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幸運組!梁旅珠選簡單的路 盡最大努力

聯合報 採訪/錢欽青、袁世珮;撰稿/袁世珮 2022/01/10 15:38:27

梁旅珠總被貼上「貴婦」的標籤,畢竟她是明曜百貨的董娘,是能集日本頂級鐵道之旅大滿貫的「富太太」。可是她本身就是學霸、會寫會畫,教出優秀的子女成為許多父母的教養指導,還曾經是拿了金鐘獎的主持人。

褪去一切外在標籤,梁旅珠穿著一身UNIQLO,開心地展示著上面自己貼加的手工羊毛氈裝飾,那是她新近的樂趣,而隨手點開line的貼圖,可愛的旅行豬豬是她最新的成就。

梁旅珠努力做到對得起上天賦予的一切。攝影/王聰賢
梁旅珠努力做到對得起上天賦予的一切。攝影/王聰賢

「我就是懶人,我沒有很遠大的理想,不是認真爭取或努力進取的人。」梁旅珠說:「我不是人生勝利組,我是人生幸運組,我不爭,但我很努力把上天賦予的工作做好。」

好命的小豬

梁旅珠現在正式的職銜是「明曜親子館」負責人,出版過很多旅遊書籍,包括著有《究極の宿:日本名宿50選》、《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日本夢幻名宿─溫泉、美食、建築的美好旅行》,也因為教養子女有成,出版過「跟著梁旅珠教出好孩子」等教養書,文章散見各大媒體專欄。

梁旅珠(左下)與父母及哥哥。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左下)與父母及哥哥。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從小生得可愛,總在路上被攔下問「妳雙眼皮哪裡割的?」家裡開旅行社,稱不上大富大貴,但生活和眼界還是優於一般家庭。已經贏在人生起跑點的她卻有個煩惱:「小時候很討厭這個『珠』字。」不懂老爸為何為她取了個特別的「旅」字,然後接一個俗氣的「珠」字,害她總被男生嘲笑是「豬」。

她認真提議要改名字,但梁爸爸解釋,「旅,就是很大方、很多衣服;珠,就是掌上明珠」。梁爸爸剛好開旅行社,沒想到他替女兒取的名字,呼應了她後來四海旅行的生活,而「珠」預示女兒在學業上閃亮如明珠。

一路都是學霸

梁旅珠在北一女是模範生、台大外文系第一名畢業、再到美國賓州大學拿到碩士,就是「學霸」。

梁旅珠大學時期。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大學時期。圖/梁旅珠提供

「我可能是人家說的早慧,有點小聰明,學東西很快,有一點小小的天分,唱歌、跳舞也OK,讀書也不錯,考試臨時抱佛腳就可以過。」梁旅珠說:「這養成我一個懶惰的習慣,就是人生選擇出現交叉路口時,我一定會選我覺得比較好走的那條路。」

一路考成學霸的原因就如此簡單:「念書最簡單。」梁旅珠自認,高一、高二都在玩,直到高三才認真念書,那個年代的女生多半念文組,她就這樣進了台大外文,沒什麼遠大的理想、也未經過智慧性的選擇,只記得報到時看到學長姐聰明外露,還有點膽怯。

但是梁旅珠也發現,儘管當時有很多高分考進來的同學,但可能因城鄉差距,台北長大、家裡開旅行社的她,英文就是比較好,高中已在全校名列前矛,到外文系更是吃香,第一學期沒讀書就差點拿到書卷獎,於是她決定:「我下學期開始就稍微用功一點讀書。」此後一路書卷獎到畢業。

自認「最懶惰、每天混的人」,其實只要「稍微」用心一點,就會有好結果,這也體現梁旅珠自律的態度。

例如,她承認大學四年幾乎都在忙系上的戲劇表演,曾經為了演「慾望街車」去學抽菸,戲演完就果斷戒掉,「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想,如果我有什麼優點的話,可能我還有一點點獨立思考的能力吧。」

無心插柳拿金鐘

再優秀,梁旅珠還是無所追求,大學畢業後才開始申請學校,打算享受一年假期再出國。就在和父母去墾丁旅遊時,晚上在旅館電視看到台視徵「會英文的主持人」。媽媽以為是英語教學節目,建議女兒去。

於是在校有無數登台經驗的梁旅珠成為「世界真奇妙」的主持人,與柯志恩搭檔。那是國內第一檔自製旅遊節目。那是尚未開放民眾出國旅遊的年代,擔任主持人的她一出差就一個月,跑遍各地,還見到史瓦濟蘭的總統。但梁媽媽很擔心,一是當年通訊不便、二是對演藝圈總有疑慮。

梁旅珠主持「世界真奇妙」時訪問各地。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主持「世界真奇妙」時訪問各地。圖/梁旅珠提供

有疑慮的不只梁媽媽,當時梁旅珠的男友、現在的先生也緊張,他先一步出國讀書,加快速度一年半拿到學位,「他就回來盯我,把我盯出國為止。」節目做了一年,拿到第23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梁旅珠和柯志恩同進退,都赴美留學。

「那時候像我們這樣學歷高、形象好的主持人不多,節目的型態也很特別,所以我們半年就拿金鐘獎。」梁旅珠笑說:「所以我就是運氣好,老實說,我也沒努力什麼。」

高學歷回歸家庭

成長於保守的年代和環境裡,從小是大人們相親時要帶去的「親友團」代表,梁旅珠笑說:「看多了後,好怕自己嫁不出去,就想早點結婚。」長輩介紹她認識先生高志嘉,也是台大人,其大伯是義美集團創辦人。

梁旅珠覺得:「他的家教很嚴謹、生活也很規律,是很老實、很樸實的人。我覺得他就是很腳踏實地的人,很值得信賴。」

兩人結婚,本來想先過三年的兩人生活,不過因種種原因,提前迎接孩子,梁旅珠也辭去工作,自此在家相夫教子。她笑說,同學中有那麼多後來很優秀的人,只有她,「大家都以為我會變成女強人,結果最弱小的就是我,關在家裡面。」

跟著梁旅珠學教養

梁旅珠出過一本書《梁旅珠教養書:教出錄取哈佛、史丹佛七大名校女兒的教養祕笈》。重點不在如何成為虎媽、如何教出學霸,而是一個母親對子女的細心培養。

梁旅珠回看自己,父親長的帥、又有藝術天分,可是也是懶散型的人,晚年失智後,會在餐廳聞樂起身指揮,就像回到在高雄中學當指揮的輝煌時代。她說:「看了有一點感傷,他的成就感還停留在那麼久以前。我非常希望我們都能勉勵自己一直前進,將來有很多的成就可以回憶。」

於是梁旅珠看到自己的「不夠努力」,便會鼓勵孩子多一些自我要求,「我會稱讚他們的自我要求,不會去稱讚好可愛、好棒,不用讀書就考一百。老天給什麼是你的運氣,但是不能夠洋洋得意,你還是要努力。」

梁旅珠與一對子女四處旅行。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與一對子女四處旅行。圖/梁旅珠提供

那時「愛的教育」正當道,梁旅珠不跟著社會氛圍走,而是對自己的一連串檢討後,確立自己的目標和方法,「我沒有預設要孩子念名校,我只是好好的照我覺得我應該做的方式教養。」當女兒進北一女,面對各路強者,梁旅珠告訴她:「第一個學期好好讀,要先知道自己在這個新團體裡的落點。這個落點不表示你的好或壞,而是將來努力的一個基準點。」這也是梁旅珠自己的經驗。

「讀書是最簡單的事情,就掌握在你的手裡,讀懂、讀不懂而已,讀不懂沒有關係,有很多的方法來解決讀不懂。」教出拿到七所美國名校錄取offer的女兒,梁旅珠跟女兒分析人生現實:「比妳優秀的人很多,我們要感激妳有那樣的際遇跟運氣,但這不表示妳的人生從此一帆風順,妳要有心理準備,這可能是妳人生最高的成就。」

梁旅珠與女兒。 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與女兒。 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對女兒說,人生不同的比賽一直在進行,七所名校錄取只是一個階段,「到這個階段為止,證明我們是盡責的父母、也證明妳是一個很努力的孩子。」

梁旅珠教養書的一個主軸是「生活教育」:「要給孩子正確的中心理念、要有好的生活習慣,有了這兩樣以後,父母就不會害怕。」所以梁旅珠放心讓孩子飛出去,她實踐自己書裡說的「學會放手」,「我這裡有一個讓你可以溫暖回的家,我隨時給你支持,我一定全心全意陪伴,但是我絕對不會去強力的干涉或主導他們的生活。」

如今,兒子在紐約讀書,女兒婚後在舊金山定居並準備和先生創業,家人一個月固定視訊一次,各自安好。

享受旅行的意義

「其實是我先生喜歡旅行。」梁旅珠寫過多本旅遊書,也常撰寫旅遊專欄,其實,她只是跟著先生去旅行。

這便形成了梁旅珠的一個生活模式:出門旅行、回家寫稿。一半的時間在旅行,旅行就專心玩,在台灣的另一半時間就趕兩到四個的專欄稿,常常熬夜寫稿。

梁旅珠累積大量的旅行筆記。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累積大量的旅行筆記。圖/梁旅珠提供

第一本旅遊書是日本夢幻民宿,除了因為夫妻倆喜歡去日本玩,更因為當時高檔與奢華旅遊的風潮剛起,而日本一些旅館對於客人有身分地位等等的「門檻」限制,一般媒體想報導而不得其門而入,而梁旅珠和先生卻能接觸,於是就這麼寫了下來。

「剛開始寫的時候,會有人罵我,說也不過就是有錢嘛。其實我真的不是。」梁旅珠覺得無辜:「我只是想做一個紀錄,因為人的記憶很短暫,而我很珍惜回憶。」她喜歡住日本的老旅館,找有文化底蘊和歷史韻味在其中、又不會「太吃苦」的旅館。因為要寫稿,梁旅珠認真研究、記錄,不只是隨便吃吃玩玩回家就忘掉,「因為要寫稿,我一定要經過反芻的過程,所以這個學習的過程,我覺得最快樂。」

最近出版「頂級鐵道之旅」,記錄頂級火車的大滿貫,梁旅珠說:「是有意為之,我們日本三大郵輪列車都坐過,這真的非常難。」因為這是連日本國內旅客中籤率都極低的行程。

梁旅珠熱愛旅行,也會記錄旅行點滴。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熱愛旅行,也會記錄旅行點滴。圖/梁旅珠提供

她在2017年到2019年兩年之內達標,自已也笑說:「我真的非常努力想了很多方法去爭取,因為這麼多年認識日本之後,我們就知道這個旅程的困難度跟價值在哪裡。」

梁旅珠強調,這不是為了炫富,不然去包遊艇就好,「我們在追求的是一種極致的體驗」。就像這些溫泉旅店、頂級列車上使用的器物,是頂級職人的用心之作,當人們在把玩或使用它時,是能感受到這些職人在文化上的貢獻跟付出,這也是她在旅行時想從文化中得到的啟發和快樂。

「旅行最大的意義是抽離自我。」梁旅珠說:「內心痛苦的人,都是一直在繞圈圈的人。旅行是跳脫日常的方式,到不同的國家、看不同的文化、遇到不同的人,那是一種反饋的刺激。對我來講,就是回看自己的機會,這是我很喜歡旅行的原因。」

梁旅珠為了旅行做了數百本筆記,還有每一次旅行至少四本而累積下來的大量講義夾。她正在思考要如何讓這樣材料變成有留存價值的藝術品。

梁旅珠利用碎片時間寫作。攝影/王聰賢
梁旅珠利用碎片時間寫作。攝影/王聰賢

藝術與創作的天分

梁旅珠內心有那麼一點小小的遺憾:「常有人稱讚我有一些天分,但是我都沒有用到,這種感覺可能在我心中留下種子,時不時就會發芽。我還是希望找出一點點自己的時間,讓自己有個寄託、心情有個出口。」

寫作,是梁旅珠保有自我的方式之一,在她選擇走入家庭以後,所有的決定都以圓滿家庭生活優先,但仍抓住各種剩餘時間,努力做自己。

除了寫作,梁旅珠還很有藝術細胞,「從小,藝術相關的東西拿給我,我都可以上手,只是我很懶。」小時為了逃避練鋼琴,故意不剪指甲,但天分在那兒,高二時,鋼琴老師希望她去考師大音樂系。

老師建議她副修選oboe雙簧管,梁旅珠一看,最便宜的oboe也要七、八萬元,而且吹oboe的臉會面紅耳赤不好看,所以放棄了這個念頭。

高三,換成美術老師建議她去考師大美術系,因為梁旅珠雖然未受過專業訓練,但在一票專心讀書的同學之中,她的「稍微會畫」就足以代表學校出去比賽了。

於是當年填大學志願時,沒有大志向的梁旅珠不想離開台北,全部填了台北的學校、外加師大美術系的術科。結果分數出來,她的學科成績夠上台大了,就沒去考術科,也就沒有走上藝術這條路。

只是畫畫的本事一直在,梁旅珠大學畢業後也幫人畫插畫,國畫、油畫、水彩也都會,有了家庭後,改用色鉛筆畫,理由非常務實:「只有色鉛筆可以讓我隨時放下去做別的事。」

家務千頭萬緒,她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很後面。出過「KULI好狗命」插畫書,也在多本書裡畫插畫,在疫情限制了出國旅行時,梁旅珠跟旅遊相關的專欄都停下,這時,繪畫魂大爆發,設計了「旅行豬豬」,變成口罩、賀年卡、甚至line圖,儼然成為一個IP。

梁旅珠插畫作品。圖/梁旅珠提供
梁旅珠插畫作品。圖/梁旅珠提供

「旅行豬豬」,自然是得自梁旅珠名字裡的「珠」,她也一直有個「豬尾巴」的小名,小時嫌棄這名字,長大後已然釋懷。後來她為報紙寫文章,要進行一個「貴婦基測」,「我就很討厭人家叫我貴婦,那不是我想要的人設」,所以梁旅珠用了筆名,再畫一個豬,「旅行豬豬」誕生。

小豬圖形成為梁旅珠的一個符號,這一年更進一步化之為動圖。趁著兒子自美放防疫假回台,梁旅珠認真學著用iPad畫圖,後來更上網研究,花了幾個星期,自己把動圖畫了出來。她有點得意說:「很多朋友都說好厲害,畢竟以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講是很不容易。」

梁旅珠還做羊毛氈,這則是照顧失智父母的「附產品」,陪著媽媽去做手工藝,自己也跟著上手,「旅行豬豬」羊毛氈版變成她衣服、包包的點睛品。

梁旅珠展示自己的羊毛氈手工作品。攝影/王聰賢
梁旅珠展示自己的羊毛氈手工作品。攝影/王聰賢

幸運的人生

「我從以前到現在背負了一些指責跟謾罵,說只是貴婦啦、沒什麼了不起。」梁旅珠說,不能因為不喜歡別人這樣說就去否認自己是貴婦,「我承認我真的很幸運,有一些條件是別人家好,但是我可以很無悔地說,我沒有糟蹋上天給我的好條件。」

外界看她是「人生勝利組」,梁旅珠自認不是,「我認清自己是很普通的人,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過人的能耐,也沒有堅強的意志要竭盡一切手段去追求什麼目標。」接受自己的「普通」,這樣才不會在這個立場上對自己有錯誤的期特。

但梁旅珠慶幸的是:「給我選擇時,我會選擇簡單的路,雖然我的選擇可能是出於懶惰、不想吃苦,但一旦選擇了,我就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

「我這一生最大的收穫就是,我真的沒有想要什麼,但是因為我很努力去做,就得到了一些意外的回饋。」梁旅珠回看:「包括帶孩子、包括旅行、現在畫畫,我一直在享受。任何的收穫都是撿到的,我的人生因此變得很豐盈。」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