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張維中談秋風的節奏 探訪過去沒時間在平日去的餐廳

聯合報 文/張維中 2020-09-25 16:31

那些過去一直沒時間在平日去的餐廳,現在正是探訪的好時機。圖/張維中提供
那些過去一直沒時間在平日去的餐廳,現在正是探訪的好時機。圖/張維中提供

白露一過,秋分前後,天氣終於不那麼炙熱了。想起一個月前同時間的午後,東京的氣溫經常比台北和曼谷還高。日本氣候乾燥,走在街頭,皮膚暴露在刺眼的陽光中,常讓我錯覺周圍襲來一片灼燒感。而最近的夜裡,當我在回家路上,逐漸又開始重逢久違的涼意了。倘若午後曾來過一場雨,那麼從東京灣吹拂而來的風,甚至是帶著水氣的清新。那一刻,縱使是一日將盡,身體和神智原本都帶是著疲憊的,卻能夠轉瞬清醒。

我最喜歡的東京有兩段時間,一段是從5月底到6月初,另一段就是9月下旬到10月中。曾聽人說過,人對自己出生月分的氣候,會感到最為舒適。大概是沒什麼科學根據的說法,但對我來說卻有幾分可信。在這段時間來到地球上的我,確實喜歡初秋的氣溫。因為炎熱感激降了,同時還沒開始真正的冷,穿衣服可以維持短袖,頂多加件薄罩衫,尚無需穿起笨重的外套大衣。行動方便自如,出遊和街頭漫步的機會因此大為增加。

於是,回想起來,這些年我發掘到的東京新餐廳或新景點,似乎真是在秋天特別多。

今年因為肺炎疫情,半年來我沒有任何的出差工作。事務所大約一周或兩周才去一次,其他時間幾乎都是在宅遠距工作。自己能夠利用的時間增多以後,恰逢現在氣候舒爽宜人的日子,竟讓人變得有點任性。常常心血來潮時,就忽然放下進行到一半的工作,離開家門去尋覓。有時午餐,有時下午茶。反正只要期限內完成工作即可,沒有非得返回辦公桌前的時限,自由度頗高。那些過去一直沒時間在平日去的餐廳,現在正是探訪的好時機。

例如銀座無印良品的MUJI HOTEL在六樓接待大堂,有一間名為「WA」的飯店附屬餐廳,最近就去吃了幾回午餐。觀光客無法入境日本以後,飯店住房率大跌,飯店餐廳開始在中午推出最低不到日幣一千圓的套餐,每月更換一次菜單。使用的食材來自當季日本各地的物產,是相當清爽的和定食口感。同棟樓地下也有一間名為「MUJI DINER」的餐廳,但我更偏好樓上的這一間。現在飯店出入的人少了,用餐環境變得更幽靜。

事實上由於客源流失,最近發現很多餐廳打破了過去只在午餐提供套餐的標準,現在連晚上都開始賣起便宜的套餐。但縱使如此,不少餐廳仍門可羅雀。因為很多人在這段日子,已經養成減少夜裡在外聚餐的習慣,下班就回家,外食改成外帶。最近經過幾次赤坂見附的餐飲街,看見往日的嘈雜喧囂,如今無論平日或周末竟有如空城。路上拉客的店員比路人還多,寂寥的聲音散在風中,無人回應。

收到台灣好友寄來的包裹,看見遠渡重洋的蛋黃酥提醒我快要過中秋了。朋友在卡片上寫著想念東京的模樣,而我雖然人就在東京,卻也跟著想念。我想念不必戴口罩的日子;想念來去自由的生活;想念一個能夠帶給過客愉悅的東京,和瞥見陌生人臉上的快樂。

煮一杯冰拿鐵,吃起蛋黃酥的這一天,東京入秋的風,緩急交錯得明顯,讓我感覺有一種潮來潮往的節奏,就像放不開的想念。

MUJI 衣服 疫情
Top