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單親爸把90萬翻2.5億,傳授兒子「一不三要」財富自由鐵則:努力工作但不要賣時間

圖/pixabay
圖/pixabay

本文共4542字

如何出版社 作者:獨言(DokGen)

從低薪上班族開始的股票投資

開始上班後,抱著學習心態展開股票投資

我在一九九○年從三流大學畢業步入社會,當時的日本經濟剛好邁向泡沫化的高峰。

讚嘆日式經營的「日本第一」成為流行語,東京都山手線內的地價甚至飆漲到可以買下全美國的土地,日本的銀行被譽為全球最強。我選擇的公司是地方的老字號食品公司。

推薦

就業戰場完全是賣方市場,即使畢業於三流大學,只要有意願,甚至連泡沫景氣中最熱門的銀行或不動產開發商都有機會被錄用。

我在大學的農學院研究蕈類(菇類),與其進入完全陌生的行業,我想還是有一定熟悉度的行業會比較好,所以選擇了食品公司。

當時實施終身僱用制,我想在同一家公司腳踏實地工作一輩子,食品公司儘管樸實,但感覺起伏較小,所以我認為很適合自己。

我從上班第一年開始投資股票。我畢業於農學院,對於社會經濟不是那麼了解,覺得「買賣股票多少能當作是社會學習吧?!」更不用說當時是泡沫經濟時代,投資股票是一大熱潮,從另一方面來看,我也不過是跟隨社會潮流罷了。

在那個時候,我完全沒有想過要在五十多歲就提早退休,或是想著要幫自己累積將來的資產。 我買的第一支股票是「龜甲萬」,同樣也是食品公司。當時沒有網路交易,不像現在用手機就能買賣股票,必須去證券公司的營業處辦理股票投資的手續。

現在已開放零股買賣,可從一百股開始買,但當時最少必須買一張,也就是一千股,因此我幾乎把母親給我的本金全梭哈了。(台灣也能零股交易,即一股一股的買賣,自二○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起,更開放盤中零股交易,讓資金少的人也能輕鬆參與股市投資。)

我之所以會選擇龜甲萬當成第一個投資對象,是因為我工作的食品公司,業績正扶搖直上。 有些食品公司的優勢在於外食,有些則在於內食。所謂內食,就是消費者在家裡吃的家庭料理。我上班的公司內食較強,這樣的公司業績變好,不就代表「這是泡沫景氣即將結束的訊號,景氣或許會在未來惡化」—我的直覺發揮了作用。

像食品公司這種販賣生活必需品的內需股,即使在景氣倒退的情況也不容易下跌,因此被稱為「防禦型股票」(Defensive Stock)。

我的公司屬於未上市企業,但我看準同屬食品公司的龜甲萬應該會上漲,因此大膽地集中資金購買。

我在著手投資時雖然買了《會社四季報》(由東洋經濟新報社出版,解說全日本所有業界的指南,每隔一陣子就會更新),投資前卻沒有詳細調查龜甲萬的資料。我想即使調查了,也無法理解這些數據的意義。

說起來不太好意思,我當時連PER(本益比)與PBR(股價淨值比)這些對投資者而言基礎到不行的股價指標,以及PL(損益表)與BS(資產負債表)等財務報表都完全不懂。

我沒有像樣的策略,也不知道該買什麼,說老實話,我買龜甲萬就只因為這是一家誰都認識的食品大廠。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不過因為新手的好運,龜甲萬的股價上漲,我在獲利達到十五萬左右時賣出。這次的成功經驗,成為我鑽研股票投資的契機。

光看雜誌報明牌就下單,結果大失敗

我開始投資股票時,還無法透過網路輕易取得資訊,但上班族也沒有時間在投資前,特地找來有價證券報告書研究。

我當時在業務部,為了多少提高自家公司商品的周轉率,幫忙整理貨架是每天的功課。角色有點像是廠商派駐在家電賣場的促銷人員。

我只要接到超市進貨負責人的聯絡「可以來幫忙一下嗎?」即使假日也會趕去賣場,因此沒有多餘的心力靜下來研究股票。

當時的股票買賣相較於網路交易已經是家常便飯的現在,也極其原始。必須先透過報紙確認前一天的收盤價,再聽著調頻收音機追蹤股價變化,接著打電話到證券公司下單買賣。

業務部門經常在外面跑,上班時間的買賣也相對自由。這麼做其實違反公司規定,但事到如今就不要追究了。

即使透過電話下單賣出,也暫時無法確定買賣是否真的成立。通常是上午下單,下午才會接到證券公司打電話通知「那支股票賣掉了」。該說是悠閒嗎?總之是個步調緩慢的時代。  

當時我仰賴的資訊來源是投資雜誌。我單純的相信「本月推薦個股」,並依此進行買賣。 雜誌推薦的個股中,有一支是「三菱化工機」,這是一間製造石油、化學等裝置的公司,隸屬於三菱集團。

那時候,我連這家公司的事業內容與財務狀況都搞不清楚,只憑著「三菱集團應該可以放心」的信心,買進雜誌推薦的這支股票,結果股價真的上漲,我也因此而獲利。

後來這份雜誌的「本月推薦個股」連續兩個月都介紹了三菱化工機。我也繼續加碼,但買進當天股價達到頂點,後來就持續下跌,結果我在跌到半價時遭遇「恐慌脫手」的沉痛教訓。

當時不要說像我這種徹底的外行人,許多散戶都蒙受損失。經濟泡沫破滅的巨浪,終於開始打擊股票市場。

下午三點收盤之前,首先是期貨的賣單接二連三進來。接著彷彿受到影響似的,現貨的賣單也湧入,股價不斷探底。這樣的狀況一再反覆,大半的投資人都虧了錢。

我即使虧損也不放棄投資股票,因為我有一個夢想。 我在閱讀《會社四季報》時發現,根據持股數依序列出的「股東」欄位裡,除了信託銀行、壽險公司等知名投資機構外,也穿插著個人的姓名,這讓我受到很大的衝擊。

「能夠與機構投資者比肩真是太厲害了」我心生嚮往,同時也開始萌生龐大野心,這輩子至少要有一次讓名字出現在《會社四季報》的股東欄位裡。

不只成為大股東,我也希望以一名擁有者的身分,對投資的公司暢所欲言。當時實領的薪水還不到二十萬,這個野心對我而言也可說是有勇無謀,但我就抱持著這樣的野心,在經濟泡沫破滅後,依然持續進行股票投資。

結婚六年,發現妻子外遇

這段時期,我過著週末也加班的忙碌生活,但公司有「業務員不申請加班費」的「默契」。

我用一天一千五百圓的業務加給吃著午餐,心想「反正大家都是同樣的待遇,當個業務員就是這麼一回事吧」,不太在意這件事情。

我第一次結婚是二十八歲,那是阪神大地震、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相繼發生的一九九五年。 我幾乎在結婚的同時從業務部門調職到IT部門。現在回過頭來看,調到IT部門無論對我的人生,還是對投資活動而言都是一大轉捩點。

即使換個部門,我的薪水也幾乎沒有改變。單身一人還勉強過得去,但夫妻倆只靠實領二十萬的一人薪資實在很難生活。而且婚後不久長子就誕生,我們成了三口之家。

我跟當時的妻子商量:「你能不能出去工作,分擔家裡開銷?」結果妻子回答:「你都有閒錢玩股票了,不需要連我都去工作吧?」

我雖然有著總有一天想要登上《會社四季報》股東欄位的野心,但這時股票投資對我而言就像興趣的延伸,和打柏青哥一樣,有贏的時候,也有輸的時候。

我想要在妻子面前體面一點,所以運氣好時賺了錢,就會說些取悅妻子的話「賺錢了呢!我們可以拿這筆錢去旅行了。」但賠錢的時候就什麼也不說。因為這樣,妻子還以為我靠著股票賺了不少。

但實際上是賺了又賠,賠了又賺,即使我不斷地把獎金全額投入,股票資產也只在一百萬左右來來去去。

那時候也是企業趕著IT化的時期,IT部門遠比業務部門忙碌。我從早到晚都在公司盯著電腦,週末也經常必須加班。

妻子也不需要幫每天都深夜才回家的老公準備晚餐,或許因為閒到發慌吧?她開始去夜店兼職。

我心想「這麼一來就能減輕家庭開銷的負擔了」,結果是空歡喜一場,妻子主張「你賺的是家用錢,我賺的是自己的零用錢」。雖然啞口無言,但我說服自己,和這樣的女人結婚是自己的選擇。  

沒想到妻子的夜店兼職,在我的人生中掀起了萬丈波瀾。 二○○一年的某天晚上,我久違的提早結束工作回到家裡,妻子已經出門上班了。

我看了幼子可愛的睡臉後,隨手拉開客廳桌子的抽屜,結果發現裡面裝著幾十封給妻子的信。

我心想「這是什麼?」拿起已經拆開的其中一封來讀,讀完後大吃一驚。妻子與夜店的常客外遇,而這是來自外遇對象的熱烈情書。

現在這種愛的告白應該會透過簡訊或LINE,但當時還保留了寫情書的昭和文化(約一九二六到一九八九年代)。

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現在回顧時能夠保持平常心,但是當天晚上我遭受嚴重的打擊,覺得自己差點就要暈過去,精神狀態完全無法保持冷靜。

把剩下的錢全數投資,結果也……

我質問下班回來的妻子,她乾脆地承認外遇。

接下來有好幾天,我既沒心情工作也沒心情做其他事。我換位思考,覺得只顧工作不顧妻子的自己也有錯,事已至此,責怪妻子也無濟於事。

話雖如此,我已無法忍受繼續與妻子同住一個屋簷下,而她似乎也想和外遇對象在一起,於是我們決定離婚。 問題是,獨生子的親權歸誰?

在日本的法律中,母親的親權遠比父親占優勢,即使離婚的原因是妻子外遇,但在法庭上依然十有八九會判給母親。

另一方面,妻子的外遇對象惱羞成怒,好幾次打電話給我,以相當粗暴的口氣挑釁,性格中似乎也有暴躁易怒的傾向。

如果把親權讓給妻子,我的寶貝兒子說不定會被那個男人當成拖油瓶而受到傷害。於是我開口向妻子要求親權,結果她很乾脆就答應了「親權就讓給你吧。」關於這一點我很感謝前妻。

兒子雖然年幼,也覺得妻子交新的男友不好,從那時就很黏我,因此對於跟著我並沒有意見。  

剩下的就是財產分配的問題了。掌管家庭開支的妻子,直接把薪轉戶的存摺與提款卡帶走,我與兒子只剩下存在證券戶頭裡的一百三十萬。

離婚在二○○一年九月十日成立。隔天一方面因為自暴自棄,我把留在證券戶頭裡的一百三十萬全部投入股票。這段期間的記憶變得有點模糊,但我想自己應該買了好幾支。

結果當天晚上(美國時間的早晨),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國際恐怖組織蓋達,劫持了四架美國客機,其中兩架撞進美國世貿中心的雙子星大樓。沒錯,就是爆發了「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

我透過晚上的電視新聞,看見了客機撞進雙子星大樓的爆炸畫面。電視上出現的影像太超現實,我當下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但隨著我逐漸了解全貌之後,不禁打了個冷顫「這下子可不得了!」

鄰近恐攻現場的紐約證券交易所,因為這起空前絕後的事件,休市到九月十七日。

日本股市儘管維持交易,也因為受到事件餘波直擊而崩盤。日經平均股價指數自一九八四年來,睽違十七年跌破一萬點。

當然,我在前一天用證券戶頭裡僅剩的一百三十萬、全額買進的股票毫無例外的全部跌停。儘管隔天十二日早晨立刻掛單賣出,也因為找不到買家,買賣並未成立。

不僅如此,我甚至連絡不上證券公司。 幾天之後終於接到連絡,結果卻是「市值只剩下九十萬,您要如何處理?」我聽完腦中一片空白……

本文摘自如何出版社的《想要脫窮,先買張股票吧!:三度谷底翻身的上班族,給厭世代兒子的低薪致富投資法》

作者:獨言(DokGen)

人生座右銘是「不冒險,就無法改變生活」「沒有風險,就不會有獲利」!

1966年出生於日本京都,三流大學畢業後就職食品公司,24歲在母親資助80萬圓下開始投資股票。28歲結婚生子,35歲因妻子外遇而離婚,成為單親爸爸,從可用資產90萬開始,4年積存1000萬,從此開始起起落落,經歷天堂、地獄再翻身成為2億5000萬富豪的致富人生。個人部落格「資產從90萬到2億。平凡上班族邁向『及早退休』的自言自語」引發同溫取暖效應而人氣不墜。

譯者:林詠純

台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理智斷線》《未來年表》《民粹時代》等書。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書活網「旗上」共有圓神、方智、先覺、究竟、如何、寂寞,六家出版社手牽手心連心。心靈療癒.商管理財.在職進修.健康塑身.小說.親子教養 Eurasian.Fine. Prophet. Athena. Solution. Echo. 對於當代台灣作家與國際版權仲介來說,圓神都是合作的優先選擇,這是由於優良的書籍品質、精準的行銷發行、正視讀者渴望及亮眼的成績使然。也讓圓神與作家建立如家的情誼。

上一篇
媽媽住院十年,兒子花費400多萬驚悟:幫全家買44張保單,靠保險存2,200萬
下一篇
坐穩股市大戶交椅 投資首重「低風險」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