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我對投資從來沒有熱忱」晨星個人財務公司總監:花最少時間做最好配置

提要

晨星個人財務公司總監、金融界百大具影響力女性──克莉斯汀.賓斯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共2900字

樂金文化 作者 喬許.布朗(Josh Brown)、布萊恩.波提諾(Brian Portnoy)

克莉斯汀.賓斯是晨星個人財務公司總監,也是晨星網站「Morningstar.com」的資深專欄作家。她深知多數投資人投資不是為了賺大錢,是為了支付孩子的學費,或取得退休後的財務保障;同時又希望投資能儘量簡化,讓生活保持正軌。因此,她提出自己私底下如何「花最少時間做最有條理的配置」。

我對投資從來沒有半點熱忱。

要我承認這件事其實並不容易,畢竟我的工作是以投資為核心,而且許多和我一起工作的人都非常深切的、真正的、真誠的「熱愛」投資。我的一些同事會在研究兩支債券ETF之間的績效差異時,感到非常興奮;還有一些同事則非常熱愛聽共同基金經理人講解,他們在挑選股票時是如何思考的。

推薦

我不是那種人。我之所以能適應投資,是因為我意識到我投注熱忱的對象是投資人;多數投資人其實和我一樣,對於投資沒有什麼熱忱。他們通常把投資看作抵達目的地的方法──他們用這些方法支付孩子的學費,或取得退休後的財務保障。對他們來說,達到目標的主要決定因素並不是他們的投資選擇,而是生活狀況能否保持正軌──例如:量入為出、設下合理的儲蓄率、不被裁員。他們需要的是簡化的、低成本的、實用的投資組合。

我先生和我也用同樣的方式管理我們的財務,如此一來,我們才能把焦點,放在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物上:做我們覺得有意義的工作、為我們的社群付出、親近家庭成員,並享受音樂、食物與旅遊等兩人都懷有熱忱的事物。

我的其中一位妹妹是智能障礙者,她每年都會和我們一起住一段時間,我們最關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讓她過得健康快樂。在我爸媽十年前逝世後,我們尤其注重這件事。

為了盡可能的保持簡單,我們擁有的帳戶並不多。我們能這樣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我們都在同一間公司工作超過二十五年的時間(我知道,我們簡直是恐龍!),我們兩人都參與401(k)退休帳戶計畫;此外,我們還有一些應稅資產,以及在領航集團的個人退休帳戶(Individual Retirement Account, IRA)。

我自己還有一個健康儲蓄帳戶。另外,我們在一間老牌的芝加哥銀行,也設有支票與儲蓄帳戶。

我們常開玩笑說,我們是那間銀行有史以來最糟的顧客,我們從不在那邊的帳戶存太多錢,主要把帳戶拿來提供基金的現金流;而且我們也從來不使用那間銀行的任何服務,只會在旅行前去換外幣,並使用它們的線上帳單支付功能與提款機。

我的晨星401(k)退休計畫中,有主動型基金,也有被動型基金,不過主要還是主動型基金居多。我持有的大多是股票型基金,我把四分之一的資金投入四個股票型基金中:領航機構指數基金(Vanguard Institutional Index)、美國基金華盛頓共同基金(American Funds Washington Mutual)、領航國際成長基金(Vanguard International Growth)與道奇考克斯國際基金(Dodge & Cox International)。我在過去五年多來持續投資這四支基金。領航國際成長基金是我投資比例最高的一支基金,我大概從一九九三年進入晨星後,開始持有這支基金。

我們持有的應稅資產都放在領航集團,我們每個月都會自動扣一筆款項。其實我們買的基金種類很少:領航Primecap核心基金(Vanguard Primecap Core)、中型稅務豁免基金(Intermediate-Term Tax-Exempt)與稅務豁免貨幣市場基金(Tax-Exempt Money Market)。

我們每個月把資金投入這些基金中,不過放在股票型基金的資金還是比較多。我很確定這些投資計畫的節稅效率一定可以再更高,若我們把這些在美國股票上的資金都放在市場指數基金或ETF上的話,一定也可以達到這個目標,但我們自從開設帳戶時就開始投資Primecap核心基金了,因此轉投資其他基金會觸發資本利得稅。

我通常儘量避免花太多心力在擔心這一類的問題。小細節當然很重要,但真正成就一個計畫或毀掉一個計畫的,往往是大方向。

我們在這個帳戶中的安全投資比其他帳戶還要多,主要是因為我們一直覺得,應該把更多流動資產,放在有需要時我們可以直接取得的地方。

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我們這套投資計畫之所以能成功運作,要歸功於幾個非常平凡的條件。最重要的是,我們兩人在職涯中一直處於受僱狀態,因此我們可以持續儲蓄。我們的資金投入幾乎全都是自動撥款,其中也包括我們的應稅投資,我們已經這麼做很多年了。

我很幸運的,和另一半在財務方面能達成共識。他一直以來都很注重儲蓄,從來不會想在這方面省錢,我很早之前就受到他的影響,養成相同的觀念。在我看來,我們之所以能在財務分配方面達成一致的看法,其實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很相似。

舉例來說,最近我們認識的人遇到了困難,於是我向他建議,我們可以提供財務上的幫助。我向他提起這件事時有點緊張,我擔心他會覺得這麼做過於慷慨。但他的回答是:「啊,當然,這是我們該做的。」我認為在財務上能和伴侶達成共識,對於財務成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但討論這件事的人實在太少了。

同樣幸運的是,我職涯中大部分時間都有投資晨星的股票,這支股票表現得非常好。過去幾年來,我一直設法以較有稅務效率的方式減少我的持股,客觀上來說,大量持有雇主的股票會對我們的財務計畫增加風險。在我持有的晨星股票中,有些是買斷性股票,也有一些是限制性股票。

我們在芝加哥找到一間優秀的、鐘點計費的理財規畫公司,他們有許多專精於公司股票的專家能幫我們擬定策略,在不需要大量支出稅金的狀況下減少持股。

另一個對我們有利的關鍵條件是,我們的投資一直以來都非常側重股票。我們都知道,股市會不斷重複漲跌的循環,所以我們從來不會在股市正常下跌期間感到擔憂。

事實上,我往往必須假裝理解,為什麼人們會在遇到股市波動時感到害怕和慌亂,但其實我完全無法感同身受。我並不排除下一次股市下跌時,可能會對我造成嚴重影響,畢竟上一次帶來嚴重影響的股市波動出現在十年前;經過十年,我們更加接近退休年齡了。

我們擁有一棟我們鍾愛的房子,但我們不認為這是一項投資。我們還年輕時,或許有過這種念頭,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我們為了買下第一間房子而賣掉很多不錯的股票,但我們其實很喜歡看著股票投資持續成長。當時,那些股票占我們資產淨值很大一部分。

不過到了現在這個生命階段,房子不再是我們的投資,而是我們生活的地方。如果我們必須搬家的話,我們為下一間房子花的錢,很可能會和這一間差不多,所以在我看來,投資與房子這一類的資產之間,並沒有太大的關聯。

如果要說我們在投資上曾犯過什麼錯誤,最大的問題一定是,我們的應稅帳戶中總是有很多現金。因為我們很懶惰,另一個原因是,我們從來不覺得有哪個時間點,特別適合我們把這些錢轉到報酬率更高的投資上。

帳戶中有許多現金儲蓄當然是有機會成本的,尤其是近年現金利率多次趨近於零的情況下。但從另一方面來看,擁有一筆隨時可以動用的流動準備金,能讓我們比較安心,因而能在投資退休帳戶時比較積極。

我堅信,若想活出成功的人生,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平衡。我相信我的投資方式確實反映了我的想法。

本文摘自樂金文化出版的《檯面下我是這樣投資》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樂金文化,創立於2018年,我們秉持編輯專業和文化使命,探索世界重要的問題、思想與趨勢,透過引介、出版海內外的優質好書,期許為每位愛書人帶來一場場的心靈饗宴,讓好書不寂寞。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去年賺的賠光光?勞動基金上半年恐虧4,000億 網友嘆「很多退休金都走了」
下一篇
2022不像1995、2008,倒像2015?資深大戶:裴洛西訪台只是反彈的插曲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