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Plan b創業金童游適任 玩出城市生命力

聯合報 採訪/錢欽青、陳昭妤、撰稿/陳昭妤 2020-06-15 17:21

夜色裡,19歲少年微醺地走在路上,他剛開了間家教班,和朋友賺進人生第一份創業基金。耀眼的夜生活燒起他的熱血和野心,他急切地想認識更多人、創造更多可能性。如他的名字:悠游於不同領域,卻也能適其所任。他想成為這樣的人,成就這樣的事業。

從設計公司到共享單車,彼時還是個大學生的游適任,總在公司成功被收購或獨立運轉後離開,尋找下個突破點。眼下31歲的他,站在前身為「中山足球場」的CIT(Center for Innovation Taipei)基地裡,和團隊就著計畫書激盪辯論。這是他第五個創業里程碑,藉著親手打造的「Plan b」,他將自己推入城市各角落,挖掘問題,創造想像之外的價值。

游適任和團隊針對不同計畫互相激盪想法。記者陳立凱/攝影
游適任和團隊針對不同計畫互相激盪想法。記者陳立凱/攝影

法律男孩的創業魂

「所謂創業就兩種東西:一個問題你有好的解決方案,或有一個問題有人有解決方案,但你有更好的。」置身占地千坪的CIT裡,游適任每句話都帶著溫潤的自信,那是創業12年後磨出的態度。CIT是他的集大成之地,有他耕耘多年的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也是他和團隊解決城市問題的中樞基地。

念的是東吳法律,游適任沒走上司法之路,反倒投身創業,還成了青年新創的典範之一,對此他笑說「一切都是夜生活惹的禍。」玩樂當道的少年,被爸媽推出家門自力更生,為了付房租、有錢交際,只好跑去當家教。「後來發現當家教太慢了,就跟朋友合組家教班,一開始單純為了生活費,沒想說要做什麼生意,沒想到還真的賺到了一點錢。」

那一年,游適任大二,台灣還沒什麼創業氛圍,「新創」二字於眾人相對陌生,他卻已開始做類似的事。「主要是我們愛玩啦,當時廣告業滿發達的,夜生活裡有非常多廣告業的人,我們就想,如果能待在泛廣告業裡,那去到夜生活可能會有比較不一樣的待遇。」

憑著此般想像,他用家教班賺來的資金,和同學再合開了設計工作室,開始接廣告公司設計案。隨著時間,公司竟慢慢壯大起來,「那時就開始有野心了,覺得自己應該還能做更多事情。」某回到台大找朋友,游適任發現校園內的腳踏車量大,是個商機。「當時就想,如果能在腳踏車放上廣告看板,那除了設計廣告,我們還可以再和廣告公司賺一手。」就這樣,他的第三間公司Share Wheels應運而生,從十多年前的台大校園開始,開創出共享單車的潮流。


面對舊時代的事物,游適任也擅於賦予其新意義。記者陳立凱/攝影
面對舊時代的事物,游適任也擅於賦予其新意義。記者陳立凱/攝影

焦慮下的關鍵決定

成為老闆,是意料之外,為了看懂財報、管理公司,游適任天天往書店跑,「那時什麼都學、什麼都看,除了要弄懂公共自行車系統,還因為要和校方、廣告業主、設計客戶等多方角力,只能靠自己學好各方知識。」

隨著設計公司成功被收購、單車業務上軌道,畢業前一年,游適任想起進入法律系的初衷,決定回歸校園,試著考取律師證照。「但坦白說我心裡非常焦慮,在外闖蕩太久,我已經忘記怎麽靜下來念書,坐在學校閱覽室,才半小時就如坐針氈,花了一整年卻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也就在那時,他首次於書上見到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概念,某回返家途中見到出租空屋,讓他動了再次創業的念頭。「我從玻璃窗看進去,30多坪的空間,感覺可以做一些事情,跟房東談完,兩天就簽約了。」混了一整年,終回到最想做的領域,他於是將這空間取名為「混」。

三十坪的「混」是游適任第一個完成的共同工作空間。圖/游適任提供
三十坪的「混」是游適任第一個完成的共同工作空間。圖/游適任提供

「混」也成了游適任的轉捩點。放下律師理想,他轉用商業思維解決社會問題。「剛好我的Partner那時在做氣候變遷相關的NGO管理,他就問我商業面的策略規畫要怎麼運用在氣候變遷的議題。年輕人嘛,總是充滿理想,覺得能賺錢又做好事,何樂不為?」結合「混」的共享工作空間,開展解決社會問題的理想,「Plan b」就此出現,且這一運轉,就是十年。

獨生子的接軌欲望

「Plan b」成立以來,從公部門到私人企業;從公司策略評估、城市新生到空間活化等,解決了不少社會議題。面對問題,持續觀察和思考,是游適任的慣性也是強項。「可能因為我是獨生子,我一直在找跟這個世界接上去的方式。但又因為我沒有一個可以學習的對象,只能靠自己去模擬或觀察怎樣才能接軌。」

他坦言家裡環境相較他人相對寬裕,讓他沒有太多後顧之憂。但也因為如此,創業以來,他堅持靠自己賺的錢延續每個理想。「如果一用爸爸的錢,就沒辦法說嘴啦,他會說『那是我給你的啊!你以為別人有這東西啊?』」話語落下,游適任笑了笑,不拿家裡的資源,是自願也是自信。但創業十年,箇中甘苦只有自己知道。

游適任以模組化概念規畫遊具,讓樹德公園有了新生命。記者陳立凱/攝影
游適任以模組化概念規畫遊具,讓樹德公園有了新生命。記者陳立凱/攝影

「我是那種一秒入睡型的人,不是說我沒有煩惱,每天煩惱都很多。但我覺得只要有把握當下,去了解每一次的為什麼,就沒有什麼挫折或失敗是需要抱怨的。我常跟公司的人說,不要怨嘆你手中的牌,牌好不好不重要,你怎麼打才是重點。」

就如對於父執輩口中的黃金年代,游適任也曾經嚮往過,「但後來我發現每個年代都能是自己的黃金年代。」要坐著想像,還是起身創造,游適任選擇後者。面對快速變遷的時代,他不停止思考、不慢下腳步,只因所謂的理想世界,唯有親身投入,才可能徹底成真。

廣告 生活 足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