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他幫人代操,兩星期就慘賠20%險些出局,卻靠「這招」半年賺回200%!

圖/pixabay
圖/pixabay

本文共5025字

樂金文化 作者: 扁蟲魚

資金有限,但慾望無限(當然風險也是無限)。在把錢賠光以前,要如何抓準獲利機會與賠錢風險的平衡點,練出穩定獲利的技巧?他用親身經驗告訴你,徹底管好每一筆小錢,也能把資金水位越推越高!

1500元能做什麼?

資金管理如何與頭寸管理配合使用,並達成效果,我還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被逼出來了,頗有點楊過的黯然銷魂掌的味道。

推薦

那是我進入商品期貨市場不久,交了不少學費。後來有個朋友介紹了個客戶,以前是自己做(期貨),但賠的只剩下來20萬元了,想找個人打理,由於他自己嘗到了市場的威力,所以他的風險意識比較強;而我前幾年剛剛做過窮光蛋,故而也特別謹慎,所以大家聊得比較投緣,談攏了,總資金風險控制在-30%,到則終止合約。

第一次幫別人做所以特別想做好,他開始也特別不放心,我記得他每天都要打電話來詢問狀況,而我呢,也是做得畏首畏尾的,反正一看形勢不好就砍倉,結果那段時間運氣也差點,總是一進去就被套,砍完後又再砍,結果沒一個星期就輸了1萬多元,我當時就想:「這可不是辦法,不能讓客戶感覺自己這麼菜吧。」心裡就急於展現自己的能耐。

有天我感覺銅走勢很疲弱就空進去了,其實我當時整體是看多銅的,做空純粹是一時的盤感,其實也就是想找個機會賭一把,把損失儘快扳回來,好給客戶一個說法。果然,盤中就賺了幾百個點,但收盤時又收了上來,這次我不願意再平倉了,心想:「每把都被你嚇出來,這次怎麼也要賭一下了。」

賭博害人!由於倉重,一把就虧掉了3萬多元,等我平倉出局,我猛然發現,客戶權益只剩下15萬多元了,而這一天,離我們合同簽訂還不到15天,20萬元的30%就是6萬元,也就是說,我所有的可虧金額就剩下1萬元掛零了。我沒有陷入絕境,那是因為我就站在絕境的旁邊。

「直接還帳戶走人吧。」我當時就這麼想的,但想想客戶也夠冤的,交給你2星期就虧20%多,這口氣他能順嗎?我硬著頭皮,溝通了一下。

「你也太猛了!不過這種狀況我也經歷過,也正常,你還有信心嗎?有信心你就做下去,但14萬元就終止。」客戶出人意料的平靜與信任。

士為知己者死!信任,它本身就傳遞著一種力量,我決定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該怎麼做?

我當時的問題特簡單,我手上有15萬多元資金,但真正可虧的就只有1萬多元,所以如何贏很多對我沒有實際意義,實際意義是我要在期貨的風雨飄搖中怎樣保證這1萬多元不被虧完,瞬間達到也不行。我苦思冥想:「我必須規避所有的風險,連一絲意外也不能有。」這能做到嗎?

現在回想起來,真正讓我懂得風險的威力是那次破產教育,而如何控制風險包括各種意外,可能是從這時候開始的,人被逼上了絕路,黯然銷魂,於是悟出了黯然銷魂掌!

把資金分成三份,每次至多虧掉其中的一份!這一份,每份也就5000多元。不行,萬一三份都虧掉,最後停損不及,有可能會跌出14萬元,所以一定要留有一份做停損時波動的備用,這樣,就應該是四份,重新算一下,即便這份備用稍少一點,那麼我每次的可虧金額最多也就4500元。我開始盤算著。你看以損定量的雛形出來了。

即便如此,期貨市場中連虧三次的機率也很大,而且如果我最開頭虧了一兩次的話,心氣就更虛了,那麼第三次有個風吹草動,嚇都要被嚇死,這可怎麼辦呀?

關鍵是做好頭一把,頭一把一定不能輸,否則後面就難了。所以第一把虧損額我不能一次都投出去,最好還是三等分,那麼第一次的損失就是1500元,對!只有1500元可以輸,因為這輸掉的1500元,不會明顯影響我的心態,這樣的虧損,才是我真正能夠接受的虧損!

算完後,我很滿意也很失望,滿意的是我終於找出了一個讓我直面風險的方法,失望的是,我有著15萬元的資金,卻要為1500元殫精竭慮。

只冒1500元的風險,那倉一定極輕,賺的錢也應該不會多。操作要有計畫吧,要忍耐等機會吧(總不能還像之前那麼賭一把),而為了1500元做計畫,值得嗎?而這樣1500元、1500元的賺,我把本錢補回來需要多久啊?補回來後,要等到盈利那還不猴年馬月呀!風險控制與盈利期望,天生似乎是一對冤家,我該怎麼辦?

我必須對自己做心理按摩!或者說是想通道理。道路其實總是有的,關鍵是你能不能樂意去走,就像我說的,如果要控制風險(而不是靠賭一把),一點點把錢賺回來,肯定應該是照我這個計算去做的,但內心樂意嗎?為了1500元,資金額的1%,拚死拚活的,值得嗎?還有,我能做到嗎?能做到控制風險,即使能,還能再盈利嗎?它又需要多久?那段時間,這些問題反覆糾纏著我。

「別想著賺大錢,先活在當下,生存是最重要的。」我反覆告訴自己,並且想起一位投機大師的故事,他當年也是代客理財,也是虧錢了,最後就是從只做一手單開始做起來,最後成為大贏家。

當前方看不清路的時候,我們索性低下頭,就看腳下,走好腳下的每一步。

我下定了決心,要挑戰自我,但我並沒有急於動手,因為每一個1500元對我都很寶貴,我並無隨意損失它的權利,我想開始,我想去賺錢,但之前,我必須先忍耐。

我每天看盤,並用我獨特的方法做價位定蹤,我還每週做週計畫書(即使現在來看,當時做得也很細,很精美),從美元指數、道瓊到外盤原油、黃金,然後再到國內品種的漲跌,增減倉、增減量、高低點,再到現貨狀況,升貼水,無不了然於胸。知道這些很了不起嗎?不是,這都是期貨的基礎知識,知道這些並不能讓你贏,但忽視這些小細節就可能輸。

我瞭解這些只是為了在心中建立一個座標,至於機會,我不急,也不能急。李佛摩說過,好機會都是等出來的。你硬要去抓的通常都是陷阱。如果說那段時間,有什麼做得特別好的,特別滿意的,那就是持續保持對盤面的關注,卻非常有耐心,耐心的等待適合我的機會出現。

這一等就是一個多月,為了一筆1500元的風險我等待了一個多月。

付出總是有回報的,我用實踐證明了投機市場並非不勞而獲,而是實在的多勞多得。

一向冷清的鋁開始波瀾泛起,我一定是第一批感知者。因為當時鋁的交易非常清淡,持倉很低(而且主要是套保盤),而投機度(根據成交量與持倉量的對比,類似於股票中的換手比率)就更低了,很多時候低於0.1,幾乎等於沒有任何投機資金關注。但通過長期走勢分析,我發現,其實鋁處在牛市通道中,它的遠方大兄──銅,是當時的牛市第一品種,而鋁呢,由於缺乏資金問津,而現貨商的套保賣盤壓力沉重,使得它似乎舉步維艱(每次被銅大哥帶上去後就匆匆回跌),但我相信,一個牛市通道的品種終會吸引資金。

這一天終於來到了,10月中旬,我清晰的感受到資金的脈動,由於對鋁的每日成交與持倉動態都太熟悉了,資金一進來就被我感覺到了,看著風浪起,鋁小小的被推升,我也輕輕的下了這一個多月來第一手單──多一手鋁。當時鋁價已被推高了些,但離最扎實的長橫盤平臺也就200多點,而這是行情極低迷時的平臺,所以停損就設在那。做一手鋁5噸,我的風險可以很輕鬆的控制在1500元內。何況現在已是死水微瀾,東風漸起,浪花怎麼能不翻騰?

做好功課、做足準備的好處就是很少擔憂,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容易賺錢。看,利潤真的開始增長了(為了調和心態,我已經把15萬多元看成了我的始發站),慢慢的,很堅實,而我呢,如初為人父,甜美細緻的照看著這個初生嬰兒。

我有一張藏寶圖,一直隨身帶著,上面就是我的資金權益曲線。最初,它陡然下降後,我就知道有問題了,可以想像,任何一家「公司股票」猛然暴跌20%多,那麼一定是有原因的,而我這家「公司」當時也確實出問題了,停損空間沒有了,而操作心態也是阻礙重重。這時,我知道只有一種辦法能止住這種下降趨勢,那就是停牌,用休息讓停在紙面上的一條橫線來緩衝下跌趨勢的力量,直到走出陰影。於是,很明確,我一隻眼看著行情,一隻眼看著資金曲線圖,開始了一段奇特之旅。

按照我以前的習慣,看好的行情一旦啟動,我會堅決的風帆盡駛。但這一次,我沒有這個權利,因為我的可虧金額只有小小的1500元,期貨的震盪很大,我可禁不起它來回的折騰。還有一點很重要,我知道鋁的行情是剛剛啟動的,初始的行情總是脆弱的(拉離建倉位後),原因可能是該趨勢還未深入人心吧。所以這次我一反以往,緊盯住資金位,一旦資金上了個臺階,而行情又出現停滯的狀態,我就趕緊出來,就這樣,我1000多元、2000多元的賺著。這種作法的危險是:萬一踏空了怎麼辦?

我也不急,我寬慰自己──我就需要賺那麼多。我現在最在乎的是增加我資金的防守厚度,至於錯失些行情,我願意忍受。

當你真的把貪婪心放下的時候,市場也似乎善解人意了,即使讓行情創出新高後,卻仍舊會耐心的回檔,給你重新入場的機會。是啊,有什麼急不可耐的呢?有多少行情是連續拉升,一去不回頭的呢?

行情反覆,我經常小賺,時而中賺,但堅決保持不賠。有時本來是賺2800的,後來一跌,只賺100,我也趕緊出來,賺多賺少無所謂,我要的是那種每次都盈利的感覺,這也在不知不覺中就很好的執行了「保本離場」的原則。看著資金曲線正慢慢翹起,我的心也開始慢慢起航,一如起飛前的加速。

賺了錢可以承擔的風險也大了,我每週盤算一次,慢慢的可以開2手了、3手了,利潤開始多起來了,而我也開始兼顧一些其他品種了,比如我在玉米上就下了一手定價單。堅守了一個多月,好運氣似乎也來了,11月中旬,玉米開始向我頻發信號──買入,值得買入,趕快買入……。

玉米當時上市快一年,前期的行情一直波瀾不驚,但形態也是相當不錯,而且我知道,三大交易所競爭很激烈,對於自己新推的品種都有扶持的動作,而製造一段上漲行情可能就是最好的吸引人氣的方法,這是個猜想,也是個假說,但市場給我的印證是:在禽流感的恐嚇下,農產品整體下挫的9月和10月兩月,玉米出奇的抗跌,不但沒有創出新低,而且實際上還很好的保持著上升隊形,是誰讓它如此強勢?它在等待什麼?

一聲發令槍響,我通過定價單監聽到了。此時,我的心態、我的風險承受度都有了,於是我大膽搶入,依然很理性、很節制的控制著倉量。但這是個「關鍵點」的突破,幾乎是馬上,利潤就滾滾而來,而我知道,行情還在向縱深拓展,新高後面連著新高,我用浮盈慢慢加倉……。

噢,我忘記說一下當時我的資金狀況了,幾天前我已經踏過了20萬元的成本線,而現在,已開始衝擊30萬元大關了,玉米、鋁同時都帶給了我豐厚的回報。你看,重要的是走出正確的第一步,而後,正確會促使正確,三個月前,我還在擔心是否能擺脫被清盤的命運,而僅僅90天後,我用了最穩妥的方法,已經踏上了收穫之旅。

謹防那條過於陡直的曲線

快過春節的時候,玉米又突飛猛進了一下,那天,玉米初見漲停板了,而我的資金在那一刻,也瞬間達到了35萬元,我很快樂,幾乎是哼著小曲的又加了些倉,如果你要問我有什麼不同,那就是我開始驕傲了、鬆懈了,開始有了巨大的夢想,它變成了一個包袱。我不再是警惕的看待行情的過分宣洩(漲停),而是用一種無比樂觀的精神看好未來。漲停被打開了,這意味著我加倉的部分已經被套了,我砍掉了加倉部分,這是我兩個多月來的首度虧損,這是個警訊,但我還沉浸在樂觀中,甚至都沒注

意到玉米創出了上市以來的天量,這麼重要的細節都沒發現,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但它真的發生了。

第二天開盤後就不好,玉米一個勁的向下落,我仍看好後市,所以堅守著,於是它跌停了,我突然發現我的資金居然28萬也不到了,行情波動得太劇烈了,而我的持倉也明顯過重,我投降了,在跌停上平出了所有頭寸,曲線圖上,我經歷了陡直的上下。

過後幾天,玉米終於緩了口氣,慢慢回升上來,而我,卻似乎驚魂未定……一直等它再次揚帆遠航,而我,卻沒有了那張舊船票。玉米再上一波的甜美我沒品嘗到,節奏錯亂讓我患得患失,而究其根本是,在資金管理上,忽略了那條過於陡直的線,如果我當時注意到資金的過快成長,而開始降低自己倉位分量,短期看,似乎並不明智,但著眼於長期,會讓我保有良好的心態,也更能接受行情的轉折回檔。

資金曲線能很好的照顧心態,明白了這個道理,我開始在實際操作中更多依靠它來審視及調節自我。這次休整後,我又重新出發,我的目標就是近在眼前的30萬元,我要成功的站立在上面,從而讓自己的資金線再上臺階。

我無意再詳述過程,只是告訴你,我真的做到了。我如履薄冰,為自己謹慎的選擇一個又一個臺階,33萬元,36萬元,40萬元,45萬元……我一步一步走來。回顧半年前還在努力控制1500元的停損,我恍若隔世:原來走出困境,只需要最初的一小步,一小步,這何嘗不是我們整個心靈交易的縮影,資金為綱,謝絕暴利與虧損,平和心態,富足人生。

本文摘自樂金文化出版的《投機者的撲克》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樂金文化,創立於2018年,我們秉持編輯專業和文化使命,探索世界重要的問題、思想與趨勢,透過引介、出版海內外的優質好書,期許為每位愛書人帶來一場場的心靈饗宴,讓好書不寂寞。

上一篇
媽媽住院十年,兒子花費400多萬驚悟:幫全家買44張保單,靠保險存2,200萬
下一篇
坐穩股市大戶交椅 投資首重「低風險」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