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閱當代藝術大師江賢二從封窗到面海,從黑白到彩色,從巴黎、紐約到台東的創作生命史:「藝術價值始終在於人心。」

Tatler Taiwan 文/Chelsea Su 2022/03/11 22:08:00
江賢二身著Gucci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套,攝於小美術館Artbox靜謐館,照片中為其作品《乘著歌聲的翅膀》。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Tatler Taiwan提供
江賢二身著Gucci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套,攝於小美術館Artbox靜謐館,照片中為其作品《乘著歌聲的翅膀》。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Tatler Taiwan提供

語速沉穩、紮著小馬尾的頭髮雪白卻茂密,身形纖瘦卻在行進間展現優雅凜然的姿態,若非親自與江賢二老師會面進行訪談,實在難以相信眼前這位英姿颯爽的藝術家竟已屆耄耋之年,如今正為今年9月24日即將開展的2022台東美術館個展,以及位於台東金樽臨海山坡的江賢二藝術園區籌備而奔波忙碌著,行程滿檔卻絲毫不見疲態,我問老師的創作能量至今源源不絕的原因為何?老師給了一個簡單扼要的答案:「好奇」。

2020年,全球籠罩於疫情帶來的未知與恐慌之際,一場座落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展覽如和煦陽光降臨,照暖人心,同時點亮動人的靈性光源。藝術家江賢二是台灣純藝術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創作者之一,跟隨著他的畫筆,爬梳其創作歷程,如同翻閱著一本藝術家的創作生命史——從封窗到面海,從黑白到彩色,從巴黎、紐約到台東,至今仍創作不輟,我們不僅見證江賢二以抽象畫展現其心之所向的藝術之道,一幅幅代表不同生命歷程的畫作,也在隱隱地提醒著我們,一切都將由晦暗走向光明。

而今,我們來到位於新北市淡水區的Art Box小美術館,創辦人張裕能是江賢二的藝術知己,整體空間如其名地聳立於水面上的立方體,收藏著《百年廟》、《德布西》、《比西里岸之夢》、《乘著歌聲的翅膀》等江賢二返台後的各時期作品,無緣鑑賞前年北美館江賢二回顧展的民眾,想再次一親芳澤只能來這裡。

以畫作帶入生命流變

當代藝術大師江賢二。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
當代藝術大師江賢二。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Tatler Taiwan提供

不同地區的文化與氣息,在江賢二的藝術創作中留下深刻印記。196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自學院學成的年輕藝術家遠赴巴黎、紐約追夢。異鄉追尋創作的過程中,夢想與現實無可避免地拉扯,因而留下許多色調較為深沉、展現情緒鬱卒的作品。早年江賢二更曾刻意將畫室窗戶全部封起,在阻絕自然光的狀態下完成畫作。

江賢二,《巴黎聖母院》,1982 油彩、畫紙 75x108 cm 藝術家自藏 ©...
江賢二,《巴黎聖母院》,1982 油彩、畫紙 75x108 cm 藝術家自藏 ©臺北市立美術館及藝術家提供 圖/Tatler Taiwan提供

江賢二,《百年廟98-22》,1998 油彩、畫布 200×400 cm 私人收...
江賢二,《百年廟98-22》,1998 油彩、畫布 200×400 cm 私人收藏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圖/Tatler Taiwan提供

時序來到1990年代,江賢二為就近照顧生病的父親而返台,意外在過去熟悉的故鄉挖掘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雖然我在台灣出生、成長、受教育,但經過這30年,已經變得非常陌生。回到台灣,我走在馬路上,什麼都對我非常新鮮,甚至曾經想過要改名字,我不要叫『江賢二』,我要重新來過。」挾著迸發的靈感,龍山寺裡的光明燈與老佛像,於是化作《百年廟》裡的朦朧光輝。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旅居巴黎期間創作《巴黎聖母院》系列,是江賢二認為最能奠定其創作方向的作品。「1982年我在那裡一個人租了一間小閣樓,每天待在聖母院,對於創作幾乎達到一種廢寢忘食的地步。」江賢二以深沉的畫面捕捉下宗教殿堂的精神性高度,想來正是與《百年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心靈畫布抹上陽光與海

江賢二,《銀湖07-08》,2007,油彩、畫布,200×300 cm。私人收藏...
江賢二,《銀湖07-08》,2007,油彩、畫布,200×300 cm。私人收藏 ©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圖/Tatler Taiwan提供

雖然傳遞情感的媒介不同,許多創作者想必都有滿腔熱血、滿腹能量卻難以尋得恰當的方法與窗口抒發的階段,江賢二老師在言談間透露自己的確也曾經歷過這個低潮,「那些想做但做不出來、也不知道怎麼做,但從年輕就渴望表達的藝術,都在陪伴遷居洛杉磯的妻女時,靈感汩汩地在《銀湖》中展現出來。」這幅如海亦如鏡,如雪亦如星雲的壯闊寫意,述說的正是藝術家不可言傳的心湖,據江賢二老師所述,完成《銀湖》後,只是坐在畫作前靜靜欣賞,便如同看見自己畢生所崇拜的賈克梅蒂作品一般,感覺到靈魂在內心深處不斷顫動。

江賢二身著Gucci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套,攝於小美術館Artbox光明館,照片中...
江賢二身著Gucci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套,攝於小美術館Artbox光明館,照片中為其作品《比西里岸之夢》。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Tatler Taiwan提供

2008年遷居台東的決定,為當時正值耳順之年的江賢二打開了新的視野,相由心生,這樣的轉變也顯示在他由晦暗轉為繽紛的畫布上,「台東是我的第二個生命,直到搬到台東去,我的藝術生涯才變得比較有色彩。」江賢二在台東金樽海岸的陽光、海潮、風浪與花卉的感染之下,終將封閉多年的窗打開,如今他的畫室即可遠眺綠島,一大早就能看到海,他不再閉窗作畫,畫布中亦閃耀著過去前所未見的光輝與色彩。展現東海岸生命力的《比西里岸之夢》正是此時誕生的作品。

江賢二,《金樽/淨化之夜》,2020,鐵絲、馬達、鐵件,200 x 200 x ...
江賢二,《金樽/淨化之夜》,2020,鐵絲、馬達、鐵件,200 x 200 x 200 cm。藝術家自藏 © 北美館TFAM 圖/Tatler Taiwan提供

若說台東的自然環境是江賢二老師創作必備的空氣,那麼古典音樂便是他的精神食糧,諸如巴哈、孟德爾頌、德布西、荀白克、馬勒等知名古典音樂家與其作品,在江賢二的創作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尤以在北美館回顧展令人驚豔的一座立體裝置《金樽/淨化之夜》為例,相隔55年的新舊作並陳,藉由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的神秘旋律,勾勒起年輕時的迷茫與失落的創作心境,「這件作品讓我時時警惕自己,不要陷入慣性的創作和舒適圈裡的思維。」

不輟的豐沛能量

江賢二,攝於小美術館Artbox靜謐館,背景為其作品《銀湖》。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
江賢二,攝於小美術館Artbox靜謐館,背景為其作品《銀湖》。暗紫色天鵝絨西裝外套by Gucci。Photography by Fang Wei Kuo 圖/Tatler Taiwan提供

語速沉穩、紮著小馬尾的頭髮雪白卻茂密,身形纖瘦卻在行進間展現優雅凜然的姿態,若非親自與江賢二老師會面進行訪談,實在難以相信眼前這位英姿颯爽的藝術家竟已屆耄耋之年,如今正為今年9月24日即將開展的2022台東美術館個展,以及位於台東金樽臨海山坡的江賢二藝術園區籌備而奔波忙碌著,行程滿檔卻絲毫不見疲態,我問老師的創作能量至今源源不絕的原因為何?老師給了一個簡單扼要的答案:「好奇」。

我對生命很好奇,對外在的事情也很好奇,我很不喜歡留在一個地方很久的時間。我的每一個系列作品間距通常不會超過7-8年,那是跟我的心情有關係,住的環境有關係。通常做到第四年我就覺得很Boring了。

— 江賢二

對於近兩年來,新冠肺炎疫情對藝術的影響,江賢二老師的想法反倒是正面大過負面,他提到,若不用拼經濟的角度來看,這個狀況對藝術家而言,是好處大於壞處,最壞不過是沒有收入,但此時正是藝術家可以好好靜下心來直視、關照自己的內心的絕佳時機,「守在不管有多小的Studio裡,沉澱自我」對藝術家是相當重要的能量補給。

藝術的價值在於人

近年來藝術無可避免地從實體走向虛擬,甚至NFT的新興藝術潮流誕生,對此老師直言:「我覺得這樣的潮流是滿正常的,因為人類碰到什麼就一定有轉彎嘛,正是因爲有這樣的好奇心跟能耐,人才會一直進步下去。」

「我們常常在每個年代都會聽到有人說,對於新的藝術很失望,我年輕的時候也會這樣想,但現在倒完全不會這樣認為,我覺得這是進步的象徵。」江老師舉例:百年前的藝術家馬內、莫內經常被老一輩的畫家詬病「不懂藝術」、「不曉得在搞什麼」,然而百年後事實證明「他們的確是藝術」。

「重點還是在人,如果很快有一天,我們就能到火星、到月亮去生活,那時候的藝術不知道會怎樣?」江賢二認為,人類作為具備情感的個體,從母親的胚胎裡生出來便具備獨一無二的情感,這份情感連結成為藝術,那麼無論是在火星還是月球,抑或是虛擬,都能感動人心。

接近一甲子的創作歷程,藝術家江賢二將自己的人生,活成一首璀璨的古典樂曲,前奏低沉如夏日雷鳴,隨之延伸的高潮迭起,亦是令人欲罷不能。

攝影FANG WEI KUO

採訪CHELSEA SU

文字CHELSEA SU

※本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Tatler Taiwan

Tatler為專為亞洲社會菁英人士所打造的頂級生活媒體品牌。透過多元化的層峰社交平台串連,深度呈現頂尖人物的新趨觀點、最新動向,以及美好精緻的生活品味。以高質感豐富內容,帶領讀者進入令人嚮往的高端奢華世界;並藉此凝聚各領域傑出人才的正面力量,為世界帶來更具啟發性的未來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