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生世世》到《做工的人》,專訪薛仕凌:「你不能因為害怕就什麼都不做」

Tatler Taiwan 文/Allison Chen 2021/10/08 17:52:03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ste un Clou 耳環、戒指、手環/LOVE 戒指/Santos-Dumont 玫瑰金精鋼腕錶(All by Cartier)。圖/Tatler Taiwan提供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ste un Clou 耳環、戒指、手環/LOVE 戒指/Santos-Dumont 玫瑰金精鋼腕錶(All by Cartier)。圖/Tatler Taiwan提供

從《做工的人》仗義執言的阿全,到《生生世世》柔弱內向的玉樹,薛仕凌收放自如的演技令觀眾為之驚艷。儘管多數人認為他轉型成功,抑或說他熬出頭,實際上薛仕凌卻是從大學時期就與演戲結下不解之緣。

「得知入圍當下⋯⋯當然沒有反應啊。」9 月初第 56 屆電視金鐘獎公布入圍名單,薛仕凌憑藉八點檔《生生世世》、影集《做工的人》雙料入圍「戲劇節目男主角」和「迷你劇集男配角」。誰想像得到當年團體「大嘴巴」〈結果咧〉MV 中,那位把棒球帽斜戴的饒舌擔當 MC40,13 年後居然以黑馬之姿角逐這兩項大獎。

「那時候跟工作團隊一起看直播,我是先聽到大家的尖叫聲,然後我想說叫什麼,完全沒有聽到自己被唱名。」入圍肯定來得措手不及,薛仕凌坦言他絲毫沒有抱持期待,直到過了一兩天後,真實感才湧現出來。「我非常替身旁的人開心,因為入圍是對劇組的肯定。」果然啊,薛仕凌跟傳聞中的謙虛個性如出一轍。

薛仕凌在台視八點檔《生生世世》中飾演玉樹,他將同志角色的壓抑情緒詮釋得十分到位,...
薛仕凌在台視八點檔《生生世世》中飾演玉樹,他將同志角色的壓抑情緒詮釋得十分到位,展現有別於以往的演技。圖/Tatler Taiwan提供

放下麥克風,就只是運氣不太好。

重新回味 2008 年上架的〈結果咧〉MV,意外發現一年前一位網友在留言區寫下:「因為《做工的人》特地來聽 40 的歌,他的演技實在太精湛了,預祝他拿下金曲後能再鍍金鐘。」有趣的是,「大嘴巴」多首歌曲中都能看見類似的言論,畫質 240p 的不清晰影像,令人難以看清楚薛仕凌的青澀樣貌,但對於七八年級生來說,那段過往既是時代的眼淚,也是回不去的從前,取而代之的是他形塑出來一個又一個鮮明的角色。

隨著團體解散,象徵著一個世代的終結,他選擇將事業重心專注於演員身分,從插科打諢的偶像劇小配角到勝任戲劇男主角,為什麼會如此著迷於演戲?「我覺得我好像⋯⋯找到一件做不膩的事情。小時候會嘗試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有些試了後,可能因為它很困難就慢慢不做了,或是興趣轉移到下一個地方,滑板啦、打電動啊。」

《做工的人》阿全是怪手司機,並以貨車為家,薛仕凌為了演活角色,舉凡嚼檳榔、開怪手...
《做工的人》阿全是怪手司機,並以貨車為家,薛仕凌為了演活角色,舉凡嚼檳榔、開怪手,一切準備都在在突破了自己的舒適圈。圖/Tatler Taiwan提供

「我發現演戲,我會覺得好辛苦好辛苦,熱情被磨磨磨就沒了,想說算了不要再拍了,可是睡一覺之後隔天就是原地復活。」儘管薛仕凌雙眼直視著桌上的手機,我卻還是可以感受他的眼神閃閃發光。他問我這是不是像母愛的感覺,每次以為能量差不多用盡了,殊不知醒來後又是一條好漢,不到 24 小時便恢復滿血狀態,繼續灌溉滋養。

媒體普遍描述薛仕凌是「跨足戲劇圈」,即使在過去的專訪中他曾提及大學時期有加入劇團的經驗,似乎也鮮少有人會主動將 MC40 和演員劃上等號。「大學以前是在高雄長大,我記得第一次碰到舞台劇的時候,那感覺⋯⋯應該佛家所謂的頓悟就是這回事吧?」大學就讀外文系,文學派跟應用派都是必修,進而接觸到詩集、西方話劇,雖然不像航海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那般偉大,但的確開啟了他的好奇心與求知慾。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哇,怎麼會有這麼好玩的東西,為什麼以前我不知道。」於是興趣無限延伸,中途還到各式各樣的實驗小劇場和劇團走跳。他重申沒有一刻不好玩,差別就在於觀眾認識他的方式。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系列精鋼鏤空機芯超薄腕錶、Possession 系列 18K 白金鑽石墜鍊與耳環、戒指(All by Piaget)。

「我不是第一天拍戲了,又不是去年才開始,只是可能運氣比較沒那麼好,作品沒什麼人看見,我也不知道。對我來說,其實這之間沒有發生太多變化,因為自己就是在做一樣的事情。」薛仕凌的語速加快,說著說著展露出招牌燦笑,倒也不是完全不在意,那種感覺更接近釋懷後的坦然。

他接著告訴我:「我記得拍第一部戲的時候很用力也很緊張,可是到現在都還是啊。所以⋯⋯嗯,我好像真的沒有改變什麼,當然我覺得很幸運可以接演到不一樣的角色。之前訪問,有人會說我終於熬出頭、經歷大起大落,我想說也沒有啊(笑)」這句發言,彷彿是薛仕凌進行了一段自我對話,一邊確認外界對他一路走來的看法,一邊揣摩其他人的語氣給我聽,「我尊重大家的說法,但我是沒有這樣的感覺。」

也許薛仕凌可以說是斜槓青年的始祖吧,除了從未放棄的演戲外,他還會饒舌、會詞曲創作、會主持,入行後一切工作皆圍繞在表演上。回過頭來看,不難發現他的每個階段都是專注做好一件事,而且會投入一段長時間去摸索。就好比由蛹羽化蛻變成蝴蝶的過程,艱辛卻踏實。

「做任何事都要有熱情,而那股熱情足以支撐我們去多方嘗試後,才會探索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型態。」如果我們不趁著年少輕狂的無所畏懼挖掘更多可能性,是否會畫地自限,甘願待在你以為的舒適圈一輩子?

過程一定辛苦,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是不辛苦的,但還是要找到讓你熱情用不完又開心的工作。 — 薛仕凌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系列精鋼鏤空機芯超薄腕錶、Possession 系列 18K 白金鑽石墜鍊與耳環、戒指(All by Piaget)。圖/Tatler Taiwan提供

不需要知道薛仕凌是誰

不見得要熟識薛仕凌,接觸過他的人應該都曉得這位男子「擅長」把自己放到最渺小的位置,就算《做工的人》記者會,前輩安順哥(游安順)在廣大媒體面前大力稱讚薛仕凌的演技,他難為情又害羞的表情一秒穿幫,甚至彷彿阿全上身以台語喊出:「你今天不要一直害我啦!」接受媒體最喜歡玩的「快問快答」橋段,薛仕凌總是在鏡頭前閉著眼睛作答,眉頭深鎖、每一字每一句都十分謹慎。

活躍於螢光幕前,他非但沒有公眾人物的架子,而且被表揚的時候,心心念念的是幕後一整群團隊,「因為我們在做的事就真的是大家一起啊。」難道從出道起就是這樣的個性嗎?「拍戲前好像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那時念頭是把工作做好,不太會有其他的想法,加上也比較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笑)但現在是老油條了。」薛仕凌笑稱隨著歷練增加,變得非常愛講,並加碼形容自己就是囉哩叭唆的人。我想,假設是上台領獎,他無疑是發表感謝名單會超時的得獎者。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系列精鋼鏤空機芯超薄腕錶、Possession 系列 18K 白金鑽石墜鍊與耳環、戒指(All by Piaget)。圖/Tatler Taiwan提供

「我就只是個代表而已,包含這次很幸運的入圍。畢竟我沒辦法自己拍完一部戲啊,是所有幕前幕後團隊一起幫忙才完成這件事的。如果今天是我打的燈、我寫或導的戲,我可能就會⋯⋯氣焰比較囂張。」他認為各司其職,只是觀眾容易 focus 幕前的人,卻不一定會意識到:若沒有幕後這群人,那作品要怎麼出來?「我喜歡跟大家一起工作,看見每個人怎麼在自己的位子上做好自己的事情,讓整個齒輪開始轉動。」

曾經有觀眾私訊薛仕凌的 Instagram,問他為什麼玉樹要死?可以請玉樹回來嗎?他經常被這種可愛的言論給逗得樂不可支:「隔著文字都感覺得到他們的熱情、沒辦法抽離角色,但怎麼會問我啊?不是應該問編劇嗎?」

觀眾入戲得深,即使播映後仍久久無法抽離那部劇帶來的情緒,甚至把演員當作既定的角色,一度忘記眼前的人,是薛仕凌而非《生生世世》的玉樹。「我不重要啊,但是玉樹、阿全很重要。這很像是設計一個心理遊戲給你玩,你會跟那作品有互動,又哭又笑的,結束時情緒會很激動。既然你也玩得很開心,那有什麼比這更美好的?」演活角色,下戲後的名字不被記住、不知道這位演員是誰也無所謂,他承認越來越注重「隱形」自己。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
印花西裝、黑色長褲、皮鞋(All by Louis Vuitton);Polo 系列精鋼鏤空機芯超薄腕錶、Possession 系列 18K 白金鑽石墜鍊與耳環、戒指(All by Piaget)。圖/Tatler Taiwan提供

「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很好的反饋,至少我知道丟石頭下去是有聲音的;很感謝大家願意寫好長一篇訊息給我。」每部戲劇作品陪伴觀眾度過了不同時光,代表著一個階段性的回憶,仔細想想,這跟一首歌曲具有一樣的意義。

對薛仕凌而言,作為演員,最大的成就感源自於獲得當事人的認同,他舉例當初《做工的人》首映結束,原著作家林立青老師也到場,他急著好奇自己的表現,想不到獲得的回覆是:「我朋友跟我說看你什麼時候有空,過去幫他盯兩個班。」他笑得靦腆,「直接來自怪手司機本人的肯定,我就覺得自己沒有辜負任何人。重機具訓練是在五股那的工廠,我可能三、四十分鐘都在用怪手挖廢鐵,教我的老師很辛苦,因為他一直陪我。」

準備角色的過程是享受的嗎?「不享受啊!超痛苦!」他秒答,見我大笑後比手畫腳解釋了一番,關於開怪手有多危險。當聊到透過演戲詮釋不同角色、參與每一個小人物的人生,薛仕凌毫無猶豫的說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臉上的表情滿足到意猶未盡。

圖/Tatler Taiwan提供
圖/Tatler Taiwan提供

「我是自我催眠型的演員。」他不避諱的說從演出至今一直都蠻笨的,「所以開拍前通常是我最痛苦的時候。拿阿全來講好了,開拍前兩個禮拜我已經過著他的生活,可是當在做某件事情之下,就會感受到強烈的膛炸跟反作用力。」舉凡逼自己吃檳榔、刻意外食,都讓薛仕凌數度感到不舒服,而那感覺是來自於違背自己的本能。「可是我想,你看阿全會在家自己煮嗎?頂多泡麵嘛。」接觸與建立角色的過程可能歷經掙扎,抑或不斷地催眠自己,卻也更加認識了薛仕凌是誰。

「我是很任務導向的人,如果沒有目標出現,好像過得蠻放縱的(笑)」他頻頻強調自己格局小,只跟著本能做事,沒有太大的野心,不會設定任何遠大的目標。「如果我今天覺得這件事情是有趣的,我可以一直做,而且會主動的去做。」

你也爆炸過嗎?

「我完全沒有自信,極度自卑,其實還蠻受自卑困擾的。」雖然前面講得雲淡風輕,但事實上薛仕凌帶有迴避型人格的特質,不喜歡出風頭且敏感,最重要的是沒有自信。「我會比較小心,以第三人稱的客觀心態去處理、判斷,不要讓自卑心理影響到工作,甚至不影響到身旁的人。」

這話題一開啟,薛仕凌簡直判若兩人。過去的他,不曉得該如何和負面情緒共處,時常羨慕身邊運氣好的朋友,直至突然意識到會產生「人生不公平」的念頭是自卑所導致的。身為苦主的他提到「自卑很可怕,是萬惡之首」,然而傾聽內心聲音後,如今已經可以暢所欲言,還會適時開些玩笑調侃自己。

「現在我只 focus 在自己身上,不去管其他人;超過我的位置或能力管轄範圍以外的事情,我一律不在意。對外的手段,是我會限制自己的資訊接收量,所以我家沒有電視,上網也不會去看新聞、少滑 IG,這是我刻意做的。」下戲後的薛仕凌隱形起來,在社群媒體上發言的次數逐漸減少,他反芻思考,「我不是不想整天掛在上面,而是我沒有辦法整天掛在上面,這是能力的問題。」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帽子(All by Saint Laurent);Just...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帽子(All by Saint Laurent);Juste un Clou 耳環、戒指、手環/LOVE 戒指/Santos-Dumont 玫瑰金精鋼腕錶(All by Cartier)。圖/Tatler Taiwan提供

薛仕凌懂得控制自己,對症下藥乍看是理性的決定,殊不知這是經過層層感性的關卡後梳理出的結論。「體力跟精神狀態比較不好的時候,幾乎是處於住在山洞裡的狀態。」

因為曾經瀕臨崩潰邊緣嗎?「你有爆炸過齁?」他露出賊笑反問我,「誰沒有爆炸跟迷失過?所以才要嘗試啊,不會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但爆炸完之後,還是要屁股拍拍站起來,繼續去做。」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心魔,當然薛仕凌也不例外,差異在於你會如何面對?

害怕是永遠不會消失的情緒,但是你不能因為害怕就什麼都不做。 — 薛仕凌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ste un Clou 耳環、戒指、手環/LOVE 戒指/Santos-Dumont 玫瑰金精鋼腕錶(All by Cartier)。圖/Tatler Taiwan提供

後記:

「我可以連自己的歌嗎?」他拿出藍牙喇叭,尺寸大到難以忽視,儼然是有備而來。不管相機有沒有對著他,隨著音樂旋律舞動,隨興哼著幾段歌詞,甚至會閉上雙眼感受音樂,站在我眼前的薛仕凌,充滿自信且舉手投足間散發出光芒。表演魅力渾然天成,不曉得剛才說做任何事都還是會怕的人跑哪兒去了?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
卡其色西裝、黑色襯衫、黑色長褲(All by Saint Laurent);Juste un Clou 耳環、戒指、手環/LOVE 戒指/Santos-Dumont 玫瑰金精鋼腕錶(All by Cartier)。圖/Tatler Taiwan提供

他坦承年輕不懂事的時候會包裝自己,以前帶著「訪問後可以在人心裡留下什麼印象」的心情受訪,所有環節都要沙盤推演、細膩佈局;反觀現在:「我沒辦法控制結束後你對我有怎樣的改觀或感覺,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我都是百分之百的尊重啊。」

薛仕凌的豪爽,在這圈子顯得有點太過不真實,訪問途中我多次被他毫無保留的發言給嚇壞(轉頭看經紀人)。與其說格格不入,倒不如說他是氣定神閒,「我就是個非常任性,格局又很小的死屁孩。」然而屁孩終究會蛻變成熟,衝突的是,那顆純粹的心依然存在。14 年過去了,薛仕凌保有自己的步調,就算走得比別人慢、一路顛簸或崎嶇也無妨,既然是喜歡的事,那有什麼理由不堅持下去?

攝影HAZEL CHIU

化妝JIMYWU(BACKSTAGE)

髮型KEANU

造型CHENGHAN YU

製作人ALLISON CHEN / REALIZATION ASSISTANT _ VERA CHEN

服裝LOUIS VUITTON、SAINT LAURENT、PIAGET、CARTIER

※本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Tatler Taiwan

Tatler為專為亞洲社會菁英人士所打造的頂級生活媒體品牌。透過多元化的層峰社交平台串連,深度呈現頂尖人物的新趨觀點、最新動向,以及美好精緻的生活品味。以高質感豐富內容,帶領讀者進入令人嚮往的高端奢華世界;並藉此凝聚各領域傑出人才的正面力量,為世界帶來更具啟發性的未來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