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媽媽走了,反而鬆了口氣」60歲女子每月支付4萬元安養院入住費:我連自己的養老金都沒存夠

提要

地獄的場景也有貧富之別?

圖/pixabay
圖/pixabay

本文共2084字

經濟日報 遠流出版

編按:作者在職場打滾多年,從來沒有應付不了的人際問題。想不到,為了長照而辭職返鄉,等著她的,竟是這種比上班還費力的殘酷現實……

自從搬回千葉縣的老家照顧爸媽,連帶姨丈姨媽也凡事依賴作者處理,超出預期的殘酷現實,如同一幕幕荒謬劇天天上演,逼著作者和4個90歲老人鬥智鬥勇!

長照的現實一點都不甜蜜,也不如外人所想的只有把屎把尿。看著被照顧者,也會預先想到自己的老後生活,能如何不麻煩別人又過得好,才是最重要的事。

作者直言「這是一場看不到終點的錢和命的決鬥」,她從震驚、崩潰到無奈,誠實吐露心情的變化,毫不矯情,非常貼近人心。

作者: 小梶沙羅

「我母親上個月過世了。」

在商場購物時,以前交換過長輩情報的老同學向我攀談道「啊……請節哀。」我低頭道。

「沒事、沒事。倒是你家怎麼樣?」她一臉愁容地反問。

「我記得伯母住在醫院不是嗎?」

「對,叫她別逞強,她硬要去院子除草,跌了個四腳朝天。壓迫性骨折的尾椎已經好了,但是住院期間,失智症大幅加重。」

「原來如此。」

「我是全職工作,沒辦法在家裡照顧她,正在到處尋找她出院後可以入住的老人安養設施,所以她走了,我反而鬆了一口氣。偷偷跟你說,安養院的入住費每個月二十萬(約新台幣41,204元)呢。我媽只有國民年金,每個月至少得用掉十五萬上下的存款。她住院時看著提款紀錄就頭疼。」

原來會這樣。

「一個月十五萬(約新台幣30,903元)實在太辛苦。」我忍不住點點頭說。

「就是說嘛。一年約一百八十萬,五年九百萬,十年一千八百萬。我媽的存款用完之後怎麼辦?我光是存自己的養老金就已經很勉強了,即使是親生母親,我也不想負擔這筆花費。事實上,我聽說也有人因為長照而破產。」

除非是富裕的資產家,小老百姓的口袋深度都差不多。

「長照破產啊……錢的問題真的很迫切啊。」我不禁想到了兩老的臉。

為了到時需要,我研究了附近安養機構的入住條件和各項費用等,一種稱為「特養」的特別養護老人院,入住費用大致可配合收入,但是不出所料,幾乎沒有空位,人家說入住比中樂透還難。

除特養之外,雖然多少有些不同,但行情如我同學所說,都在二十萬上下。如果用入住者本人的年金或存款支應的話還好,如果不行,就很難不花到子女的錢。

「我家爺爺從年輕時就是個日光族,如果不把爺爺的房子賣掉,就籌措不出安養院的費用,但是,這一帶的土地價格只跌不漲。而且土地在爺爺名下,他失智症無法簽名。即使是親生兒子,也沒辦法隨意處理。以後不知還要活多少年,他如果不早點過世,我都快撐不下去了,這不是開玩笑。昨天,一想到爺爺安養院的費用就失眠了。」

這種案例不勝枚舉。

大家可能會罵,哪有人咒父母親快點死!但是,長照費用的影響可能波及到子女或孫代,入住安養院的時間越長,就有可能威脅到子女輩的生活基礎,所以不能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

我家附近經常看到一個打扮邋遢的老先生,每天―而且長時間地四處徘徊。

可能重聽相當嚴重了吧。他搖搖晃晃地走在路當中,即使對他按喇叭,他也沒有察覺的樣子。

「那個老先生的家人想把他送進機構,但是經費不夠。」

「我是說,家人知道他在路上徘徊,為什麼裝作沒看到?」

「我聽人說,有時候他會對著路人說:『肚子餓了,能不能給我點吃的。』看不下去的人就打電話給市公所或派出所。」

聽到這種故事總是感到很難過,因為最後還是錢的問題。

「一名八十多歲男性,於今天上午十時左右失蹤。身高一百六十公分,體形瘦小,穿著灰色上衣與褐色長褲。若有人發現,請與附近派出所聯絡。」這類鄰里廣播也是稀鬆平常。

全國各地到底有多少老人因為在外徘徊而失蹤呢?

然而,在我返鄉定居的地區,安養設施比較多,所以現在只要多想想辦法,都能找到入住機構。只是,相對於高齡者人口,機構較為不足的地方單位,即使有錢,也未必找得到可入住的設施。

況且,長照中心的人力也越來越不足,即使登出徵才廣告,低薪的條件也很難有吸引力。

高齡者入住機構問題與長照人才不足的問題,對我們這個長壽國家而言,是個刻不容緩的問題,儘管如此,想找到解決的方法卻沒那麼容易。

依據厚生勞動省(二○二一年七月九日公布)的資料,二○二五年,全體嬰兒潮世代,約有三十二萬人進入七十五歲以上的後期,到二○四○年時約有六十九萬人,非常缺乏照護的人才。當家中照護出現困難時,或是找不到可入住的機構、可幫忙的照護員時,這些高齡者到底要由誰來照顧?

它已經是不能置身事外的大問題了。

不只是父母輩,等到自己年老,自立生活遇到困難,比如失智症加劇臥床不起,或找不到照護機構,或是存款耗盡……究竟該怎麼辦?

想到自己年老後的問題,我便擔心到難以入眠。

本文摘錄自遠流出版的《錢先花光,還是命先沒了?:長照4個90歲老人的我,將如何面對老後生活?》

作者:小梶沙羅 こかじ さら

1958年生於千葉縣。中央大學專職研究所國際會計研究科碩士課程修畢。曾在出版社工作,2016年以處女作《加油!衝啊,日本的女人》出道,其後著有《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向前走》、《她令我困惑》,皆備受好評。2019年9月於《現代商業》雜誌刊登照護父母生活的散文,以趣味流暢的筆調,將真實的辛酸點滴描寫得淋漓盡致,並探討人口老化的種種問題,獲得廣大的迴響。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遠流出版社」除了期許「承先啟後、源遠流長」之外,也有「萬里尋仙不辭遠、不廢江河萬古流」之意。進入21世紀,由傳統出版,轉型創新為紙本、數位、空間三合一的全新知識傳播集團,將持續開發原創內容、創造品牌價值,提供多樣的載體服務,利用多元的展演方式,滿足量身自主的閱讀與學習,為全球華文讀者營造生活視野。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不滿過門媳婦怎麼辦?富婆婆有5棟台北房、3,000萬現金和公司持股,如何出奇招?
下一篇
金融股還有300點補漲空間?富邦金、國泰金、中信金股價天花板還差的遠?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