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在股市中,膽小是罕見的美德?!三個韭菜不自覺的盲點,避開就能大幅提高操盤勝率!

圖/pixabay
圖/pixabay

本文共3507字

樂金文化 作者: 扁蟲魚

股市中有必勝的聖盃嗎?許多股民都想知道這個問題的解答。中國知名操盤手扁蟲魚告訴你,與其一心探究所謂的必勝秘訣,不如先了解「大家都知道卻總是難以做到」的致命盲點到底有哪些,做大家做不到的事,就有高機率擠身勝利組!

市場中,贏家總是少數

大眾總是錯誤的,但我們可以成為少數派!

投資市場十個人七虧二平一贏是個規律,但很顯然,這裡面包含太多的業餘玩票者。要想成功,就必須先像成功者那樣思考。所以,別把心思花在那九成的失敗者身上。你我應該一開始就把自己歸類於那一小部分人。

推薦

資料統計了大眾在投機遊戲中的輸贏比例,但有人統計過專業選手的輸贏比例嗎?我想可能很難有個精確的結果,但事實告訴我們,大眾虧損的錢,扣除抽頭,扣除「那些必然被贏的」以外,剩餘部分一定被某群人領走了。鑒於虧損群體的龐大,那麼這少數的贏者定然收穫不菲,這一點巴菲特、索羅斯們已隱約的為我們做出些表率。當然最初的關鍵是你能否成為其中的一員——專業選手。

如何逆大眾而行:要逆結果,而非簡單逆行為

我們說「大眾總是錯誤的」,我們也一直強調,純粹的逆大眾而行並不會有什麼好處。人們在攻打巴士底獄的時候,嘗試做保皇黨;當皇帝登基後,又搖身變成革命派(拿破崙登基後):這樣的作法除了有些標新立異外,很可能會搭上自己的小命。

大眾的行為會分為有功時(物理學意義的功)和分贓時。當需要大眾做功時,群眾的合力是對行情(歷史)的推動,這時候就是趨勢或說歷史的必然性;但是到了塵埃落定、論功行賞的時候,人類法則會自然顯現它的苛刻——真正的賞賜總是極少兌現的,正所謂「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所以真正逆的應該是大眾的結果,而不是簡單的逆大眾所有的行為。

故而清醒的索羅斯會在《索羅斯金融煉金術》的結尾寫上這樣一段話:「反潮流如今已經成為一種時髦,不過與公認的預期對著幹絕非安全……只有到了轉捩點時才會站到對立的立場上,而轉捩點的難以把握是眾所周知的。鑒於反潮流已經開始成為普遍的傾向,那我就要做一個頑固的反反潮流者。」

我們並不是簡單的「逆行為」,但應該非常警惕「大眾」的普遍性行為,因為正是這些普遍的行為與簡單思考,把他們帶到那樣的結果,這包括他們最喜歡做的,最忍不住想做的;反之,他們不喜歡的卻是你應該著力研究的,缺乏的才是寶貴的。那麼哪些是大眾明知有理卻總是缺乏的呢?小魚總結了幾條:

1.有節制的交易

大眾不是不知道交易就意味著交手續費,但他們總忍不住,面對盤面跳動著的機會,彷彿草裙舞女,不伸手抓一把總有些可惜,他們是受到誘惑而交易,而你要學會等待機會而交易。李佛摩說過:「……市場存在著如此多的傻瓜,其中一種就是以為每天都應該帶些利潤回家。他們總是不顧時節一直交易,而你要做的就是觀察和耐心等待,等待市場逐步形成的一個機會,其中,那些每日交易者已經為這個趨勢積累了足夠的籌碼。那些習慣了每天把握一些細小機會的人,逐漸積累著微薄的盈利,而直到一次真正大行情來臨,把他沖刷得乾乾淨淨……」

李佛摩在1920年就提出了明確的警告,但「大眾」依然無法修正他們的行為,可見這種行為的根深柢固。然而,越是如此,也越說明我們懂得節制交易的意義有多大。

別沉浸在每時每刻的盯盤中!投機市場瞬息萬變,走勢也是奇峰疊起。很多人害怕因為自己剛巧不在場,而錯失了巨大的盈利機會(特別像期貨、外匯虛盤這種槓桿類交易),所以時刻盯盤,甚至連上廁所也非常緊張,這代表專業精神嗎?不!真正的大師恰恰相反,巴菲特的書房內從不擺放任何行情顯示器,而索羅斯則常常在交易時間裡打網球,他們似乎有意與市場保持一定的距離,而大行情的發生在他們眼中也從來不是一朝一夕。

盤面劇烈跳動更多的是陷阱而非機會。市場主力很願意欺騙你、迷惑你,但他無法直接打電話勸告你。於是欺騙的最好方法只有透過盤面來實現,想誘你買入的時候就讓走勢變得很強,強到讓你相信所有的利空都是紙老虎,而上漲的盡頭只在天空的極限。當想讓你拋出的時候,沉沉的賣壓又讓人喘不過氣來,似乎一切都走到世界末日,慌不擇路的廉價賣出,仍是有幸逃脫的一線生機。而更多時候,則是上上下下的來回忽悠,在看多人多的時候做空,看空人多的時候做多;投機,我不知道有無必勝的簡單方法,但必敗的簡單方式我知道,那就是讓交易者處於遊移不定、心神不寧的狀態,那時,無論如何選擇,都將迎來虧損。

不要時刻盯盤,記住:盤面就是老虎機!

2.儘量避免只依靠圖形或K線來買賣

大眾都喜歡看K線,瞧著圖形做盤,因為這最直觀。隨著電腦的普及,這也是最低成本的操作模式(其實這實在算不上什麼模式)。你認識的那個股票高手、短線行家、隔壁的阿黃,每個要跟你討論股票的人,不是都先打出一幅K線圖,然後唾沫橫飛嗎?K線圖、突破形態已經實在說不上流行,而直接是一種氾濫了。那你應該怎麼辦?——關注價位,而非關注圖形。

李姨是我在收藏市場內認識的,出身很苦,早早拖著一對兒女出來做生意了。她沒啥文憑,卻懂得很多人生哲理,她不大聲說話,但在這熙熙攘攘的交易市場,卻讓你不得不洗耳恭聽。

她喜歡炒股,卻因生意忙離不開,只能用一隻破舊的中文BB機收看行情。她對公司、股票的瞭解都來自道聽塗說(她還沒學會像很多股民那樣自己看F10,編按:F10指鍵盤上的F10快捷鍵。在各種金融行情終端軟體中,用戶可按下F10來查看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數據,故在此F10意指股票基本面),但是每支即將被買進的股票,她都會關注很久,一旦買入後,又很拿得住。每次股票大跳水的時候,她還在市場忙碌,而無暇親臨現場。她對於股票的全部見解,都出自那個BB機提供的價位(很遺憾,那機器無法顯示圖形),她記住了她的股票變動的價位,如果被迫賣出,她總是牢記住她的離場價,一段時間後,在價格的下方,她就會補進來。有時候她會「請教」我對行情的看法,當我告訴她從走勢看,市場似乎尚未企穩時,卻並未動搖她回補的信心,她總說:「比我賣出的時候便宜,我已經賺了。」我沒法理解她的投資哲學,但經過一段或長或短的時間,她的股票總是回升上來,把她當初割肉的部分還給她,並且心甘情願的奉上利潤。

我最初一直不以為意,但看的時間長了,就不免稱奇。她做股票的方法毫無起眼之處,但她是我在2001年後長達5年大熊市中少見的盈利者。她心態平穩,每天忙自己的事,常常看不見跌時似乎永不見底的走勢圖,所以不害怕;也無緣得見那高聳入雲、似乎漲無止境的大突破,所以也無法太貪婪。她只日復一日的記住她熟悉股票的價格,在低廉時買進,高企(編按:指價位持續停留在較高的位置不落,且有再升高的可能)時拋出。

什麼時候是低,什麼時候是高?不再吐自股評家的嘴,也不靠觀察走勢圖,它只存乎於心。

與這個故事相對應的是:1993年的我,最嚮往的就是溜進當時的大戶室,因為當時只有那裡有一台安裝了錢隆軟體(編按:中國知名的證券軟體)的電腦。當「大眾」們只能擠在外面電子顯示幕下,焦心的等待著字屏趕快翻動,好看一眼自己股票最新價格的時候,一群大戶卻圍在電腦前,根據簡單的技術指標擇機進出,K線、均線、KDJ指標,那時技術分析的準確率真高啊!最初的錢隆軟體也就成了名副其實的錢隆!

關注價位而非關注圖形,這本來的劣勢策略由於現今少人運用,反而獲得了新生。反之,曾經非常有效的技術分析的價值,正由於大眾使用的氾濫而急劇下降,甚至淪為莊家欺蒙的主要工具。我們古人早有總結:「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

3.膽小謹慎是種稀有的珍貴

進入投機市場的人往往容易有一個共通性——勇於冒險。風險越大的市場(衍生品槓桿市場),膽小的價值就越高。這裡面存在一個悖論:膽小者不太會進入高風險市場,但越不敢進入,也就說明市場中大膽者比例越多。個性是有共振的,對於市場行為的反應,大膽者的反應雷同,而謹慎者則悄悄的成為少數派。如同這個地球曾經發生的所有故事一樣——越稀有越珍貴,越珍貴得到越多的獎賞。

可以簡單佐證的是:在期貨市場中女性絕對是少數,但她們的總體盈利率似乎好於男性,女性特有的細緻與謹慎也許就是她們最好的優勢。

只要市場人群的架構沒有根本改變,我們就應該努力使自己變得更膽怯些,說自己缺乏勇氣是這個市場中最有勇氣的表達!

「大眾總是錯誤的」在後文還會被反覆提起,它是插入大地的第一根地樁,與其他一些理念一起構築起「心靈交易」的地基,所以它們真的非常重要。但有些被我們每每提及的東西卻遠沒有想像的重要,比如人們常常在問「你對後市怎麼看」,你實在無須過於專業的回答,他們其實只想知道你對後市是看漲還是看跌。在投機中,方向的判別真的如此重要嗎?絕非!如果一定要計算它的重要性,我們頂多只能給它10%∼15%的價值,不會更多了……。

本文摘自樂金文化出版的《投機者的撲克》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樂金文化,創立於2018年,我們秉持編輯專業和文化使命,探索世界重要的問題、思想與趨勢,透過引介、出版海內外的優質好書,期許為每位愛書人帶來一場場的心靈饗宴,讓好書不寂寞。

上一篇
媽媽住院十年,兒子花費400多萬驚悟:幫全家買44張保單,靠保險存2,200萬
下一篇
坐穩股市大戶交椅 投資首重「低風險」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