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親愛的用戶 您好:

謝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及勉勵,是我們最珍視的優質會員。

經濟日報網全新改版,推出「數位訂閱」服務,特別獻上專屬4折優惠。

期許更多具脈絡的深度內容,為您梳理碎片化的財經資訊。

下次再說

給子女的教育費,比父母生活費重要?

本文共2959字

遠流出版 《80/50兩代相纏的家庭困境》

不想給旁人添麻煩

回顧練馬區殺人事件,記者報導父親接受東京都警政單位警視廳偵訊時表示,殺死兒子的原因是「不想給周遭的人添麻煩」。

家有繭居子女的家庭多半無法向外求助,無論面對的是嚴重的家庭暴力、家庭關係惡劣、家境貧困到連吃飯都成問題,甚至罹患的疾病已經惡化到危及生命,卻還是難以求援。全家人長期忍耐到極限,嘗試單憑家庭資源解決,最後全家人「一起倒下」。

推薦

日本有個名詞叫作「極限聚落」,指的是區域人口不斷外流,超過半數的居民是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這樣的聚落幾乎無法維持生活機能,瀕臨消滅。筆者認為,這個社會也存在許多處於瀕臨崩潰邊緣,即將全家倒下的「極限家庭」。這些家庭究竟是從何時開始孤立無援到這個地步呢?儘管大家都快撐不下去了,為什麼還是只能依靠家人呢?

家庭規模逐漸縮小,結構日益脆弱

日本的家庭規模自一九九〇年代以來逐漸縮小,現在主流的家戶型態是全家只有戶主一人(根據2015年的人口普查,全家僅戶主一人的比例高達三四.六%)。此外,由於平均壽命延長,黑髮人送白髮人不再是常態。不僅如此,家長得以依靠的子女人數也日益減少,許多長者往往獨自度過漫長的晚年。

與子女同住的六十五歲以上高齡者在一九九〇年為五九.七%,到了2015年則降至三九%。親子關係也隨著時代變遷多元發展,例如兩個世代分開居住的情況又分為住在隔壁或住在同一縣市等。

現代家長不與子女同住的理由包括「世代不同,生活習慣相異」;「不想在家還得為了人際關係小心翼翼」;「不想給子女添麻煩」等等。

反過來說,隨著結婚人數下滑,四十歲至五十九歲的子女與父母同住的比例日益提升。推測這種現象並非子女奉養父母,反而是父母援助子女。不少父母比起擔心自己的晚年,更操心子女的未來。相較於父母那輩,子女世代的經濟狀況更為脆弱。

分析日本家庭的經濟情況,每戶的實際月薪在1985年為四十九萬一千日圓,到了1997年增至五十六萬一千日圓。然而自此一路下滑,到了2017年跌至四十九萬二千日圓。家庭儲蓄率於1985年為一六.二%,到了2016年大幅減少至二.二%。

對於家庭的期待高漲

從外界來看,家庭的力量進入一九九〇年代日漸減弱,社會大眾的價值觀卻逐漸傾向重視家庭。

統計數理研究所從一九五三年開始,每五年舉行一次「日本國民民族性調查」,調查日本民眾的觀點與想法。調查結果顯示,關於「你最重視什麼?」一題,原本最多人回答的是「生命、健康、自己」,到了一九八三年轉變為「家庭」,此後比例逐漸提升,一九九三年以來甚至持續走高,超過四成。

民眾普遍認為「家人最重要」代表什麼意義呢?現在獨居的單身人口增加意味著,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家人變得日益珍貴。當想要商量煩惱、需要他人伸出援手,許多人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家人。即使建立了自己的家庭,當夫妻想請求他人照顧子女,幾乎所有人拜託的都是自己或配偶的父母。因此缺乏家庭資源的人,遇上問題便可能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

這個社會日漸重視家庭,如何與家人共生卻交由個人抉擇。是否建立家庭或家人關係,受到個人的經濟能力左右,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仰賴家人的協助。

重視子女的家庭主義

現代人傾向重視家人,其中又以「子女」格外受到重視。

博報堂生活綜合研究所從一九八八年開始,每十年舉行一次關於家庭的問卷調查,問卷內容基本上大同小異,正好可以用來當作參考資料,了解這三十年來日本的家庭變化。比較一九八八年與二〇一八年的調查結果,贊成「家庭的中心是子女」的丈夫由六〇.二%增至七七%,贊成的妻子也由五六%增至七四.三%。另一方面,回答「家庭的中心是夫妻」的丈夫由二七.三%減少至一六.八%,贊成的妻子由三一.八%降低至一九.五%。

認為對子女灌注親情應該毫不吝惜的傾向也逐漸增強。例如贊成「子女應盡早獨立」的丈夫由六八.五%減少至六〇.六%,贊成的妻子更由六四.八%降低至四三.三%(圖表4–1)。

圖表4-1 回答「子女應盡早獨立」的比例
圖表4-1 回答「子女應盡早獨立」的比例

認為「子女教育費的重要性勝過父母生活費」的夫妻人數陸續增加,儲蓄理由也以「子女的教育費」居多,超過自己的養老費。另一個顯著的例子是,一九九〇年代以來升學率大幅提升,利用助學貸款上大學的學生高達大學生整體人數的一半以上,然而對於離家念大學的子女,父母所能提供的生活費年年減少。儘管父母的生活並不寬裕,還是渴望子女能獲得高學歷。

親子關係長期化

即使家庭基礎日漸薄弱,緊密的親子關係反而隨著現代人日益長壽而延長。博報堂生活綜合研究所以「成年兒童」一詞稱呼這群「已經成年,父母健在」的人,並根據統計結果推估日本的成年兒童人數。一九五〇年的成年兒童為總人口的二九%,到了二〇〇〇年增加了一倍。成年兒童的平均年齡於一九九〇年為二八.一歲,到了二〇一〇年升高至三二.八歲,估計到了二〇三〇年將攀升至三六.七歲(圖表4–2)。

圖表4-2 「成年兒童」的平均年齡
圖表4-2 「成年兒童」的平均年齡

從出生到為父母送終的「親子共存年數」也日漸延長。根據博報堂生活綜合研究所的統計,二〇〇〇年的親子共存年數長達六十年。換句話說,多數成年人有三分之二的人生都是「子女」。

今後,人口結構會持續高齡化與不婚化,僱用型態也傾向非正職,無法回到過去穩定的就業環境。「成年兒童」的平均年齡倘若持續攀升,單身或無業的子女不得不與父母同住不會是曇花一現的問題,而是人口結構造成的必然現實。

子女何時獨立?父母何時卸下育兒重擔?

過去成年人身為子女的時間短暫,親子關係在父母過世後自然劃下句點,也少見兩代長期同住或子女長照父母。在初婚年齡與終身單身率低的時代,子女婚後離開原生家庭,建立自己的新家庭,親子關係隨之告一段落。然而,現代的子女成年之後依舊與父母維持長期的親子關係,造成子女不知該何時獨立,父母也不敢輕易卸下育兒責任。

假設子女長大成人後無業而與父母同住,國民年金該由父母代為繳納嗎?父母要繼續給零用錢嗎?子女失業時要勸他回家嗎?結婚而搬離原生家庭的子女離婚後,又該如何應對呢?難道因為是「我家的孩子」就得負責照顧他的生活起居,代為支付房租和生活費嗎?為人父母究竟該為孩子做到什麼地步呢……

父母伸出援手可能導致子女更為沮喪、失意,代勞過頭也可能遭到子女抗拒,甚至剝奪自理自立的能力。每個家庭的價值觀不盡相同,沒有標準答案。然而人終有一死,不可能相互扶持一輩子。因此需要尋找適當的時機,好讓子女獨立、父母放手。

過去的親子相處模式是,子女就業或結婚後與父母保持適當的距離。隨著求職日益困難與不婚化,年輕一輩掌握不到適當的時機獨立;更因為現代人愈來愈長壽,父母實際照顧子女的時間也隨之延長。

過去的親子關係與相處模式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自然變化,因此現在必須適應社會變化,重新思考適合雙方的親密程度。當子女面對挫折,父母該如何克服前所未有的長期親子關係呢?這對父母而言也是未知的課題。

本文摘自遠流新出版社的《80/50兩代相纏的家庭困境》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遠流出版社」除了期許「承先啟後、源遠流長」之外,也有「萬里尋仙不辭遠、不廢江河萬古流」之意。進入21世紀,由傳統出版,轉型創新為紙本、數位、空間三合一的全新知識傳播集團,將持續開發原創內容、創造品牌價值,提供多樣的載體服務,利用多元的展演方式,滿足量身自主的閱讀與學習,為全球華文讀者營造生活視野。

上一篇
42歲大企業工程師甘做28K清潔工,感慨「月薪5萬太勞碌,買藥就要花1萬」
下一篇
企業傳承/長女大權在握,爸媽想傳子也來不及,家族傳承必學的三堂課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