration)的處長孫元成和模組研發(R&D Module)的處長梁孟松;還有嚴濤南、林進祥兩位部經理。面談很順利,這些面談者有些聽過我的演講,有些上過我的課,有些是IBM的老同事,唯有蔣副總是以前不認識的。

到了第二天,蔣副總問我這兩天的感想,並邀請我到台積電當資深處長,把薪水、配股、就職獎金等都告訴我,而且跟我說,要我趕去面談的原因是要我在四月之內加入台積電,遲一點加入會拖慢一年才能領到股票分紅。

對領股票一事,我當時沒有太多的感覺。接著有另一位資深處長五月到任,辦公室在我的隔壁,也是基督徒,後來成為好朋友,我才知道蔣副總果然講的很對。

當時我謝謝蔣副總的好意,說要回去跟老闆商量才能決定。蔣副總知道我開公司,是自己的老闆,老闆何來?其實,我有老闆,第一位老闆就是我的妻子—我平時常開玩笑說她是我的老闆。我也常說她是我的Lothersecookmaid,就是我的愛人、孩子的母親,家中的秘書、主廚、女傭。我把這些身份的英文拼成一個英文字如上。這位老闆的細述,請見「王子和公主,過了54年之後……」。

另一位老闆比任何老闆都大,是我生命的主。蔣副總對這樣的心態不陌生,有一次在追述往事時,他告訴我以前邀請另一位基督徒副總時,他也說需要尋求主的旨意。另外一次追述往事時,他說我沒有跟他討價還價,讓他覺得我與眾不同,所以把最好的待遇都給了我。又有一次追述往事,他說我是他所聘的人中覺得最得意的。我受寵若驚,心中感謝主,也感謝蔣副總對我的賞識。

我說要跟老闆商量,蔣副總說當然當然,可是不要商量太久。一方面公司需要人,另一方面過了四月底來報到,股票會少拿很多。其實那時候我還不是台積人,對股票一知半解。我看到的是台積電的需要和我的專長非常吻合。台積電又是一個很成功的公司,我所見到的人都是很聰明能幹的人,值得一起打拚,一起做大事。

我回家後,跟修慧說應該認真地考慮到台灣,可是我們必須確定這是上帝的旨意。

我在美國生活了三十八年,兩個孩子都大學畢業,也都在美國成家自立了。妻子修慧在美國的電話電報公司(AT&T)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們兩人在教會有很多事奉,現在要連根拔起把家搬到台灣,是需要很多考量和禱告的,否則我們離開天柏的事奉去追逐自己的理想,是不討上帝喜悅的。

當我告訴教會的弟兄姐妹們我要回台灣,大家都很不解。因為那時候我和修慧的入息還不錯,住在海邊、有一百二十坪大的房子。修慧常常在海邊走路運動,我常常在海邊拍攝日出。其實房子是身外物,我們捨不得離開天柏城,是因為那裡的弟兄姐妹。我教主日學,也是詩班的指揮,當過執事會的主席,牧師常常請我講道。

那時候因為自己開公司,時間彈性大,我們有好幾年的聖誕節可以花很多時間練習把John Peterson和David Clydesdale等作曲家的清唱劇演唱出來。修慧也在詩班事奉,是女高音的台柱之一。

後來我先回台灣,她就接手指揮詩班,也唱了很多很好的曲子。修慧帶領青少年,很得到他們的信賴,對他們的人生方向和處世態度很有幫助。怪不得弟兄姐妹不明白我們為什麼要離開屬靈的家,到離別了三十八年的地方去冒險。真是人心沒有想到的。

究竟是什麼感動讓我離開美國到台積電?

人心未曾想到的回應

接著的幾天我們迫切地禱告,可是天並沒有打開,也沒有聲音叫我們去台灣。我想蔣副總快要打電話來了,開始有點焦急。有一天在思考的時候,我順手把桌子上的記事本翻了一下,翻到我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記下來的一則禱告。

當天,我因為競爭對手和一家大公司合併,所以對自己公司的競爭力相當擔憂,懇切地求主給我一個對策。其實我心中希望祂幫我找一家公司來和我合併,並不是求祂差一家公司來聘我,而且我心目中有兩個公司覺得可以試一試。

為了慎重起見,我把禱告的事項和日期寫在記事本中,以便將來上帝聽我禱告的時候,可以記得感謝祂。可是過了一陣子,上帝好像沒有理我。不料第二年的二月蔣副總給我打電話。我三月到台積電面談,現在回到美國又向上帝禱告,幾乎忘記了十二月曾向祂祈求過。

看到了記事本,覺得有可能這就是上帝給我的回應。可是主啊!你只安排了工作,教會的事奉呢?難道祢不喜歡我事奉嗎?對了!聖經中哥林多前書2章9節不是說「上帝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嗎? 我沒想到台積電,可是上帝用台積電回應我的禱告。焉知祂不會用我想不到的方法來安排我的事奉?

四月廿五日是公元二○○○年的復活節。天柏教會有一位姐妹向牧師建議把復活節的講台讓給我,以便我向弟兄姐妹們交代如何知道到台積電是上帝的旨意。我就用哥林多前書這段經節講了一篇復活節的道。先講馬利亞在復活節時準備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屍體,沒有想到主會復活,不料看到的是復活的主而喜出望外。真是眼睛未曾看過,耳朵未曾聽過,人心未曾想到的。我就這樣抓著這金句到了台積電。

上帝為我在台積電的工作所準備的機會和在台灣安排的事奉,在本書的其他各章會記載。我當時禱告中想求祂幫我合併卻不敢告訴祂的公司,到現在都消失了,台積電卻增長了好幾倍。我的團隊也從開始的五十人增長到七百多人。退休時微影的世代從130奈米推進到快要量產7奈米,研發到5奈米。

上帝的道路的確高過我的道路。

本文摘自啟示出版社的《把心放上去:林本堅的「用心則樂」人生學》

作者:林本堅

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2008年)、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2014年)、 台積電前研發處副總經理及傑出科技院士,二○一五年底自台積電退休;現為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光電工程研究所特聘講座教授。

林院士曾於IBM工作二十二年,期間帶領研發團隊創造出許多世界第一的技術。二○○○年加入台積電,在二○○二年研發出193 奈米浸潤式微影技術,讓台積電在55奈米之後跳躍成長五個技術世代,成為世界的領先者。

林院士畢生致力於半導體製程科技,為半導體產業寫下許多記錄,卓越的研發成就讓其榮獲包括NAE Member、IEEE Fellow、SPIE Fellow 等多項榮譽,對台積電、台灣半導體產業、世界半導體產業影響深遠。

原訂退休之後,只做兩件事,就是傳福音及幫助人得到更豐富的生命。但因大學的聘任,覺得授課也是幫助人得到豐富生命的好方法。林院士希望能藉著授課將在產業界服務46年的經驗教給下一代:除了教導專業知識外,也期盼能激發學生創意,教導他們解決問題以及團隊合作的能力。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城邦出版集團 旗下知名出版社不勝枚舉,出版刊物內容涵蓋商業、歷史、兒童、文學、藝術、旅遊、食譜、流行資訊、醫藥、宗教等各領域,皆備受讀者好評。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宣明智:事有輕重緩急 力氣要用對地方
下一篇
40歲還靠媽媽每月匯錢!連15年,她月領3萬只為「一個理想」,但啃老算那門子的修行?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