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馬都不會騎,還想靠馬賺錢?」150萬元教會期貨金童:投資不能只靠賺錢天份

提要

投資木材期貨一小時賺進百萬台幣!價格為何又在一夕間大幅暴跌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共2458字

今周刊出版 作者: 吉姆.保羅, 布南登.莫尼漢

我永遠不會忘記,做交易賺5000 美元的那一天。那感覺就像10 歲時,第一天當桿弟賺5 塊錢的時候。為了賺那5 塊錢,我當桿弟當了一整天。我背了10 小時的高爾夫球袋,才賺到5 塊錢。雖然1 小時才50 美分,但那是全世界最美妙的感覺。後來,我一天就賺1 萬美元。也是一樣的感覺。然後,我一天就賺了2 萬美元,就這樣越做越大。

有一年感恩節,我回家鄉肯塔基探望爸媽和弟弟。感恩節後那個星期五,弟弟跟我一起飛到芝加哥,想見識一下我的工作。當時我在木材市場做多,到芝加哥時才剛賠了4、5 萬美元。我們邊走進木材交易場,我邊向他解釋運作方式。

推薦

為了讓他更明白實際狀況,我當場買了10 口合約。沒過多久市場開始翻漲,我跟著一路買上來。那天我們離開交易場時,我只做1 小時的交易就賺了3 萬7000 美元。

我做多又碰巧市場上漲,這種情況很多,有時候就是這麼得心應手,說要出錯也很難啊。那天包括客戶賺的錢和我自己拿到的佣金,總共大概有10 萬美元吧。那感覺就跟我第一天做桿弟賺了5 塊錢一樣。

1980 年12 月,波德里克跟我都在生涯高峰。木材業界沒有不跟我們來往的,因此我們的客戶名單可真是洋洋灑灑,控有資金超過350 萬美元。當時另一家地區性號子新任董事長找上我們,想把自家公司搞大。

他不只想要我們帶著客戶過去,更想利用我在業界的地位。要是我過去跟他合作,他那家小公司的聲譽馬上水漲船高,所以他提出一些非常優渥的條件:分紅五成、費用報銷專戶、超讚的辦公室、頂級家具,裡頭甚至還設了酒吧。

我明白地告訴他,這麼做的話他公司可賺不到錢,但他不在意。這可能是我職業生涯的頂峰吧。我賺了很多錢,手上有許多大戶,我既是交易所董事又是執委會成員。人生真是美好啊。

1979 年到1980 年間利率暴漲,美國房屋市場迅速轉疲,木材市場跟著叫苦連天。高利率掐住新屋銷售的脖子,而房屋就是木材的主要市場啊。於是木材價格大幅下跌,成交量也急遽萎縮,從每天6000 口合約掉到只剩1000 口。

不管你原本在市場中如何呼風喚雨,當市場交易冷到如此地步,誰都會出問題。於是,木材期貨的業務量很快就難以支持我揮金如土的生活方式。

阿拉伯馬的失敗

我認為可以把我的「賺錢天分」應用到其他的商業合作,這樣就能維持我的揮霍生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很聰明,我家財萬貫不就是證明。」吉姆.格里斯曼是我所認識最聰明的人之一,也是個瘋瘋癲癲的傢伙。他很會說大話、畫大餅,但也總能想出一些很棒的計畫來賺錢。

比方說,他曾提議我們一起買個南美洲的小島,大概要花200 萬美元。但我們實際上只要拿出10 萬美元,其餘可利用島上種植的柚木做抵押來貸款。然後我們可以把那些柚木賣掉,暴削一筆,等於是白賺了一座小島。格里斯曼就是這麼瘋狂,不斷蹦出一些點子,每個星期都會想到一個可賺100 萬美元的新想法。

有一回他說起阿拉伯馬:「你先買幾匹好馬,再讓牠們生小馬,送到馬展上展出,然後就會大賺。」「你確定這樣行得通嗎?」「成啊!」

我是不曉得這些馬怎麼會這麼貴,而且還能靠這個賺大錢。這些傢伙什麼也不會啊,既不賽跑也不跳欄,什麼都不會嘛,只供展示用。只要牽著走來走去,就有人花200 萬美元買下,只因為牠們看起來很漂亮,這對我來說真是難以想像,不過格里斯曼跟我都開始四處物色阿拉伯馬。

有一天他對我說:「我找到啦。有對夫婦正在辦離婚,要處理掉所有共同財產,他們有匹阿拉伯馬,可用2 萬2000美元買到。」這是我現在想得起來的第一個數字,他提到要買一匹什麼都不會的馬。所以我們就去看那匹馬,名字是「瑪瑙」。瑪瑙很漂亮,堪稱華麗,是匹深灰色的阿拉伯馬。牠有這個血統、那個血統⋯⋯之類的。「那就買吧!買下這匹馬。所以還要在牠身上花什麼錢呢?」

這玩意兒是你一沾手,牠身上的收銀機就會嘩啦啦動個不停。我們要把牠從馬廄運出來,供吃、供住、要找獸醫,還得花錢訓練。幾個月下來,牠的身價當然不凡。我們在瑪瑙身上花了不少錢,有幾項也都高達2 萬美元。然後有一天,我接到格里斯曼的電話。

「我想跟你談談瑪瑙。」他說。

「怎麼啦?瑪瑙怎麼了?」

「瑪瑙在俄亥俄州馬科醫院的急診室,正在接受檢查。」

「天啊!現在狀況如何?」

「說是得了一種罕見的血液疾病。」

當然,那時我們還沒幫瑪瑙投保。我們以為,在進行訓練和公證血統之後,牠的身價會比原先的保險金額還高。後來這傢伙又花了我3 萬美元,最後還是不治身亡。這場阿拉伯馬大慘敗在全部結束前就花了大概5 萬美元。

如今我才意識到,我連馬都不會騎,還想靠阿拉伯馬賺什麼錢啊。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的《一個操盤手的虧損自白》

作者:

吉姆.保羅 Jim Paul

曾擔任摩根士丹利.添惠公司(Morgan Stanley Dean Witter & Co.,摩根士丹利公司前身)國際能源部第一副總裁。他從事期貨買賣生涯長達二十五年,先後擔任過營業員、市場交易員及研究部主管。也曾擔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董事及執委會委員。他在2001年的911事件中喪生。

布南登.莫尼漢 Brendan Moynihan

為瑪奇菲資產管理公司(Marketfield Asset Management LLC)常務董事,以其對市場的了解和媒體人脈,幫助公司建立宏觀視野及資產配置。他於2007年起便開始擔任彭博新聞社特約編輯,並負責撰寫經濟情勢與華爾街事務相關文章,分享其身為資深交易員及風險經理人的獨到觀察。

他也是美國私立名校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歐文管理研究所(Owe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金融學系兼任教授,另著有《金融摺紙》(Financial Origami: How the Wall Street Model Broke)、《期望交易》(Trading on Expectations:Strategies to Pinpoint Trading Ranges, Trends, and Reversals)等書。他於2018年去世。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成立於2012年。出版主題涵蓋:投資理財、商業管理、社會心理、健康人生、旅遊生活五大領域。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如何判斷科技股止跌進場點?
下一篇
ESG淘金熱 最值得關注的10檔ETF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