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電信業外星人林之晨 用累積創造奇蹟

聯合報 採訪/錢欽青、陳昭妤、撰稿/陳昭妤 2020-07-14 16:01

「我想一開始確實有很多人都在等著,要看這總經理有沒有料吧。」越過辦公桌,林之晨喚醒平板中的智慧助理,音樂聲流瀉而出。一旁落地窗映著櫥櫃上的無敵鐵金剛,那是林之晨眼中的台灣大哥大。

去年4月,他以電信業新人之姿接任總經理,從「快速大於完美」的網路業轉入動輒上百億預算的電信業,受命在保守謹慎的企業文化裡,闖出轉型之路,卻又不能撞毀大船基底,讓他自嘲「簡直就像外星人降落地球,所有遊戲規則都得重新適應。」

林之晨對以科技改變台灣未來有許多想法。記者林澔一/攝影
林之晨對以科技改變台灣未來有許多想法。記者林澔一/攝影

但這一年來,從5G頻譜競標、基地台建設,到讓台哥大擴展觸角,投資影視產業、扶植新創公司,作風鮮明的林之晨邊走邊調整,在這塊行之有年的電信疆土上,逐漸站穩腳步,也種下了讓人期待的前景。

親身迎戰質疑

42歲的林之晨敢言敢衝,話裡行間自信明快,不吝將心中願景說出的個性,讓他在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的電信業裡,成了格外顯眼的存在。他坦言接任前九個月,都在想著怎麼和員工磨合。「我從不覺得『電信業最年輕總經理』這頭銜是光環,裡面應該有褒有貶。像我剛來時,很多人都會強調我『經驗值零』,可能還有人覺得我像個只會畫大餅的政客。」

林之晨比喻自己像外星人,必須與台灣大哥大無敵鐵金剛完全合體。記者林澔一/攝影
林之晨比喻自己像外星人,必須與台灣大哥大無敵鐵金剛完全合體。記者林澔一/攝影

但進入電信業前,林之晨早在變幻莫測的網路業裡棲身二十多年。從隻身一人,到帶著團隊衝鋒陷陣,快速掌握各界脈動,讓他培養出膽大心細的特質,面對各式黑天鵝、灰犀牛效應,總能迅速提出策略因應。「在網路業我們的文化是,先把產品推到市場,看市場反饋再來修改。就像Facebook那句座右銘『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打破陳規,快比完美更重要。」

進入電信業後,林之晨沒有讓這股特質被保守的環境沖刷殆盡,但文化差異著實讓他費了番工夫適應。「這畢竟是一家台灣市值前十五大的公司,它又已經是二十幾年的行業,今天這個棒子交到我手上,預設要幫助這個企業轉型,怎麼在既有文化和成就裡做突破,確實是一路以來比較有挑戰的部分。」

早立志不當醫生

出身醫師世家,父親林芳郁、母親林靜芸皆是醫界響叮噹人物,林之晨卻早早就將醫生一職從人生藍圖裡抹去。「其實是一種報復心態啦,因為我到七歲前,都是被丟在外婆家的。」他笑說,小時候看著「星星知我心」、「媽媽請您也保重」,都會將自身代入,「就覺得自己像被爸媽遺棄的小孩,每天在外婆家都是哭著睡著的。」

林之晨(中)與父親林芳郁(右)。圖/林之晨提供
林之晨(中)與父親林芳郁(右)。圖/林之晨提供

這段七歲前的生活,讓當時的林之晨暗暗決定,「以後我如果有小孩,一定要花很多時間陪伴他們。」彼時父母忙碌的身影,讓他失去對醫生工作的憧憬,但與祖父母一塊生活的過程,卻讓他得到日後踏穩創業路的珍貴特質。「我的外公外婆有點像是我的養父母,我很多價值觀和性格,都是承襲自他們。」

兒時的林之晨(左)與母親林靜芸。圖/林之晨提供
兒時的林之晨(左)與母親林靜芸。圖/林之晨提供

林之晨的外公也是醫生,畢業自東京帝大(現東京大學),後任職台大醫院。外公生性好學浪漫,讓林之晨潛移默化成對新事物有著滿腹好奇的孩子。「我外公是那種領了薪水後,在路上看到有人賣全套大英百科全書,會把一整個月的薪水全部拿去買,只因為他想研究世界各地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之晨(後排左二)與外公(前排左一)、外婆(後排右一)、母親(後排右二);父親(...
林之晨(後排左二)與外公(前排左一)、外婆(後排右一)、母親(後排右二);父親(後排右三)等親人聚會。 圖/林之晨提供

相較外公的熱情,外婆相對內斂細心。「我外婆念的是日本昭和女子大學,其實就是家政大學,所以她總是把家裡處理地有條不紊。」從家中整潔、祭祀到診所財務,林之晨自小就跟著外婆幫忙,讓他的性格多了謹慎。即便步入青春期,行徑上也有所分寸,「當然曾經很叛逆啦,但因為外婆的教養,真的太超過的事我也不會去做。」勇往直前卻懂得慢下腳步,兩方特質,終形塑出眼前的林之晨。

林之晨(左二)在台大就學時期就已是校內風雲人物。圖/林之晨提供
林之晨(左二)在台大就學時期就已是校內風雲人物。圖/林之晨提供

創業不代表失業

早在大學畢業前,21歲的林之晨就和同學開始創業,但會走上這條路,他認為完全是時勢使然。「我大三升大四那年是個很特殊的時代,第一次的.com盛世出現,我們算是運氣好。」彼時的他和學長、好友一塊創了「哈酷網」,賣起電腦,直至遇上.com股災,一群人快速因應,轉型為軟體公司「碩網資訊」,投入知識管理跟人工智慧,「那公司到現在還在營運,算是滿成功的。」

只是,在1999年的社會氛圍中,創業始終不被視為是份工作。「對我爸媽來講,創業就是失業,他們會覺得你是不是找不到工作?好像三餐都沒個著落。尤其我媽,一直非常擔心我。」怕兒子畢業就失業,林靜芸當時甚至曾為了就讀台大化工的林之晨,投資鄰居開設的工廠,「他們可能想說我這樣畢業後,至少有個工廠可以去上班,沒想到我還沒有畢業那工廠就倒了。」

林之晨(右)大學時期和同學們創業時的開會身影。 圖/林之晨提供
林之晨(右)大學時期和同學們創業時的開會身影。 圖/林之晨提供

憶起父母當年的緊張模樣,林之晨忍不住笑了出來,「一直到去年4月,我媽媽才覺得她兒子有了點成就,終於有一家公司願意付我薪水。在那之前,她總覺得她兒子就是個社會邊緣人,老是在做一些大家聽不懂的事。」但當上爸爸後,林之晨也開始能體會父母的心,「尤其是在美國創業時,有了小孩,就發現要兼顧工作和家庭有多不容易,也比較能理解以前的他們了。」

紐約的失敗創業

在紐約的那幾年,林之晨捨去投身華爾街的機會,選擇和同窗憑己力開創新事業。那是2006年,林之晨再次躬逢其盛Web2.0浪潮,見證YouTube以16.5億美元身價被Google併購;Facebook剛崛起,成為校園社群龍頭,彼時所有科技人都在想著要創辦什麼樣的社群網站。「剛好我那兩個MBA畢業的朋友喜歡旅遊,就說要創一個分享旅遊經驗的社群網站。」

林之晨畢業前就和同學開始創業。 圖/林之晨提供
林之晨畢業前就和同學開始創業。 圖/林之晨提供

儘管募到兩百萬美元資金,但忽略用戶的年旅遊次數,導致網站內容供需失衡,讓他直言此次創業「超級失敗」。所幸一行人不因此收手,反而繼續找活路,從旅遊記錄到3D旅遊體驗,不斷改良內容,最終找到亮點,轉型成遊戲公司,存活至今。

不斷從困境中轉向,找尋生存方式,讓林之晨磨練出靈活且不怕失敗的思維,也用自身能力,向擔憂的上一輩證明:「創業絕對不代表失業。」

林之晨 生活 科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