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拆掉官民間的高牆 唐鳳談開放式創新

聯合報 記者錢欽青、陳昭妤/採訪 陳昭妤/撰稿 2020-06-29 21:49

「我應該沒有遲到吧?」約好下午四點,唐鳳一分不差自書櫃旁的小木門走出,木門隱身在辦公室裡,就像通往斜角巷前的破釜酒吧入口。寬鬆黑長褲與一頭黑長髮,讓她自出場就像魔法小說一般。

這天約在行政院政委辦公室,和平日上班地點「社會創新實驗中心」的活潑氛圍不同,院會裡制式的長廊與紅毯,讓唐鳳宛如意外降落在此的外來物種。「社創中心才是我工作的地方,這裡比較是方便各位採訪收音的棚。」訪問期間,她同步請人架起攝影機全程錄影,「這是我唯一的要求,你們錄影,我也要錄影。」

唐鳳總是一身黑與白,私下的生活模式也同樣簡約。 記者陳立凱/攝影
唐鳳總是一身黑與白,私下的生活模式也同樣簡約。 記者陳立凱/攝影

所有談話透明化、完整逐字稿上傳網路供民眾檢閱,是她接任數位政委以來的堅持。前些日子,日本樂團因對唐鳳提出的「增幅(Amplify)」一詞深感興趣,將談話片段創作成樂曲,她也樂見其成。「我已經說過不告任何二創的人了,看了那MV也覺得很有意思,有點『駭客任務』的感覺。」總是溫潤而來者不拒,唐鳳始終掛在嘴上的「開放式創新」,確實內化在她對待萬事萬物的態度中。

樂當動漫二創角色

四年前獲林全邀約入閣至今,唐鳳特殊的背景與開創的數位政績,讓她成了討論度最高的政務官,她聞言卻秒回「不不不,討論度最高的是我們陳時中指揮官,這個是有數據支持的。」8歲自學寫程式、16歲創業,擔任過蘋果等多間公司顧問,33歲退休。外界對唐鳳總有異於常人的想像,她卻淡定回應「其實我十幾歲就開始工作,這樣算也快二十年,33歲退休應該是正常的。」

唐鳳面對鏡頭相當自在。記者陳立凱/攝影
唐鳳面對鏡頭相當自在。記者陳立凱/攝影

面對日本網友將她捧為「天才IT大臣」,稱號跟著紅回台灣,她再笑說,「我們畢竟不是君主立憲國家,大臣是日本才有的職位,對我來說那就像是跟我同名同姓的動漫角色。在台灣,我還是數位政委,也希望大家用這職位來了解我的工作。」

擔任政委以來,唐鳳每日朝七晚七。清早六點在家醒來,做的第一件事是打開電腦,「看看我睡著時有誰在網路上召喚我。」從臉書、PTT到各網站,都可見到唐鳳親以本人帳號回應提及她的貼文。「我在瀏覽器有個頁籤,就是Google自訂搜尋最近一小時提到唐鳳的網頁,只要我覺得我有貢獻的,我就會跳出來回個幾句,那是我的嗜好跟興趣。我Email也都是親自回,回完才睡覺。」

但高關注度不可避免仍為她的生活帶來改變。「最大差別應該是,以前我走路上班只要12、13分鐘,現在要多個5、6分鐘,因為中間總是有些朋友會來合照、簽名等等。」來者不拒,在鏡頭前比出「星際爭霸戰」的「瓦肯舉手禮」,可以想見仁愛路邊的合照盛況,「所以現在我都早一點出門,不要遲到就好了。」

唐鳳歡迎關注社會問題的人們,帶著想法來此與她討論。記者陳立凱/攝影
唐鳳歡迎關注社會問題的人們,帶著想法來此與她討論。記者陳立凱/攝影

拆掉官民間的牆

跟著唐鳳走進社創中心,這裡是前空軍總部。揚棄過往軍事基地那封閉高冷的圍牆,主空間裡是充滿幾何感的裝潢,陽光自孔隙間灑落地面,明亮溫暖。「很謝謝鄭麗君部長在她卸任前,把圍牆全部拆光了,現在從外面看起來,就像一座新的公園,每天都有朋友們在這裡走來走去,聽音樂、看表演,從建國花市也可以直接看到我的辦公室。所以我現在很開心,上下班都用走路的。」

社創中心裡方正的小辦公室,是唐鳳一周耽溺六天的工作基地,她每日在這進行至少七場國內外視訊會議,探討各式議題。其餘時間,也參與外界合作的直播或論壇。每周三,她更開放一般民眾預約,帶著想解決的社會問題和想法,向她「問診」。電子看板顯示,預約已滿到九月初。

「所謂社會創新,就是眾人之事,眾人助之。當民間有一個更好的主意時,政府不能有面子問題,應該要盡全力幫忙。」她以前陣子聲名大噪的口罩地圖為例,「那是吳展瑋做出來的,我只是擔任媒合協助的角色,說服政府支持,而不是去阻擋想法。」工程師吳展瑋因為開發地圖欠了Google六十萬,「我們就想辦法跟Google談判,最後Google免了他的債,如同他也免了我們的債。」

社創中心讓原空軍總部多了開放溫暖的氣息。記者陳立凱/攝影
社創中心讓原空軍總部多了開放溫暖的氣息。記者陳立凱/攝影

她直言自己對社會議題並沒有「非完成不可」的使命感,這也讓她在看待工作時,沒有壓力,反而總覺得有趣。「我並沒有自己想改變什麼,我想做的就是把那堵牆拆掉,讓任何人有新想法,都可以透過視訊或面對面和我討論,大家一起來解決問題。」

睡眠是工作的開始

天天面對不同提案和諮詢,唐鳳腦中的CPU照理應是時刻高速運轉,她卻透露,工作其實是她的休閒時間,睡眠才是她工作的開始。「我通常會在睡前看需要看的文件,醒來後想出一個新的主意,如果問題特別複雜,那我就要睡滿九小時。所以我如果說加班,那意思就是我那天睡得比較久。」

唐鳳(中)經常參與各種論壇與議題。本報資料照片
唐鳳(中)經常參與各種論壇與議題。本報資料照片

夢裡的唐鳳做些什麼呢?「在夢裡全身都是放鬆的,事實上那就是一個不斷懸浮的狀況,雖然對我來說是想出解方的過程,但壓力也可以同步釋放,所以我從來沒有失眠問題。」多年來的冥想訓練,也是助力之一。「像現在我很認真聽你講話,但我一面也專心注意自己的呼吸,有點類似神遊,這其實就已經是一種冥想。」

明天不一定能醒來

儘管睡眠對唐鳳至關重要,但自4歲起得知自己罹患先天性心臟病後,她便已有了「每天都不一定醒得來」的覺悟。「所以我每一天就是過好那天的生活,沒有覺得說明天一定會怎麼樣,或昨天怎麼樣,因為我昨天已經把Email回完了。」

淡淡笑了笑,儘管如今心室中膈缺損已經手術治癒,但兒時對「生命終有時」的體悟,讓她的人生觀早早較同齡人來得超脫,並深植心中。

在唐鳳最愛的電影「異星入境」中,外星人降落地球,試著讓人類理解時間其實是非線性進行,所有事情都可能只是一個循環,因此我們能預見自己的一生,看見那些已經歷過、又將再次經歷的苦難與快樂。「但就算能先看見這些,我也不會做出什麼改變,就像明天如果是世界末日,我今天還是會坐在這接受訪問。」

唐鳳面對鏡頭相當自在。記者陳立凱/攝影
唐鳳面對鏡頭相當自在。記者陳立凱/攝影

唐鳳 科技 人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